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个神啊》影评:真理战胜一切 胜者即是正义

《我的个神啊》影评:真理战胜一切 胜者即是正义-1
 

《真理战胜一切》是阿米尔汗2012年制作的电视节目。节目一共十三期,每期一个社会问题。女性堕胎、儿童性骚扰、印度嫁妆与重男轻女问题等等人们忽视太久了的社会阴暗面被搬到前台。节目引发印度社会各界强烈反响,政府部门也不例外。阿米尔坚持关注社会,发表言论,但是不涉足政治。他的理想不是成为政治家,而是作为电影工作者去影响政治家。用他的话讲,“我想去治愈大众”,只希望“人们真的能找到改变的勇气与愿望”。他还认为“这个节目是关于我们自我反省的,创造出社会黑暗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这个节目就是为了让我们意识到这些社会病态之所以出现是因为我们的纵容,是我们造成的恶果”。

阿米尔汗还曾说:“拍摄电影不是用来迎合谁的。其实当你拍摄了一部对自己国家有一定批判意义的电影时,这对国家就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所以批判自己和自己的国家是我们进步的第一步。没必要为自己祖国被放在聚光灯下而羞耻,应该羞耻的是我们的国家在那一方面有欠缺。”“要是我们真的想做出改变,我们每个人都要以坦诚的态度对内部进行审视,矫正并改进那些错误。每人都如此的话,那么我们的社会将会前进一大步。”

当你了解关于阿米尔汗的这些,就不难理解为何一位拥有普什图族血统的穆斯林教徒会去出演《我的个神啊》这样看似批判宗教招惹群愤的作品。印度是世界上受宗教影响最深的国家之一,宗教在这个国家及其绝大部分人民的生活中扮演中心和决定性的角色。中国的网络红人在印度曾经做过这样一个实验,在路边你只要随便立块石头,刷点儿红漆,就会有人过来投钱。可见人们对宗教的迷恋与盲恋。作为“宗教博物馆”,印度约有83%的人口信奉印度教,其次是伊斯兰教,其他各类大小教派不胜枚举。《我的个神啊》通过大量篇幅来展示印度人的宗教生活,各种鱼龙混杂、匪夷所思的宗教派别一一呈现在“外星人”眼中。

《我的个神啊》以第三方视角,窥探印度社会生态之肌理,剖析关于宗教的敏感议题。同《真理战胜一切》节目一样,影片尽力规避与政府、权威的正面敌对情绪,以解决问题为最终目的,通过更通俗嬉笑却又冷静地方式直指问题根本。影片对宗教信仰本身带有敬畏,将矛头指向那些借宗教来满足一己私欲的人。其中包括利用宗教来谋求利益的“神棍”,也包括“实用主义”的求神者。阿米尔汗饰演的PK恰是后者,这个外来者对神的敬畏并非信奉,而是听说神可为其带来既得利益。PK同时是“神棍”的揭发者,这也应了此前阿米尔汗强调的,创造出社会黑暗的不是别人正是我们自己,我们需要矫正并改进错误。

毫无疑问,阿米尔汗是个极具社会责任感的电影人。《帕萨提的颜色》他批判印度政府,没有国家是完美的,只能让它变得更好;《三傻大闹宝莱坞》他嘲讽印度当代的高等教育制度,包括印度的高自杀率、人才流失、社会分工的单一与就业选择的匮乏等;《我的个神啊》他批判印度社会的宗教狂热,人们的需求造就了伪善与欺骗的各类宗教机构。影片同时希望用爱去糅合印巴冲突。印度与巴基斯坦积怨甚深,印度教和伊斯兰教教徒的冲突更纠葛了好几个世纪,印度教激进组织甚至一度激烈反对穆斯林男子娶印度教女子为妻(阿米尔汗前妻恰是印度教女人)。影片中女主角爱上了一位巴基斯坦的男青年,却因误会错怪了他很多年,最终偶然间机会说清真相,两者冰释前嫌,得到祝福。

“追求卓越,成功就会追着你跑”是《三傻大闹宝莱坞》的台词。阿米尔汗的梦想是通过电影影响他人的人生,他做到了。这里想用堺雅人主演的日剧《胜者即是正义》标题做收尾,这部日剧也是通过鲜活甚至恶搞的形式去挑战一个个严肃甚至黑暗的话题。“为了给已经很沉重的话题洒上一点奶油让大家吃得下去”是这两部作品的共同特点。课题再深刻,如果没有通俗的形式让观众去接受,那还有什么意义。真理战胜一切,胜者即是正义。想想吧,觉得社会对你不公,你是否清晰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为提高自己生活质量又做出过什么努力?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