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裂刑警》影评:一曲狮子山下单机循环

《爆裂刑警》影评:一曲狮子山下单机循环-1
 

每一个人在人生路上都会有迷茫期,如何走出困局是重大的难题。电影爆裂刑警给我们表达了这其中的过程,让我们感同身受。

跟典型的警匪片不同,电影爆裂刑警的视角是小人物的互相交集所形成的同舟共济的狮子山下精神。电影的主人公是两个做事风格,生活方式,各自性格完全两极的人,但却是搭档刑警。电影一开始吴镇宇所饰演的阿Mike在奔跑时的自我独白展现了其处于思考和困惑之中。随之而来的在解救被劫持人质的戏阿Mike与古天乐扮演的能仁各自不同对待工作的态度却能携手解救被劫持人质,两位主人公各自处事方式所产生的对立和冲突随着联手搞定case所绽放的角色碰撞火花。

叶伟信运用生活化的情节将电影中角色塑造的更加现实化,拉近影像和观众的距离感。阿Mike是一个孤儿,却患有遗传病,他存在于世界的意义是其每天都思考的东西。吴镇宇在拿捏该角色的火候非常到位,一个内向木讷却很有爱心,嫉恶如仇的人被淋漓尽致的表现在我们面前。阿Mike除了平时工作中跟歹徒斗智斗勇,还和病魔做斗争。从其不断地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可以看出这是要征服病魔困扰的一种决心。而能仁则完全不同,做事浮躁,贪玩,穿着花哨,就是一个不务正业的问题青年。而阿Mike完全把能仁当作一个孩子,处处护着他,自己一马当先。这从劫匪劫持人质万般紧急形势之下,阿仁竟然在超市不远处神闲气定的吃起甜筒,阿Mike举了举手,并没有打他这段戏充分反映出阿Mike对能仁的呵护以至于长官对阿Mike说他太惯着阿仁了。当长官向阿Mike提出要阿仁转入皇子麾下之时,阿Mike大力击门,并交出警员证和配枪以示辞职。导演在表达阿Mike有情有义之时却与之将阿仁发现皇子同自己穿同一球鞋无法接受那种年轻要求衣着独立个性的幼稚心理表现进行对衬,剧情场面显得很是滑稽。之后阿Mike陪阿仁买了一双新的球鞋,两人走在大街上,轻松惬意的谈论着工作的事情,让我感觉两人简直就是两个辈分年龄的交流。孤儿从未感受过家庭的温暖,父母的关爱,以至于自小独立自强,只懂得付出自己,比同龄人都要早熟造就了阿Mike的性格。而阿仁在阿Mike的关怀之下,如同温室里的花朵。这对看似友情却也融入亲情的情感关系在镜头前以一种舒缓的方式表达,让观众更容易引起共鸣,足以可见导演和演员的功力。导演通过两者的强烈对比来折射出阿Mike的悲剧色彩,同时又通过要合作联手破案的关系将两个角色捆绑在一起形成一种既有冲突又有互助的张力。这个切入点就是阿Mike和能仁进入四婆家监听嫌疑犯。

阿Mike进入四婆家变得有人情味起来,不再是那个冷酷的刑警。与四婆的相处给阿Mike带来了命运共同感。四婆是一个孤家寡人,老公和儿子跑路了,一个人独自的生活,久而久之让其精神失常以至于把阿Mike和能仁当作自己的亲人。四婆从那一刻开始找到了家庭氛围,而阿Mike和能仁由原先的惊讶到后来被四婆的悲惨经历所感动,这其中的心理过程的变化正是他们成长的过程,人性真善美的共通点将他们紧紧相连。一个是身患绝症的刑警,一个是精神失常的四婆,这是一个奇异的组合,同样的家庭破碎,孤身一人,父母留给阿Mike唯一的遗产就是”亨廷顿式舞蹈症”,而四婆对亲人唯一的记忆就是旧时的照片了。当一个有着悲惨人生命运的人遇到了跟自己类似生活遭遇的同类,那种孤立于世界的迷茫自卑感便会消失,同类人的融入也是最不需要时间的。我们从电影里四婆亲手端面给阿Mike,而要阿仁自己去下厨,可见一斑。与之相对应的是阿Mike不厌其烦的听四婆讲着自己的悲惨生活遭遇和旧时家庭大团圆的情景,多么温馨的一幕阿。

