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入者》影评:文革荼毒后患无穷

《闯入者》影评:文革荼毒后患无穷-1
 

慢慢悠悠的节奏,暗淡沧桑的影像,全走内心戏的手法,赤裸裸地批判现实,这是从《青红》《我11》到《闯入者》十多年来,王小帅导演一直坚持拍摄的“文革三部曲”。但从《青红》400万票房到《闯入者》700万票房,大家一次又一次地目睹他步履寒冰的商业之路,以及哥们每每对着媒体痛彻心扉的叫屈,不免透出怜悯之心。事实上,任何市场有自己特定需求,在女性与孩子为主流观影群体的内地,科幻、青春、爱情、喜剧类大制作,完全是供不应求的抢手货,反倒是《闯入者》《万箭穿心》全沦为票房炮灰。

独居的老太太发现匿名骚扰电话,自己被神秘人跟踪,同时入屋盗窃、杀人案伴随左右,自己儿子门口被堆满了垃圾,都是《闯入者》充满悬疑的地方。当戴着小红帽的神秘孩子露面后,看似平铺直叙的平淡故事,却暗藏一段尘封冤孽,而四十年前贵州文革荼毒,不想还将继续祸害着新一代祖国的花朵。昔日为争夺回城指标,盲目制造黑材料,暗害竞争者的老人,害得对方留守穷地、痛不欲生,并导致仇人孩子前来报复。直面这场十年人类浩劫带来的伤害,永远是王小帅导演“文革三部曲”的初衷,尽管他都是侧面描写,却总能在关键时候带来触目惊心。吕中不愧亚太影后,左右为难、畏惧罪孽的孤寡老人,内心戏超级吃重,基本是一个人在主宰《闯入者》。秦海璐、秦昊、冯远征、石榴都仿佛成为了她的陪衬。

本片从首个镜头,老朽陈旧的贵州孤楼,就透出刺骨寒冷的凉意,但或许王小帅总想让观众沉思,类似的空镜头太过泛滥,加之全片配乐寥寥,彻底是欧洲写实主义电影方式,同好莱坞主流商业片背道而驰,那些看惯《爸爸去哪儿》观众怎能耐住性子?信息量少,内心戏多,乍看有点电视电影的画面,同样是《闯入者》需要改进的问题。已经拍过19部片的王小帅导演,既有自己想追求的尊严与良知,又从没靠向过主流商业道路,甚至提高过拍摄技术,这可不是绝对大导演风范。仔细去看好莱坞市场,大卫·芬奇导演《七宗罪》《消失的爱人》等犯罪悬疑片,可都是赢得口碑与票房满堂彩,而王小帅导演《闯入者》则很像夺得北京电影节影帝那部俄罗斯佳作《白夜》,包括程耳导演《边境风云》,都是这种“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涌流动”认真作品。只要有人看进去,就会瞧到惊鸿一瞥的“人性”。

多年来,目睹文艺青年们死黑《匆匆那年》《左耳》《何以笙箫默》如何是狗血青春片,如何力赞《闯入者》是“业内良心”优秀影片,却根本找不到场次去买票,甚至几十年如一日难以改变市场弊病,自己有起初还很支持他们,如今却有点麻木了。多数人不愿看文艺片,不愿思考里面内涵与深度,只想没心没肺笑一场,进影院是赶时髦,而不是看佳作,早就是残酷的客观现实。走心还是走肾?更成为全球电影工作者面临严峻问题。内地电影工作者想揭露“文革”,但有审查制度与总局存在,只得缩手缩脚、旁敲侧击,从《归来》绝症爱情片下的温情脉脉,到《闯入者》冷飕飕氛围下摔死“小红帽”皆是如此。批判现实主义这条路是值得尊敬的,但《闯入者》也不是多完美无瑕与值得骄傲作品,它对女主角犯下冤孽错误,略显同情与宽恕,而没有像《朗读者》用毒辣宿命送其上西天;它诞生在浮躁奢华的内地市场里,有着自己的缺点与问题,它等待着有识之士看着结尾窗户,痛心疾首沉思——文革荼毒后患无穷!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