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龙复仇》影评:道德指向模糊的古惑行径

《青龙复仇》影评:道德指向模糊的古惑行径-1
 

作为90年代末21世纪初香港最有影响力的导演,刘伟强最擅长的就是漫画改编而来的电影,《古惑仔》系列,《风云》、《华英雄》、《头文字D》等漫画电影都在当时取得了高票房,而同麦庄合作的《无间道》系列更是凭借强大的阵容和精致的影像成为了濒临灭绝的香港电影那最后一块遮羞布。然而《头文字D》之后,刘伟强和大多数香港知名导演一样开始进军内地,即使尝试了多种题材,如爱情片《雏菊》、《不再让你孤单》,喜剧片《游龙戏凤》、功夫片《精武风云陈真》,却突然发现自己玩不转了,无论是口碑还是票房都大不如前,远不如徐克、陈可辛、王晶等人来的风光,2012年岁末《血滴子》的惨败更是让这位金像奖大导演深陷泥潭,所以只有重操旧业,拍了一部好莱坞版的古惑仔——《青龙复仇》,试图唤回大家对他的认同感!

有人说《青龙复仇》就是把香港的古惑仔搬到美国的唐人街,然后打打杀杀争地盘。其实不然,《古惑仔》其实讲述的是一个成长的故事,陈浩南通过一级一级打Boss的磨练最终由底层小混混成长为洪兴的总话事人。片中的道德指向也非常明确,浩南山鸡大飞哥B老大都是好人,他们虽然身处黑帮,却忠肝义胆,为人正直,而与他们作对的靓坤丁瑶乌鸦耀扬们都是坏人,背信弃义,无恶不作。如此明确的善恶二元对立也让观众有了明确的心理倾向,而影片最后都是邪不胜正,完成叙事缝合。但《青龙复仇》却始终给人一种道德模糊的感觉,它想根据真实事件完成纽约唐人街黑帮风云变幻的历史大叙事,的确也拍出了那种时代感,各大帮派林立,屋内混乱不堪,关二爷树立香堂,里面却尽是吸毒、滥交的场景,然而最后却聚焦于个体的小叙事中,试图以主人公桑尼的视角来看待整个大环境。桑尼和他的好兄弟史蒂文如同浩南和山鸡一样,从帮派底层渐渐混迹到帮派的中层,靠得就是年轻气盛,好勇斗狠。但他们的行事却没有一个道德标准,特别是史蒂文抢劫他叔叔那一段,明显与港产黑帮片所遵循的传统道义背道而驰。而青龙帮的其他帮众又个个是没有道德底线的凶徒,他们贩卖白粉,栽赃诬陷,奸人妻女,盗而无道。刘伟强显然想模仿马丁西科塞斯的《好家伙》,让主人公在帮派环境中成长,最后又由于利益纷争被帮派抛弃而转为污点证人来指证帮派。这倒像一部劝人向善的电影,如同新世纪迫于内地审查压力而不得不做出妥协的港产黑帮片那样满篇说教,可片中唯一善良的人物——桑尼女友,最后也悲惨地死于青龙帮之手,让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青龙帮帮主的蛇头大姐倒是引出了另一条叙事线,就是八十年代风靡一时的华人偷渡风潮,大姐的原型便是当时轰动全美的“蛇头之母”郑翠萍。可刘伟强并没有将青龙帮的恩怨情仇和偷渡这条线有机地结合起来,造成了影片的叙事脱节。饰演青龙帮帮主的演员也由于太过年轻而无法将唐人街一代黑道枭雄的气场诠释出来,倒更像是个小白脸。而青龙帮老二则被设置为一个冷酷残忍的暴力机器,由于他的存在,影片中的暴力场景达到了一种泛滥的程度,然而他那一味地斗狠却远没有《好家伙》中的乔佩西那般有趣。刘伟强最后还是想回到自己的老路上,最后凭借一个经典的举枪动作向曾经的代表作《无间道》而致敬。然而没有麦庄的协助,摄影出身的刘伟强显然丧失了对影片整体架构的掌控力,叙事散乱无序,道德指向模糊,区区90分钟的时间妄想承载整个纽约唐人街黑帮的发展历史,实在是自不量力!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