《超能查派》影评:有少女心机器人横扫贫民窟

《超能查派》影评:有少女心机器人横扫贫民窟-1
 

从《第九区》《极乐空间》再到《超能查派》,南非导演尼尔·布洛姆坎普杀进了好莱坞,其脏乱差的贫民窟写实风格,用枪战爆炸去拍科幻巨制的方式,并深刻严肃思考科技带来弊端,形成了辨认度极高的独特品牌。但《第九区》成为赚钱黑马后,《极乐空间》票房不如预期,已然背负商业压力的南非导演,必须在新片上做出某种妥协与改善,这才导致《超能查派》这样笑泪俱全、幽默卖萌的影片诞生。乍看是《机器战警》那样冷血粗暴开头,却走向了《霹雳五号》那样的温情搞笑路线,既有对底层社会的罪恶沉思、孩子教育问题,还探讨了人类与机器人共存关系。

一堆冷冰冰的破铜烂铁,在应错阳差下变成了一个拥有人工智能的“查派”。 嘻哈风、涂鸦味、卖萌搞笑、粗暴刺激能全汇成一体,可见《超能查派》在商业市场上野心勃勃,努力向女性与儿童观众抛出橄榄枝。伊始,机器人配合警察狙击恐怖分子,激烈刺激的枪战与爆破,完全是尼尔导演拿手好戏。《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男星戴夫·帕特尔扮演“查派之父”,爱用书呆子口吻对小机器人进行尊尊教导,警惕他不要贩毒、抢劫、当坏人,同外形“杀马特”的匪徒夫妇有天壤之别。匪徒们爆粗口、为生计抢劫、欺骗,却同机器人过着温馨生活,都是有血有肉的小人物形象,极为讨巧。休·杰克曼饰演的奸诈反派,频繁搞着恐怖的阴谋诡计,除了迫害查派、盗取高科技芯片,还导致全城机器警察瘫痪了,逼着西格妮·韦弗扮演的高层,执行自己的新方案,为《查派》增添了各种危机恐慌。

当废弃机器警察被装上了“意识”,变作初生婴儿般的小家伙,所有人都喜欢上这个呆萌善良的《查派》;当他戴上大金链和手表、张嘴便爆粗、动手就打劫抢钱,并呈显着夸张滑稽的姿态,各种喜剧元素会逗得你忍俊不禁;当黑帮“坏爸爸”的不良教育,查派必须要接触底层社会的犯罪分子,还要受野心阴谋家的欺负,那么被打、被烧、被砸石头、被砍胳膊是郁闷的;当外形“杀马特”的黑帮女匪徒透出慈祥母爱,不停带给小家伙温暖、关怀与依靠,甚至还在床边讲起了“睡前故事”《黑绵羊》,那么在温情莞尔之余透露出孩子的教育问题。可惜结尾走向了“脑洞大开”的想当然,除了查派将“意识”转移在新机器身体上,“查派之父”和匪徒老妈顺利“借尸还魂”复活,让人觉得这像是迪斯尼的童话故事。

懵懂无知的孩子,纵然是良知未泯、贪生怕死,遭受残酷底层社会的环境驱使,外加坏人的威逼诱惑、连哄带骗,照样会从事偷车、抢劫运钞车等犯罪活动。当机器警察彻底取代了人类公务员,即便有“机器人三大定律”保证,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危险差错,这或许就是《超能查派》最想说的事情。这部幼儿版《机器战警》,最终在一场三方混战迎来高潮戏,巨大杀人机器从天而降,枪林弹雨、血肉横飞的激战,匪徒夫妇的英雄壮举,查派愤怒后的以牙还牙,更像是一场为“人工智能”献上的成人礼。妙趣横生的科幻成长故事,所有高科技设备都只当成道具,直面社会底层人民宿命,思考高科技带来的危害,让《查派》显得“人”味比较重。这样笑泪俱全的另类佳作,汉斯·季默特意为其搞了嘻哈风电子配乐,让其有着一颗“少女心”,横扫着贫民窟的穷街陋巷。本片尽管不是人人都能接受,但我却看着眼前一亮。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