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华语电影又失去了一员猛将。

陈木胜导演因鼻咽癌病逝,终年58岁。

吴京、彭于晏、古天乐、谢霆锋纷纷发文悼念。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不久前,鱼叔刚写过他。

那是《天若有情》上映三十周年。

作为处女作,陈木胜拍出了香港动作电影史上最浪漫的一幕。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他留下了许多经典作品。

也捧出了当下华语影坛的中坚力量。

今天,鱼叔就来好好聊一聊他——

陈木胜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陈木胜从小就喜欢看电影,尤其是邵氏的武侠片。

对张彻、刘家良的作品如数家珍。

和很多香港人一样,痴迷李小龙。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在类型片的耳濡目染中长大,也塑造了日后的创作理念。

香港很多大导演都是从电视台起家的,比如徐克、许鞍华、杜琪峰。

陈木胜也不例外。

中学毕业后,在一家汽车公司做销售,偶然看到 丽的电视台的招聘广告,便报了名。

面试陈木胜的正是施南生,著名制片人,徐克前妻。

陈木胜也算走运,没有任何拍摄经验就被录用了。

做的是场记。

回忆起初入行的场景,他直言:

「好像进入一个疯人院,全都是疯的,每个导演都是神经病。」

那是香港电视台竞争最激烈最辉煌的年代。

每天都有拍不完的戏,动辄几天不能睡觉洗澡。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陈木胜的第一部作品是姜大卫主演的《大内群英》

陈木胜勤奋好学,很快就当上助理编导。

后来丽的被收购,便转投无线电视台。

到了无线,得到了金牌监制王天林的青睐,跟随 杜琪峰做副导演,负责处理武打大场面。

23岁时,陈木胜就作为导演拍出了《雪山飞狐》的结尾,也是全片最烧钱的一场戏。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后来,加入亚视,拍出了脍炙人口的代表作《精武门》。

帮助甄子丹,创下事业高峰。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在电视台摸爬滚打期间,陈木胜就已经涉足电影。

1987年,受黄百鸣之邀,为钟楚红主演的《呷醋大丈夫》担任执行导演。

三年后,在杜琪峰的引荐下执导 《天若有情》。

不仅在华语地区票房大热,更是火到了韩国,位列当年韩国观影人次第八名。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也让刘德华和吴倩莲这对银幕CP,深入人心。

其实, 这个故事取材于陈木胜的真实经历。

杜琪峰听到之后,感觉很新鲜。

正巧,他和林岭东、王晶准备拍一部电影,为王天林筹养老金。

于是便提拔他做了编导。

继杜琪峰之后,陈木胜又遇到了一位贵人—— 徐克。

受邀拍摄《新仙鹤神针》。

交出了一部邪魅的新派武侠片。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尽管入门便得贵人赏识,两部电影大获成功。

然而,在大众的一贯认知中,《天若有情》是杜琪峰的电影,《新仙鹤神针》则是徐克的电影。

作品再有名, 陈木胜本人都没有多少存在感。

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两难选择:

转行拍电影意味着更多的创作自由,但他在亚视已经做到监制,升管理层指日可待。

直到1996年, 《冲锋队之怒火街头》让他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是一部群像电影,镜头对准了一支性格各异、人心涣散的港警冲锋队。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人物形象丰满,剧情高潮不断,枪战、爆炸戏干净利落。

成功地把小成本电影拍出了大片的既视感。

获得了最佳电影、最佳导演在内的 9项金像奖提名。

被认为是陈木胜最好的电影。

嘉禾的老板何冠昌对他说:

你不要拍其他类型的电影了,时装动作片就是你最好的选择。

陈木胜深以为然,于是一头扎进了动作片。

为香港电影留下了《我是谁》《新警察故事》《宝贝计划》《扫毒》等诸多佳作。

6次提名金像奖最佳导演。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只可惜 从未得奖,对此他有自己的看法:

拿奖是文艺片导演的事,作为一个商业片导演,他需要做的是对市场、观众负责。

他始终坚持:

「导演应该有自己的风格和招牌,我不想拍太多类型,也不想尝试用太多不同的方法来拍电影,只是希望单单走动作片的路线。」

创作者能保持如此的清醒和自知,是非常难得的。

陈木胜追求的不是艺术成就,而是商业良心。

回顾他的经典动作片,最大的感受就是两个字——好看。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刺激,顺畅,精彩。

这恰恰是商业类型片最重要的品质,但实现起来并非易事。

如何把「俗套」拍出吸引力?

