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神偷》影评:逃不过岁月偷不走情

《岁月神偷》影评:逃不过岁月偷不走情-1
 

“在幻变的生命里,岁月,原是最大的小偷。” ——《岁月神偷》

《岁月神偷》是导演罗启锐根据自身童年经历创作的一部半自传性散文集。罗启锐曾评价自己“偷生至今,从不言悔”,而这“不言悔”是多少穷其一生也达不到的境界啊。

上世纪60年代的香港,罗先生在永利街街尾做鞋养家糊口,罗太太为人辛辣直率,人称“侠盗罗嫂”。他们的大儿子罗进一16岁了,品学兼优,是全家人的希望与骄傲;小儿子罗进二刚刚8岁,十分顽劣让父母感到头疼。一家人艰难度日却也其乐融融。可大时代背景下的小人物总要承载沉重的担子:一场飓风扫荡后鞋店几乎被毁,更可怕的是,进一患上血癌并去世。几年后罗先生也去世了,只剩下进二和罗太太相依为命。泛黄镜头下的殖民地和老街区、老港星的相片、好听的英文歌曲、奔跑打闹的孩童、温暖的爱情与亲情、满是酸甜苦辣的现实,就这样打动了我的心。

碰巧最近我的朋友们都即将大学毕业,几乎每个人都发表了毕业感言,无非是对过去的长篇回忆,以及对未来的一点期许与责任。诚然,现在的我们没有资格用“怀旧”这个词——我们拥有过的只是时间而非岁月。岁月比时间更具感情,单放在那儿,就散发出魅力:岁月磨人,岁月轻狂,岁月轻抿过,岁月随风逝。这世上的人事本就是经不起时间的,所有的一切在岁月面前都不堪一击,包括生命。

人从降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今后一生的时间都要被情所困,在滚滚红尘里纠缠出刻骨的悲欢。世间上没有绝对完美的感情,也没有绝对完美的结局。没有人真正躲得过爱情的苦海,也很少有人全身渡到彼岸。

片中这种富家女与穷小子的爱情,放眼古今中外,很少有历经岁月磨砺后拥有美好结局的。相反,灰姑娘与王子更容易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毕竟相爱是单纯的。病中的他等到了她从美国回来,却还是匆匆远去了天国,没有留下一句告别。不是他的错,也不是她的错,是上天只给了他们相遇的机会,却没给他们一起成长的机会。真想对爱人不在身边的朋友说,大洋彼岸算什么,异地异国又何妨,最绝望的是我还可以遇见世界的全部,却再也不能遇见你。

再美好也经不住遗忘,再悲伤也抵不过时间。爱情最终无法战胜岁月。尼采说过:“人类的生命,并不能以时间长短来衡量,心中充满爱时,刹那即为永恒。”

所以接下来,爱情会变成片中爸爸妈妈那样的亲情:即使生活已如此艰难,你在我心中永远是整条巷子最美的:我会为你的鸡眼着急,会精心为你做一双合脚又漂亮的新鞋,会在风暴袭来时为全家人撑起一个“顶”。

这部影片中,奶奶告诉进二,“只要将最心爱的东西扔进苦海,将苦海填满,就能与彼岸的亲人再重逢。”于是,失去了哥哥的弟弟,将偷来的一切都扔到了海里:孙悟空像、米字旗、月光杯……甚至还有他一直戴在头上的金鱼缸,那可是他的“宇航帽”啊!可是,海那么大,如何填得满?奶奶、哥哥和爸爸,所有离开的亲人,都再也回不来了。

而生活却还要继续。

所以生活的真正意义是,生下来,活下去!为此,我们必须与生活讲和。

某些事可以刻骨铭心,某些人注定终生难忘,就把岁月中最美好的部分都偷留给回忆吧。过往的温柔,已被时间上锁。不要再问谁把流年偷换,我们逃不过岁月,也偷不走情。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