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会无期》影评:自转的一个与周转的一帮

《后会无期》影评:自转的一个与周转的一帮-1
 

一成不变的几位男女,一如既往的一条一路向西的路,一丝不挂的段子逗得满堂啼笑皆非。《后会无期》的一呼百应让喜欢“韩寒体”的一帮着实过了一把瘾,终于可以不用只能靠一张张还不如A4纸张大的版面来咀嚼韩寒的一唱百和之感了,这回可以在一张张大板子上看句子了。

映画的世界是容不得一丁点的拖泥带水,那只会给观众一种不知所以然的感观。《后会无期》的故事在每一个即将踌躇的瞬间都被下一个镜头硬是把观众的不耐情绪给堵回了肚子,几乎没有一个长镜头和慢镜头的片子让人感觉不到有任何拖沓之处,甚至稍有一个视线转移就会错过一个精巧的过渡镜头,但无关乎大众错过故事。正如韩寒在《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的后记说过:故事可以在任何一个地方结尾。《后会无期》亦是如此,里面的那辆POLO谁人说不是那部1988呢?不同的是,1988是去接个人,而POLO是去送个人。

导演几乎把自己的所有喜好和所有厌恶魔幻般的塞进了《后会无期》。让里面的一个世界充斥着肮脏、荒凉、现实、虚幻、娇媚、黯淡……。一路绕开城市的霓虹,尽是灰暗的荒芜,偶尔路过破旧的乡井也是一副安然的景象。这是一部越到后面越安静的片子,人物、布景、台词,就连配乐都是如此,为何如此,是纯粹的为铺垫那自转的一个。

片中陈柏霖饰演的江河便是自转的一个。安静的定性让这样一位导演赋予传奇色彩的人物从头至尾都是一副晦涩的气质。江河是个镇定到近乎呆滞的自转体,也可以说是韩寒的自传体,当周转的一帮只能通过一个小孔看世界却挥动着手臂大谈世界观的时候,自转的江河正默默地怀揣着一个打死都认定的方向,上路了就不能为自己的怠慢找任何理由,即便周转的一帮会用很多理由来为你开脱,但都是一无是处。路上的男人大谈不画地为牢的做困兽之斗的时候,赤裸裸的鲜明对比便浮现在眼前。

一路风尘的征途中,遇到形形色色的情节,遇到陌生的人但却难寻那一种默契,当各自的梦想与希望最后被磨成砂砾的时候,自转的一个实现了坐下就是个码头的梦想,而周转的一帮一叶扁舟不知飘去了何方。

《后会无期》中除了江河这个自转的一个之外,其他几乎都是周转的一帮,一边唾骂世界的肮脏,一边永远挣脱不出围绕肮脏的世界周转的轨迹。以冯绍峰饰演的马浩汉为主,以途中出现的钟汉良饰演的阿吕为辅。遭遇一通打击之后依然能一鼓作气的找寻方向固然是好,却经不起磋磨,永远怀着的是一孔之见,片子给出的结果是POLO被即刻的信任偷走了,卫星半空爆炸洒落一地残骸,在漂浮不定的方向前,梦想很容易破灭。

其实片中的自转体隐约的出现了其它三个身影,一路灰尘中遇到的那位不笑亦倾城的“小姐”、“小姐”的那位哑巴哥哥以及那条一巴掌被扇过魂来的狗。这三个算是与自转体最为沾边的个体。

如果从大板子上看电影的角度去看《后会无期》,能笑过之后剥开表面的幽默段子,而后深情的咀嚼里子的励志,那就足够了。如果从大板子上看小说的角度去看,会发现如今的故事变了,变的终于有一个终成大器的主角儿了。电影形式一次就够了,后会无期。

自转的一个与周转的一帮,不踌躇的找到正确方向,不怠慢的整装上路,不放弃本性的信念,即便最终会发现那一种坚持的信念是如此平凡,但终会用一路风尘换来的不凡,那时再大方的把平凡之路拿来分享。

原创文章,作者:婆罗浮屠,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oluoa.com/150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