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的故事》影评:命里注定没有,不要苦苦追求

《故事的故事》影评:命里注定没有,不要苦苦追求-1
 

童话故事《五日谈》中序言有这么一句话:“命里注定没有,不要苦苦追求”。这对孩子的启蒙是意义非凡的。在承认自己天性使然的基础之上追求人类最为真善美的事物,冥冥中也会让人在命里注定的人生岔路口抉择出最为正确的道路。故事里无限制的鞭笞着贪婪、妒忌、唯利是图。同样也在一个个荒诞暗黑的故事里散发零星的光明,以致最后生成燎原之势,把爱、责任、奉献与担当执笔而来,在刻画了人类共有的欲念之恶后,孩提眼们里原本单纯美好的世界中,故事里刻画的爱与责任就越来越放大化,也愈加浓厚。

其实有的时候,我们所谓的童话故事其实也是成人心理的戒尺。可是大多时,我们忘了曾经拥有的单纯和直白的真善美,必定这些在不断成长的道路中会加重一个人的内心负担,索性,我们把那些一众奉为圭臬的欲念当成解脱的不二法门。于是,我们丢掉了戒尺,也丢掉了自己。

电影《故事的故事》( The Tale of Tales )以其利索精简的影片命名开启了纷繁庞杂却意义终归一处的奇幻光影之旅。电影将《五日谈》中“跳蚤”、“老妇人原形毕露”、“女王”等故事恰到好处的糅合在一起,将故事用极其庞大的场地刻画意识形态里社会的最小单位——家庭。

懦父之堕落,悍女敢抗争

跳蚤故事里,懦弱且沉迷于外物的父亲,为一时自己的玩性大起,不惜将女儿的终身随意的委身下嫁。其在家庭的支柱作用轰然倒塌,借以“王言不二”的理由,葬送了貌美如花女儿的身心。在这里,一个男人原本浑厚伟大深沉的形象,却在自以为得民得心的行为中稀释了父亲形象。原来天底下最为可靠的肩膀成了一滩流沙。无所依靠,无所期望,那么一切的一切,就注定那个原本红妆调琴的女孩子必须以剽悍的姿态武装自己,当其手刃野人亲夫,提头归国。这个千方百计脱离束缚、枷锁的自由圣人必定要以最为鲜活的血液替换其父靡靡不堪的王朝之政。

百般分离母心机,一瞬挥刃子为兄

一个想孩子想疯了的女王,通过巫师的指导,在杀取海怪之心后,意外的和一个侍女同时怀孕,同时诞下几乎神似的男孩儿。当女王在怀抱孩提的瞬间,她忘却了丈夫为之付出而遭致怪物致命一击的痛苦,也忘却了啃食血肉模糊海怪之心的腥腻。那种仿似行尸走肉泯灭情感的做作让人不安。她不容许儿子与侍女所生的儿子有半点瓜葛,也不容许儿子摒弃王业。他唯一做的是分离那个让自己儿子分心分神的人。以巩固其至高无上的权利。当她幻化妖灵弑杀儿兄时,儿子护兄手挥利刃朝其猛刺,一瞬就瓦解了她的心思,消逝了她的生命。诚然,儿终要走向自由的殿堂,而她却总也不知。

多年姐妹情,暗妒生疑虑

女性善妒,妖娆魅力的皮囊,尊贵华丽的服装。当那一闪一闪的珠宝明晃晃眼前一亮,闪瞎的不止是眼,更为摄魂动心的是物质上的嘲讽和地位上的悬殊。曾经姐妹花,今朝一人得巫法相助,翻身转变原先疲老松弛的肌肤,活脱脱的在自己的姊妹眼前炫耀脱口一句“I don’ t know”装嫩至贱。惹得姊妹心生暗妒,扯皮换肤,末了血染衰体,断送了自己。还好,青春逝去永不回,还老返少的老妇在享受过短暂得到青春后,将其打回原形。

电影的叙述是个痛苦的过程,怀胎后极度的喜悦幕幕之后却成了不得己愿的宿命,沉迷嗜血跳蚤的兴奋也终究换成了双膝跪地虔诚的将王政拱手相让,当然那脱胎换皮后欢愉的情事统统被随后衰老的宿命所打破。那些千方百计终究想要得到自己梦寐以求东西的人啊,也总是被命运无情瓜分了那些刀口上的蜂蜜。

所以说那些命里注定没有的,不必苦苦追求。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