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轮》影评:惨败是吴宇森与女编剧烂事造成

《太平轮》影评:惨败是吴宇森与女编剧烂事造成-1
 

2014年岁尾,吴宇森导演的电影《太平轮》高调上映,最终却折戟沉沙,票房上竟然只有一个多亿的成绩。该片云集了章子怡、金城武、宋慧乔、黄晓明、佟大为、长泽雅美、秦海璐、于震、王千源等数十万重量级明星,甚至于可以说,影片中有名字的角色,都是大腕们主演的,这是一部吴宇森版本的《建国伟业》。

在票房惨败之后,吴宇森导演面对媒体镜头,竟然发出时代变了,大家不喜欢厚重影片的感慨。吴宇森导演显然没有认真分析自己面对的问题,和犯下的错误。如果说时代变了,影迷不喜欢沉重的电影的话,那张艺谋的《归来》为什么也能轻松取得三个多亿的票房成绩呢?

在制作成本上,《太平轮》远远大于《归来》,前者是上亿计算的制作费用,而后者,演员片酬和导演薪酬之外,真实的制作成本,不过一千多万。而在演员一项上,《太平轮》也是明星云集的,数十位一二线影星鼎力相助。反观《归来》,不过巩俐和陈道明两人。因此,吴宇森导演总结《太平轮》票房失败缘由的“时代变了”,或许还没总结到点子上。他应该继续看一点其它的。

最近,《太平轮》上部,已经在各大视频网站上映,没有来得及影院观影的影迷,可以选择观看了。因为有作品内容可以供网民讨论了,所以,我们也可以轻而易举地发现,《太平轮》在内容上的严重问题。

该部电影,以上部为例,实乃是分为这样几个部分的。第一部分,是黄晓明带领的军团战斗故事部分。第二部分,是章子怡怎样沦为妓女的悲惨故事部分。第三部分,是宋慧乔和金城武的台湾故事部分。而我们仔细研究一下这三个部分,就会有惊奇的发现。

黄晓明带领军团作战的部分,在台词对白上简直弱爆了。上来第一场戏,是背后炸开铁丝网,突击日军的火药库。看着热热闹闹,可观众分明看到的是抗日奇侠一样的剧情。虽然吴宇森导演花了大量的布景费用实现这些场景,但是,剧情内容实在是太low了。整个的突袭,并未对军队的整体进攻造成转折性影响,显然是为了热闹而热闹,为了制造矛盾点而制造矛盾点。

到了黄晓明军团第二阶段地内战戏上,诱降、以身炸坦克、军队倒戈、通讯被切断、将领殉国等等戏份,都是老戏份,在所有的其它电视剧里边已经被写烂了的。吴宇森的电影还拿来卖弄,就显得太不真诚了。作战部分,根本没有任何剧情上的新意。乃至于佟大为饰演的角色与解放军狭路相逢最后一起吃兔子的剧情,也是抄袭韩国电影《高地战》的。

再看第二部分,章子怡那段。怎么当军队医院的护工,怎么为了生存当妓女,都是老桥段了,大量的电视剧都充斥着这些。章子怡这个人物为了表现她有爱,就让她自己忍饥挨饿,还给别人分饼吃,是最低端的剧本剧情创作方式了。三流导演拍这样的剧情有情可原,一流导演吴宇森也这么搞,实在是大材小用。整个的章子怡段落,都看不出丝毫的真实来,这是最可怕的事情。

第三部分,宋慧乔跟金城武的台湾段落,更是low到不能再low了。剧情竟然没有一点接地气的地方,甚至于两个人相遇的因由,也是宋慧乔被蛇咬了。这是多么狗血的老剧情啊。编剧一点新意都不带有的。

说明白了这些,我们就能很自然的发现,《太平轮》票房惨败,最根本问题就是剧情太低端太狗血了,太缺少原创了。吴宇森导演必须面对这个根本问题。整个的《太平轮》故事实际上就是创意先行,把内战后,大陆台湾人民分割两地的创意先摆出来,然后制造一些人物,故事像真实的一样,然后让这些人物带着爱不能圆,在太平轮上死去。这是多么愚笨的故事创意啊,甚至于连这个创意都是抄袭《泰坦尼克号》地。

创意有了,就是写故事,编剧王蕙玲拿着写电视剧的桥段给《太平轮》缝缝补补,没有一个是原创桥段,没有一个人物是接地气的,全部活在编剧的意淫当中。

《太平轮》的编剧王蕙玲是典型的创意写作者。什么叫创意写作呢?这是美国人在上个世纪60年代研发出来的一种教写作的方法,又叫过程写作法,英文名字是Writing Processes。说直白一点,就是教你写作的技巧,什么地方制造矛盾,什么地方场景描写,什么地方心理刻画,什么样的人物性格给他什么样的矛盾冲突等等。

创意写作在美国出现,跟美国人没文化有直接关系。当然,这种将写作完全机械化的方式,也是资本主义发展,将小说、剧本商业化后的必然结果。小说,本身是反机械化的,而美国的商业社会,就是让任何的东西都可以上流水线作业。所以,我们经常会看到,大量的好莱坞故事虽然高潮迭起,但刻意痕迹很重,就是一场没有营养的爆米花盛宴。

创意写作在中国,也被一些人继承了。很多男作家,尤其是上了岁数但很有一些影响力作品的男作家,非常不屑。不过,像严歌苓、王安忆、王蕙玲这样的女作家,因为作品要量产,就故意搬弄创意写作的玄虚了。

创意写作在中国,说白了,其实就是素材抄别人的,然后按着故事加工套路,再写一遍,然后成为自己的。创意写作,实际上就是吃别人呕吐出来的东西,然后消化掉,能有营养才怪,不接地气是必然。前几年,创意写作的严歌苓的《金陵十三钗》被指责抄袭一本80年代的南京妓女题材的小说,就是例证。

而《太平轮》的故事素来,其实来自台湾作家张典婉等一手作家。张典婉为了写关于《太平轮》的故事,采访了大量的海难幸存者,可谓是掌握第一手资料。而《太平轮》的编剧王蕙玲和导演吴宇森,根本没有做一手资料的采访收集工作,说白了,就是吃张典婉吐出来的东西,然后再加工,喂给观众,能好看,才怪。

创意写作,在中国,很大程度上就是抄别人。当然,抄的痕迹和尺度,都是他们自己注意的。所以,在《太平轮》这部戏上,虽然吴宇森多次自己或者派人找张典婉这位原著作家,但却死不承认,剧本是抄袭人家小说的。

尤为好笑的,是《太平轮》编剧王蕙玲,几年前给台湾的一家电视台写关于张爱玲的电视剧,名字是《她从上海来》。这名字,竟然是抄袭张典婉随笔的。王蕙玲说没读过张典婉,这话,她肯定不敢说,也不好意思说。

创意写作最大的问题,就是缺少桥段原创能力。因为是吃别人呕吐的素材再加工,所以,自然不接地气。我们看着《太平轮》太假,正是这个原因。

关于创意写作,实际上,写作这玩意,技巧是一方面,但技巧之内的,最深层次的情怀,汹涌的不吐不快的创作欲望,才是根本。而这种创作欲,是源自对人类普遍苦难的关注,而非眼睛只盯着那点剧本费。因此,个人认为,创意写作,就是个扯淡的玩意。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