陈木胜有一套屡试不爽的绝活儿:大场面。

枪战、爆炸、追车,都是拿手好戏。

还因此被戏称为「香港的迈克尔·贝」「爆炸陈」。

早期作品《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受限于预算,拍不出夸张的大型爆炸场面。

于是借助于道具,街头炸飞若干个水桶,虽不见火星,但同样震撼。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新警察故事》延续了这个构思,把水桶换成水井。

漫天喷射的水柱仿佛瓢泼暴雨,颇有氛围感。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男儿本色》更是大胆爆破了香港市中心,为此剧组与政府几经交涉,拍摄时封锁了中环的三条主干道。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一部电影如果徒有大场面,充其量只是爽完了就忘的流水线大片。

陈木胜的过人之处,正在于能将大场面拍出层次感和深度。

《新警察故事》就是最好的示范。

其中的爆炸戏至今仍被津津乐道,不仅视觉冲击力惊人,还和电影的主题紧密相连。

陈国荣 (成龙 饰)和9名同事一起进入仓库抓捕银行劫匪,却反被算计。

所有同事都被暴打、虐待,然后被悬吊在半空中。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他悲痛万分,不知所措,只能下跪求饶。

然而对方是一群反社会变态,要求拿同事的命做赌注,比赛组枪、搏击。

他输掉了赌局。

眼睁睁地看着同事一个接一个被狠狠摔落,拼了命想救下最后一个同事,却也失败了。

甚至还没来得及哀痛,就发现场地还装有炸弹。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这场慢放的爆炸,丝毫没有给人「真汉子从不回头看爆炸」的爽感。

相反, 它极度悲情,令人愤怒、绝望。

以往百战不殆的成龙大哥,都显得狼狈至极。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筋疲力竭,被逼到极限,却还是没能救回同事,甚至连尸体都保护不全。

消防车赶到,陈国荣像一张黑白照片,没了生机。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从此,他失魂落魄,整日酗酒。

一夜之间从意气风发的明星警员,沦为社会边缘的失败者。

这场爆炸并不是游离在电影之外的视听点缀。

它淋漓尽致地表现了一场 极端的大溃败,夺走了一切主角光环。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没有这场盛大的败仗,就没有陈国荣的绝地反击。

片中另外一场爆炸也是同理。

陈国荣的女友被劫匪绑上炸弹,装置失去平衡就会爆炸。

就在陈国荣出去找冷却剂时,女友自己剪短了电线,想牺牲自己以保全大家。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然而,倒计时却停了。

就在银幕上下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计时器突然加速,两人惊险逃脱,女友重伤。

此时,影片已经接近最后一幕,警察却仍然被劫匪吊打。

这场爆炸,直接导致了陈国荣的爆发,从而引向最终的决战。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借助这个角色,成龙获得了金像奖影帝的提名。

从此抛弃了以往超级英雄式的形象。

《新警察故事》是一部完成度极高的商业片。

但其中的创作理念早在《冲锋队之怒火街头》就初露锋芒。

黄秋生扮演的反派,站在闹事街头一通扫射,无法无天。

而刘青云扮演的警察闻讯赶来,为时已晚。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陈木胜用慢镜头表现刘青云的无力感,在气势上就输给了快节奏的黄秋生。

双方实力悬殊,是这场戏想表达的第一层意思。

第二层意思,则是刘青云在警队中的处境。

他单刀赴会,而其他的警察都是团体作战。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无法融入警队而与同事、上司产生矛盾,也是故事前半程的叙事动力。

到了后半程,冲锋队合作抗敌,刘青云便没有再在大场面里「落单」。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同样,《扫毒》也通过室内枪战收尾,凝练了三人微妙的关系。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虽然大场面意味着卖点、看点,但陈木胜还是有意识地避免喧宾夺主。

每一场爆炸,都有原因、过程、结果, 不仅服务于视听效果,也服务于电影叙事。

即便是很短的段落,也能拍出一些新意。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所以说,他是一位有追求的商业片导演。

既能满足个人表达,又能讨得观众欢心。

正因如此,投资人能够放心地把大项目交给他。

从2003年的《双雄》开始,陈木胜开始注重人物塑造,想弥补文戏的不足。

帮助 郭富城、吴彦祖、谢霆锋拓宽戏路。

在这之前,这三个英俊小生,受制于颜值。

没人觉得他们有演技。

而就是陈木胜的商业片,帮助他们完成了华丽的转型。

《三岔口》让一直被诟病不会演戏的郭富城,一举拿下金马影帝。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新警察故事》让吴彦祖摆脱了男花瓶的定义,帮他拿到了金马奖最佳男配角。

这也是吴彦祖唯一一座金马奖。

他成功演绎了一个狂妄自大到变态的公子哥;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这个角色很复杂,他是那么可恨,也那么可怜。

从小被警察老爸虐待打压,缺少关爱。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影片结尾天台枪战戏堪称经典。

看到无比憎恨的老爸向自己走来,便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想再活下去。

几声枪响,他选择了自己的结局。

如此收尾,比浪子回头更震撼。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陈木胜去世前刚完成了 《怒火· 重案》的拍摄。

片名让我想到了那部一鸣惊人的《冲锋队之怒火街头》。

有理由相信,这会是一部回归初心的作品。

陈木胜的导演生涯经历了 中国电影市场的巨变。

刚入行时,香港电影还要靠卖埠赚钱。

随着内地市场的开拓,他尝试北上。

《扫毒》不仅水准在线,更创下合拍片的票房记录。

而今,中国已经成为世界第二大电影市场。

但国产电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怀念陈木胜,也是在怀念他所代表的匠人精神。

电影类型本就没有高下之分。

我们需要艺术佳作,也需要商业良心。

吴京彭于晏悼念的这个人,被华语电影低估了

本文转载自独立鱼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