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鼻子情圣》影评:一场凄美的爱情

《大鼻子情圣》影评:一场凄美的爱情-1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有着飞蛾扑火的壮烈和花瓣凋零的凄美。

清高出尘、才貌双绝的女作家罗珊,芳名远播,暗恋者众。西哈诺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她的远房表哥,配得上一句两小无猜青梅竹马,然而也仅止于此。

在剧院里,西哈诺破坏了异常万众瞩目的戏剧演出,并取而代之成为剧场的主角。他是大力士参孙的转世,但他并非莽汉,他同时也是诗人荷马的再生,所以他在人群中慷慨陈词,直砭戏剧时弊。他有天赐的口才,一首三节连韵诗他出口成章妙语连珠;他有无双的神勇,执剑决斗的生死时刻,他举重若轻矫若游龙。

在这样斗智斗勇的两个场景之后,一个爽利勇毅、才华横溢的西哈诺跃然眼前。

然而,当她莲步轻移款款走进剧院的时刻,当她明眸扫过的瞬间,他的一切壮怀激烈顷刻间化作温文尔雅,他脱帽颔首致意——再高傲的灵魂在爱人面前,也甘愿俯首称臣。

如果他的余光有幸瞥到自己挥斥方遒、口诛纨绔的样子曾逗得罗珊轻启贝齿嫣然而笑,那么西哈诺的心中一定会十分欣慰吧。

然而当夜色降临,我们才看到夜幕下真实的西哈诺。月光如水,西哈诺也盼望能拥淑女入怀,可是当他对影映照,硕大的鼻子如同一柄尖刀割碎了他的荣耀与期望,他自惭形秽,只能在夜色中顾影哀叹。

第二天罗珊约见西哈诺,西哈诺仍然为畸形的大鼻子自惭形秽。罗珊柔情款款地聊起自己的心上人,她知他倾心自己却羞于启齿——这正是西哈诺的写照:他一往无前只为她回眸顾盼时能注视他一眼,正如前一天晚上的决斗:“不为我的长鼻,只为你的明眸。”

可是当罗珊道出心上人的名字,顷刻令西哈诺心凉如雪。原来她所有的温情都是为祈求他保护克里辛——她的心上人,原来这温情并非予他。所以即使西哈诺以一敌百英勇无双,还是不及克里辛一副俊朗美颜。

西哈诺以一胜百的事迹很快传开,他回到营地时受到了英雄凯旋般的尊敬,然而他的内心却如同月光下清冷的大漠戈壁——英雄若没有红颜相知没有美人来配,再勇武又有何荣耀?所以当克里辛同样为不能获得罗珊的芳心发愁时,西哈诺不假思索地提出:“我借口才给你,你借给我英俊的外表,我们合作成为一个小说式的英雄。”——而这英雄的署名是克里辛。因为深爱罗珊,所以西哈诺愿意促成她与心上人的好事,宁愿独自承受锥心之痛,也要换得心上人如花笑靥。

于是西哈诺把默诵千万次的情诗奉上,一字一句,诉尽相思。多少次无眠的夜里只能卷帷望月空长叹,多少次午夜梦回更叹美人如花隔云端;而今西哈诺终于有机会一诉衷肠,却只能署别人的名字。

那个夜里西哈诺跑到罗珊窗下帮克里辛倾诉爱意,他饱蕴深情似蚌腹含珠,他妙语连连才华馥比仙,然而在罗珊面前他永远自感卑微,不敢露出真面目,只能藏在黑夜的面具下,用克里辛的名义殷殷表达着爱慕:“让我们在黑暗中对话吧,你看到的是黑斗篷,我看到的是白羽衣。我只是阴影,而你是一道光芒。”罗珊渴望俊颜,西哈诺没有,所以他远远避开;罗珊想要才华,克里辛没有,于是西哈诺双手奉上。罗珊是太阳,光芒万丈,西哈诺是逐日的夸父,可是凡人哪能追上骄阳,舍之不肯,求之不得。于是心怀执念,寤寐思服。

在对心上人说尽了浓浓爱意后,西哈诺看着克里辛登上楼台,而他自己则在暴雨中默然离去。

在一力促成克里辛和罗珊的婚事的当晚,西哈诺和克里辛就要远赴战场。罗珊这厢才与丈夫依依惜别,转眼又对西哈诺殷殷叮嘱,求他一定护克里辛周全。

战场上生死不由己,通讯不畅,可是罗珊每天仍然能收到情书,那是西哈诺日日冒着生命危险穿越敌营送出的,罗珊抵挡不住信中热烈的爱,来到军营会心上人,她对着克里辛急切表白,然而字字如刀刺痛了克里辛的心——原来罗珊爱的是写信之人!

克里辛让西哈诺告诉罗珊真相。

可是西哈诺的表白还没有出口,克里辛就倒在了敌人的剑下,西哈诺只好将实情永藏心底,告诉克里辛他就是罗珊的真爱,于是克里辛含笑而终。克里辛死而无憾,西哈诺却余生孤苦。在罗珊为克里辛守寡的十四年里,为了死去朋友的名誉,西哈诺只能把对罗珊的爱恋藏得更深,直到他遭到小人暗算即将赴死的一刻,他为罗珊诵读“克里辛的情书”:“永别了,我将赴死——在稍晚的今日,我将因为没有表达爱意而死去。如何叫我割舍亲爱的你,如何忍心留下亲爱的你,我锥心我伤怀,你是唯一的难舍。”那深情的语调一如当年楼台下的少年,她终于明晰他的爱,可此时他只能矢口否认:“不,我不爱你,不爱。”信上的思念的泪痕属于西哈诺,可是荣耀的血迹属于克里辛。纵然她知道了情书都出自他的手,纵然她知道了那夜楼台诉请的是他——可是流光易逝,造化弄人,他与她都明白什么是沧海桑田。

西哈诺摘下帽子,他被小人暗算的伤口还在流血,十几年来他终于能卸下伪装,在她面前露出自己的伤口——心中的和身上的。

他一生与虚伪、懦弱、卑微、妥协等战斗,但他一无所获:他的创作被莫里哀剽窃,他的心上人投入情敌的怀抱,正如克里辛诉请那夜,那是他人生的写照:“永远躲在幽暗角落里看人家登上楼台一亲芳泽,那是天经地义的。即使在临死前我也这么认为,莫里哀是天才,克里辛是美男子。”

可是这是多么荣耀的一生:他得到下属的拥戴,得到诗友的崇拜,得到情敌的信任,得到敌人的尊敬,临死得到了心上人的爱,所以到死他从未怨怼而是心怀感激:“我的一生从未享受过女性的温柔……多亏你, 让我的人生有红颜交会……今夜我终于能,坦然无惧来到主前,用纯洁无暇的钻石心意致敬。我将漠视阻碍,我要得到……我的荣耀冠冕。”

这世上能有多少爱恋,深埋心底,却至死不渝。

这世上曾有多少错过,两情相悦,又两不相知。

这是一场凄美的爱情。

克里辛爱罗珊,可是他没有才华;西哈诺爱罗珊,可是他没有俊颜。罗珊爱才貌双全的男人,可是克里辛和西哈诺都不是。罗珊一生得到了两个男人至死不渝的爱,可她一个也不曾真正拥有:在她以为自己深爱着克里辛时,克里辛英年早逝;在她终于明白自己爱着的人是西哈诺时,西哈诺也死在了跟前。一生两次看着挚爱的人死在怀中却无能无力,她一生为人所爱,却又一生不得所爱。

爱如逆风执矩,虽有烧手之患,亦不能停。暗恋如啮心之蛊,宁受锥心之痛,亦不能舍。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