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前段时间,一则热搜让影迷们小小雀跃了下。

#广电公开征求影视分级意见#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搞快点”刷了满屏。

盼分级久矣的网友们兴奋地奔走相告。

虽然只是征求意见,虽然只是落实“未成年频道”。

但如今能进展到这一步。

或许,是个不错的信号。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其实,分级这事儿说起来容易,背后圈圈绕绕还真不少。

难道,好莱坞和韩影就没挨过审查分级的刀?

难道,咱们就从来没考虑过分级吗?

有些事啊,还真没那么简单。

来,今儿借着这个机会,咱唠唠——

>>>>国外:自由还是不自由,这是个问题

好莱坞啥都能拍,忠武路(韩国电影一条街)啥都敢拍。

无所不拍的两大电影市场,够人羡慕的。

可殊不知,它俩脑袋顶上也悬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审议分级。

看似自由,实则不自由。

毕竟有时自由过了火,不见得是什么好事。

>>>美国

1896年,电影《梅·欧文和约翰·赖斯的接吻》里一段吻戏踩在了美国卫道士的雷点上。

自此,有关电影伦理道德的讨伐就再也没停下来过。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影史第一出吻戏

但显然,这些纷扰并不在好莱坞巨头的考虑范围内。

空前繁荣的电影市场让它们无暇顾及。

顶峰时,一座电影宫的耗电量足够供应一座25000人的小城镇。

这样的数据也意味着,电影不再仅是上流人的社交娱乐。

好莱坞巨头疯了似的想要挣快钱,色情和暴力便成了电影市场的家常便饭。

当年,拍《罗宫春色》的女演员回忆道,尽管穿了28件衣服,但感觉什么都没穿。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廉价的视觉刺激吸引到更多的观众,巨头们赚得盆满钵满。

神父们坐不住了,一个个走上街,站在电影院门口记下不听话的教徒。

“除非法律进行干预,就像它对肉类制品和纯净食品的生产进行监督那样,否则电影将继续向我们的社会肌体注入腐败元素。”

审查分级的口号开始喊了起来。

应运而生的MPPDA(美国制片人和发行人协会)成立了。

令人闻风丧胆的《海斯法典》便开始了折磨好莱坞30多年的历史。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总的来说,《海斯法典》就是对价值观的一种约束。

里面的条条框框的规定放到现在来看,简直离谱至极。

比如,禁止有裸体和生孩子的场面,哪怕是侧影也不可以。

矫枉过正的急刹车必然会导致一定程度的倒退。

当年,葛丽泰·嘉宝的《安娜·卡列尼娜》撞上了海斯法典。

法典要求她不能牵手逛公园、不能接吻,甚至不能和男主一起吃早饭。

制片人简直要被气笑:

“我想请教一下,如果不涉及性关系和通奸,我又怎么拍这部影片?”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可以说,《海斯法典》就像一个金箍,紧紧拴在了好莱坞导演们的头上。

不过,也有头铁的导演各种钻空子。

他们每一个躲避审查的勉为其难,反倒成了留名影史的神来之笔。

就拿希区柯克来说。

憋着一肚子坏水的希胖各种和PCA(法典执行局)玩儿心机战。

规定电影中的未婚男女不能同居,也不能躺在同一张床上?

那就把男女主拷在一起逃亡,“不得不”躺在一张床上。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三十九级台阶》

吻戏不能超过3秒?

那就吻3秒,停一下,再吻。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美人计》

不能有“为爱鼓掌”的戏?

那就“火车进洞”,反正懂的都懂。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西北偏北》

《海斯法典》的长期压制本就有够受的,彼时的美国又因疯狂的麦卡锡主义各种搞迫害。

也就在这时,闹出了美国历史上一大丑闻“好莱坞十君子”事件。

大批艺术家改行的改行,流亡的流亡。

喜剧大师查理·卓别林也在这一时期选择离开美国。

好莱坞一副气数将尽的样子。

殊不知,大西洋对岸的欧洲新浪潮运动正搞得轰轰烈烈。

当费里尼、伯格曼等人的电影传到美国时,美国人都看傻眼了。

不行啊,这么搞下去,要被秒的渣儿都不剩。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新浪潮代表电影《广岛之恋》