《爆裂刑警》影评:一曲狮子山下单机循环-2
 

缺少爱,才会懂得爱的珍贵。,才想着照顾他人,让他们享受到他未能享受的爱。当阿Mike见到挺着大肚子的阿缘,对新生命表现发自心底的喜爱,禁不住想趴到阿缘肚子身上去听胎儿的声音。两者之间同是天涯沦落人的生活经历和现实,让两者多年来的感情缺失得到了有效的填补,双方的对话很少,但句句很温馨深情,从那时候开始阿Mike看到了希望,帮阿缘养孩子成为阿Mike奋斗的目标。

而能仁认识了逃学少女,双方的生活随着对方的加入变得轻松快乐起来。导演运用镜头在向我们表达年青人借用颓废的生活方式来逃避现实的危机,影射了当时香港青年人的状态。而阿Mike和这对所谓情侣在四婆家中所发生的冲突争吵正是成人和孩子不同思想境界对立的表现。阿Mike,四婆,阿缘同为家庭破碎的个体,本来并无交集的三人随着阿Mike查案所联系在了一起,他们在彼此之间看到了希望。阿Mike,阿缘,四婆组成在一起便是一个完整的家庭。而阿仁同逃学少女则为一对废青,每天麻醉自己,逃避现实。导演利用这两类人进行串联产生的故事而引发的不同生活经历和思想境界的冲突来影射当时香港人的一个社会生活缩影同时引发观众融入角色本身,自我切换身份的思考。

阿Mike虽表面看起来像一个恶警,实则是一个天使。无论从照顾孕妇,安抚老人,叮嘱家中无人的小孩要防范陌生人,还是给楼道街坊邻居对管理问题出主意。凡事亲力亲为,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他人,此等好人却身患绝症,无不显得很是讽刺。而吴镇宇在刻画阿Mike这个角色,从一开始的肢体语言动作就向观众表达了其异于他人,有点神经质的信号。到了阿Mike被医生告知自己的病情,我一点也不意外,因为之前的吴镇宇的表演,让这一切有了可能,导演在角色随着故事推进不断塑造上很符合逻辑推理。阿Mike早已知自己的病情,再次被医生告知,实则是二次阵痛。直到看到阿缘,想帮她肚子里的孩子老大才让绝症不再困扰他。

《爆裂刑警》影评:一曲狮子山下单机循环-3
 

聚餐那场戏就是小人物同舟共济的画面体现。原先互不认识的陌生人也能聚集一堂无拘无束的吃餐饭,且言谈间毫无距离感,跟传统家庭一家人毫无分别。最温馨的场面就这样出现了,就在观众心有体会的感受浓浓的情感氛围之中,匪徒出现了。当阿Mike对匪徒吐出,我要钱。虽然有点意外,却也能理解其苦衷。人总是要在逆境中长大。阿Mike在和匪徒斗争的时候陷入了公义和奋斗目标,两者取其一的心理挣扎,虽然只有几分钟的影像进度,但却犹如每分每秒都在心如刀割。阿Mike虽在犯错的情况下完成了奋斗目标,心愿已了,很是痛快。

每一个人从一出生都要面对大大小小的选择,然而自己的出生却无法自己选择。一个孤儿所失去的平常人拥有的正常家庭生活和欢乐,对家的迫切需求可想而知,而遗传病是父母给阿Mike的唯一印记。Mike在未遇到阿缘之前的生活犹如行尸走肉,无人能懂其内心世界。在遇到阿缘之后找到了奋斗目标并为此奋斗,导演通过天涯沦落人的角色互补理解感使得剧情充满人间真情的氛围。

《爆裂刑警》影评:一曲狮子山下单机循环-4
 

导演在最后十几分钟运用悲情的手法来为能仁走向成熟,独当一面进行铺垫。自此之后,阿仁不再是以前那个贪玩少年,逃学少女亦都一样。而阿Mike见到那罐汽水,欣慰的闭上了眼睛。

该电影拍摄于亚洲金融风暴之时,香港人遭遇经济危机,一时之间哀怨声四起,社会前景迷失。导演讲述该电影里的小人物互帮互助故事,通过幽默荒诞的表达手法来为香港人带来鼓励。

还记得尔冬升在参加之前不久的香港导演会25周年卸任时说的一句话,人的年龄和他的成熟度未必成正比,但一个导演必须要有历练才能拍出有人文关怀,有深度的电影。观众除了需要在电影中得到娱乐外也需要得到慰藉和鼓励。我想,电影爆裂刑警和叶伟信做到了。

成长是每个人必须经过的过程,只是有时候代价太大。尽管命运有时会很不公平,但是自己不要放弃就会有希望。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