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幸存者》看美国主旋律与英雄主义权衡

从《幸存者》看美国主旋律与英雄主义权衡-1
 

若单从娱乐角度看,《幸存者》蛮惊险刺激,《V字特工队》导演詹姆斯·麦克特格搞这种俗套动作片,确实有两把刷子。以孤女特工“亡命天涯”模式,去拯救美国人民的主旋律商业片,早已屡见不鲜,但《幸存者》娱乐性较高,疯狂的杀戮与追逐,逼得女主角一路暴走狂奔,同时靠着各种小细节,使节奏张弛有度,扣人心弦。个人英雄主义的孤身冒险,身处绝境的危机窒息感,经济阴谋论与恐怖分子悲悯情怀,同样夹杂在“反恐”商业片里,不失为一个聪明的做法。

既然影片主要聚焦恐怖份子,必然涉及911事件和国家安全,却同《末日戒备》一样暗藏私货,将某些“恐怖分子”悲惨经历与复仇信念,诠释得淋漓尽致。例如比尔之子是囚禁在阿富汗的飞行员,未救亲人被迫铤而走险,再如巴兰去纽约是想泄愤,因为妻子惨死,想炸毁纽约时代广场。反倒是“前007”布鲁斯南扮演儒雅冷酷“钟表匠”,尽管看上去比《妈妈咪呀》时候更衰老,但他身为“全世界头号通缉杀手”,在得知老板想想利用爆炸操纵纽约交易所,居然野心勃勃地想分得一半利益,丑恶贪婪嘴脸演得极其精准,讽刺着那些想发国难财的奸商败类。

走出《生化危机》系列的米拉·乔沃维奇,演绎身陷阴谋的外交官,既有职业杀手步步紧逼,还阴差阳错地遭遇警方与军方的追捕,黑白两道处处杀机,以及各种潜伏的危险,叫人达到极致的娱乐体验。不过女主角运气好到爆棚,给人家买礼物去,躲过炸弹的侵袭,同僚要杀她却被她反杀;警察在地铁围追堵截,却没“生化战神”路熟,任凭子弹在周围呼啸,就是追不上。她从英国冒名去美国,干脆赶在通缉令颁发前,最后化解危机,力拼干掉总BOSS,同样靠着“主角光环”。所以恐怖分子的毁灭性与阴谋论被揭穿,主题最终则大肆讴歌个人英雄主义。

当然,这些BUG都是商业片常见的瑕疵,虽然过于英雄化的人物,削弱了真实性与纪实性,却满足了寻求刺激的观众。因此,单从个人眼光看,《幸存者》仅属佳作,而非杰作。全片不乏精彩之处,枪战、追车、爆炸元素一个不漏,杀手大叔抓住楼梯边的绳索,从天而降的射击镜头,以及从咖啡馆到公寓楼的毁灭性大爆炸场面,都让人情不自禁肾上腺素飙升。以有限投资规模,打斗与娱乐性做到了最大化,可不是《九层妖塔》《富春山居图》那些号称“华语大片”忽悠者能比的。

《幸存者》塑造女主角,身处为签证官,有着敏锐的洞察力,能觉察到嫌疑者的恐怖意图,并有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精神,宁愿远赴万里、孤身犯险,完全是战神式英雄!反而巴兰和比尔两大“恐怖分子”,则像观众身边的平凡小人物,当他们亲人受到了灾难牵绕,曾经善良人性就在“毁灭”这一放大镜下变得“凶残”,身不由己走向了“恐怖份子”绝路。本片在满足观众与美国人内心深处“个人英雄主义”情结,却为众位主角在绝境面前送出不同选择,当上英雄者走向神坛,当上魔鬼者坠向毁灭。所谓“否极泰来,焉知非福?”。“个人英雄主义”与“美国主旋律”的权衡在本片中得以体现,好莱坞电影对于“反恐”深思也必将延伸下去。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