好莱坞终于回过神来。

《谁害怕弗吉尼亚·伍尔夫》加《放大》两部电影公然发行,宣告了《海斯法典》的死亡。

法典失效,并不意味着一切又回到当初。

吃一堑长一智,还是要有的。

MPAA主席杰克·沃伦蒂决定推行电影分级,成立“定级委员会”(Rating Board)。

经过委员会几次修改,分级制到1990年定型为今天仍在使用的五级制。

靠着这套分级制度,好莱坞起死回生。

G级:大众级,所有年龄均可观看。

PG级:普通辅导级,一些内容可能不适合儿童观看,建议在父母的陪伴下观看。

PG-13级:特别辅导级,13岁以下儿童尤其要有父母陪同观看。该级别的电影没有粗野的持续暴力镜头,一般没有裸体镜头,有时会有吸du镜头和脏话;

R级:限制级,17岁以下必须由父母或者监护陪伴才能观看。该级别的影片包含成人内容,里面有较多的性、暴力等场面和脏话;

NC-17级(即X级):17岁或者以下不可观看。影片中有清楚的性场面,大量的吸du或暴力镜头以及脏话等。

>>>韩国

如果说,美国是自由过了火,不得不需要审议分级。

那韩国就是不自由闯的祸。

让审议分级,给了一剂良方。

70年代,韩国落到了独裁者朴正熙的手里。

那是个致暗时刻,是韩影人现在听了都要打个激灵的时代。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李星民在《南山的部长们》中扮演朴总统

独裁,就需要绝对的思想控制。

把电影打造成意识形态的控制工具,成了朴正熙颁布《电影法》的主要目的。

《电影法》削弱本国电影的竞争意识,又大幅增加引进片配额。

导致那时的韩影根本没眼看。

更要命的是,80年代的“汉江奇迹”没有为韩影带半点儿好。

反而让全斗焕沿用朴正熙的审查制度,顺便搞了个“3S政策”(sex,sport,scene)来麻痹国民。

导演奉俊昊曾回忆自己少年时的主流韩影,居然大部分都是情色电影。

好莱坞的色情暴力片泛滥是资本家挣钱顾不得脸了。

那韩国的“3S”完全是政客惧怕深度思考带来的地位不稳在使阴招。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在《南山的部长们》里的全斗焕(右)

眼看着,废除了《海斯法典》的好莱坞势头凶猛,再加上在韩配额高。

韩影被摁在地上打,毫无回手之力。

1993年,金泳三不无遗憾地提到,一部《侏罗纪公园》的收益相当于卖出150万台现代索纳塔汽车的利润。

“文化立国”意识这时才逐渐开始兴起。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倍感羞辱的韩影人自救行动越来越多。

韩国电影教父林权泽说:

“为了电影,我们甚至可以去死,我们不是开玩笑。”

韩影人不止自发组织监督影院完成每年国产片的放映任务。

还为了死守银幕配额,发起了轰动世界影坛的“光头行动”。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失去了本土的银幕配额意味着什么,电影人都清楚。

毕竟,因取消配额制而消失的墨西哥电影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世界名导“墨西哥三杰”现在的主战场是在好莱坞

韩影人最大的创举还是推动了《电影振兴法》的确立,用分级制代替审查制。

上到刺杀总统,下到性侵丑闻,支棱起来的韩影无所不拍。

之后,势不可挡的韩影开启了逆袭之路。

五类分级:所有年龄层均可观看、12 岁以上可观看、15 岁以上可观看,青少年不可观看(19岁),以及限制级。

一旦电影归于后两类,未成年去电影院必须出示身份证,在线观看必须实名认证。

如今,即便你不愿承认,也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韩影起来了。

不外乎,《寄生虫》拿奖拿到手软,领奖台上的奉俊昊从不独揽功勋。

不止一次地说,自己的今日功劳归功于前辈。

韩国出一部《寄生虫》背后有太多人的血和泪。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好莱坞,忠武路。

