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风》影评:拼得遍地鳞伤也要疯魔逆袭

《破风》影评:拼得遍地鳞伤也要疯魔逆袭-1
 

放眼华语影坛,恐怕只有香港导演林超贤敢拍自行车励志大片《破风》,何况这种冷门题材都能拍出《速度与激情》那种商业巨制的感觉,绝对难上加难。同样是众人被胜败心魔所困,《破风》俗套故事谈不上完美无瑕,情感纠葛有各种诟病与拧巴,但是相比林超贤两部前作《神枪手》《魔警》更为成熟。既有风驰电掣、肾上腺素狂飙、绷紧神经的热血激情,还展现了竞技体育赛场上的痛苦、残酷、阴暗。如今的市场里,电影贵在诚意和鼓励,这种博到尽、干劲足、下苦功的标准精品,已然令人狂喜。

片中,三位纯爷们为胜利癫狂比拼:玩世不恭、生性洒脱的仇铭,本是为冠军开道掩护的“破风手”,却变为暴躁易怒的“暴走王”,险些丢掉了友情与爱情;而貌似淳朴、不善言谈的邱田,也为贪恋虚荣、突破人体极限,铤而走险地去服禁药,落得身边名裂,同样从人生高峰跌下谷底。那么争强好胜、冷酷寡言的郑知元呢?尽管重情重义、乐于助人,屡屡获得自行车冠军,却仍去参加低级赛事,不愿放弃高手博弈的机会!借助自行车赛事,讲述兄弟羁绊、友情岁月、残酷青春、梦想追求,却像一部旧港式英雄片,笑泪叠加、豪情万丈。

拥有密密麻麻、数量惊人的高档自行跑车,横跨台湾、韩国、意大利、内蒙古腾格里沙漠、上海等地区拍摄,加上配乐高手黎允文助阵,《破风》的风驰电掣飚车戏,弥漫着欧式轰鸣乐曲,加以剪辑镜头磅礴霸气,叫人永远屏住呼吸。连凯扮演的“魔鬼教练”,每到赛事准备会上,指着巨大的全景路线图,提出困难、规划队员、制定战略,频繁利用闪回画面,勾起赛事悬念。前面合战幽灵队时,各种快节奏赛事与追逐,夺人眼球,关键时刻反败为胜,则彻底归结于“运气”,那种黑色幽默捧腹爆笑。中间多场比拼的飚车戏,时而有群车摔翻的惨象,时而有带鲜血爬起的顽强者,时而有悬崖与障碍物的命悬一线,时而有高手跌入人生谷底,令氛围变得冷峻、凝重、苦郁。风沙满天、暴雨将至的高潮大戏,你追我赶、摔倒爬起、前仆后继、各不相让的狂飙,带着疼痛与疯狂,点燃了不服输的热血,酣畅刺激!

《破风》秉承励志片的热血、顽强、激情,却有着诸多揭露。郑知元经纪人买通对手、仇铭殴打出卖者、邱田偷服禁药、韩国黑市赚钱、黄诗瑶因伤退役,淋漓尽致展现了竞技体育的阴暗、无奈、残酷,叫人警醒。当然,王珞丹摔惨到逆流狂拼,演很有血性。可她那条线索的三角恋,收场略显刻意。仇铭曾经离家出走的酗酒劳模,也仅是用来激励儿子,亲情尚未展开。崔始源戏好人帅,外语却念得蹩脚,有笑场。谁都知胜利的归属,让《破风》差一步到经典!不过,电影人都在盲目搞魔幻、青春、搞笑、综艺题材的豆腐渣工程,并急攻进切、投机取巧去忽悠圈钱。以为傲的香港警匪片的光荣传统荡然无存时,林超贤用《证人》《火龙》《线人》《逆战》回归传统,表面上是酣畅刺激的动作戏,骨子里却是人性与心魔寓言,还叫张家辉、任贤齐、谢霆锋变成了影帝,这是难以复制的辉煌。从《激战》到《破风》,他视角全对准了运动题材,填补体育励志题材的空白,贡献巨大。

曾经最爱《夏日乐悠悠》中神采飞奕、洒脱不羁的游乐乐,那是彭于晏最经典的表演,偏偏《匆匆那年》《黄飞鸿之英雄有梦》他变成耍酷的堕落青年,再无闪光。幸亏《破风》中仇铭一脸坏笑地去骗人签名赚钱时,他终于像“游乐乐”一样潇洒回归了。遍体鳞伤、错过悔过的自行车少年,随着懂得了团队精神,愿当陪衬、寻得救赎、实现梦想,彭于晏演得真好。从小鲜肉锻炼成了肌肉男实力派,我认为这位台湾魅力型男,将有无限的可塑性与进步空间,属于他的时代到了。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