一个吃了自由的苦果,一个带了不自由的枷锁。

自由过了火,便纵容了劣币驱逐良币。

自由被压抑,便容易被现实打得节节败退。

这界线着实微妙,并非是一朝一夕草率定下的。

在吃了不少亏,走了不少弯路后,他们明白了:

分级不一定是最佳答案,但一定是最适合电影市场的答案。

这是个折中之法,并非是个万全之策。

在不自由的范围内自由着,或许是对电影最好的方式。

>>>>国内:任重道远

咱们国内第一次出现分级电影,应该是2017年的《大护法》。

宣传上特别打出的“PG-13”是国产电影首次尝试的自主分级。

《大护法》这么做不是没有道理。

毕竟,它动漫的外壳下,故事的深度并不是所有未成年人可以理解。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在我们国内,电影属于大众电影,人人可看。

幼儿园的娃娃可以看《熊出没》,也可以去看《八佰》。

1.3米的标准只针对能不能买票,至于看啥基本管不到。

有些家长带着孩子去看《红海行动》《美人鱼》,殊不知这些电影在别国都算是PG-13级的。

于是,小孩被电影吓哭的事屡见不鲜。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姜子牙》曾被吐槽吓哭很多小孩子

一秒爆头的暴力场景、充满性暗示的台词比红太狼拿平底锅揍人和五颜六色头发的动漫少女的误导性强了不知多少。

但,还是有人乐此不疲地带着自家娃去看。

一方面,是家长的教育水平确实有限,只顾着自己看得爽了。

另一方面,是家长们确实不知道电影内容,“误入”其中。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可,如果为了保护孩子,全部删减去那些场景。

那对于电影里说,不得不说是个损失。

一些东西孩子理解不了,成人也不用理解了吗?

把成人拉到孩子的范围,不失为一个笑话。

可见,分级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谢飞导演就曾不止一次地表示希望施行分级制。

2012年,一封呼吁信引起不少影人的共鸣。

此后数年,谢老一直执着于此。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同样执着于分级的还有冯小刚。

和王朔合作时期吃瘪的事暂且不论,商业片《天下无贼》也曾让他伤透了脑筋。

女贼转变的动机几次易稿,冯小刚有些心累。

“通过这件事,我特别希望尽早出台电影分级,好让电影人避免一些尴尬。”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分级迟迟不来,让导演们有些发愁。

有些镜头扔了,可惜。

不扔,不行。

后来,意难平的《一九四二》上映了,同样的尴尬再次上演。

冯小刚不得不旧事重提。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当然,这一切广电都看在眼里。

早在2003年,嘉兴导演年会上,冯小刚又一次提起了分级。

刚落下话,就有回应了:

“早在非典前,我们电影局就此开了研讨会,就分级一事,组织了高法、高检、妇联、军队、公安等多家单位在内相关人士进行探讨,绝大部分人同意电影分级制度。大家认为只有分级才能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这也符合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法规。”

眼看着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结果,还是歇了菜。

怪的了谁,这次还真是怪自己不争气。

分级信号一出,就有人使幺蛾子。

《大鸿米店》里几秒的情欲戏被宣传方大肆炒作。

甚至,还宣传这是“中国第一部分级片”。

这么一搞,分级哑了炮,连《大鸿米店》都上不了。

最受伤的还要数导演黄健中。

电影没了,人也懵了。

所以说啊,有人惆怅分级不是没有道理的。

中国电影要分级?麻烦搞快点!
 

分级后,创作者能在范围内自由创作,观众们也能各取所需。

这看似是个两全其美的好事。

但资本不见得会多乐意。

他们巴不得一部电影让更多人看到,赚更大群体的钱。

一旦盘子小了,利益少了,免不了有人动歪心思。

分级之后,会不会有人打着拍限制级的旗号搅乱电影市场?

又会不会让“限制级”成了电影营销的重中之重?

这也是个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话说回来,分级,代表着一个健康繁荣的电影市场已然成型。

但在此之前,如果没有一个良好的电影环境。

一切只能是妄谈。

它需要电影人的自律。

也需要电影人劲儿往一处使。

毕竟,分级之路,任重而道远啊。

本文转载自五号站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