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火中的芭蕾》影评:战争美学之巅的惊艳一舞

《战火中的芭蕾》影评:战争美学之巅的惊艳一舞-1
 

在斯皮尔伯格的战争经典《辛德勒的名单》中,一个红衣少女行走赫然行走在黑白色的屠杀现场,像一朵不屈的生命之花,刺痛了无数观众的心,如今,类似的画面出现于俄罗斯导演尼基塔·米哈尔科夫监制、董亚春执导的战争电影《战火中的芭蕾》,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东北,日军正在蓄谋最后的疯狂,中俄两国人民誓死反击,风雪呼啸,松林挺立,一位素颜红衣的少女跳着芭蕾,在战火肆虐的土地主,显现出生命的坚韧,情感的坚贞,中俄两国的战争美学,在她的舞步中,闪烁出夺目的火花。

影片以抗日战争为背景,在黑龙江一座无名的边城拉开序幕,少女小鹅儿无意中救回了一个负伤的俄罗斯士兵,从此一家人为了保护这位战争盟友,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同时也萌发出一场跨越国别的爱情。影片的影像风格舒缓但不失力度,节奏快捷又不失强劲,从日本军搜查的紧张悬念,到刺杀日本调度长的风波乍起,中国人引爆火车的刚烈,日本军官枪杀男孩、毒害中国工人的残暴,惨烈的前线交火,惊心动魄的战争片氛围,让这场战火中的爱情更显优雅而又珍贵。

在抗日战争中,东北是日本占领最久的地区,以其独特的战略地位,曾经留下无数可歌可泣的故事。影片运用深情饱满的叙事,描绘了东北大地上的家国情怀,在烈焰纷飞、血流成河的雪地上,展现了壮阔而又富有人情味的东北民俗。那暴风雪中温馨的木屋,摆放着白菜的小仓房,烟火浓烈的煤炉,孩子们玩着把铁钉放在铁轨上的游戏,拉着飞驰的爬犁,耍着土制的飞镖,过年时杀猪的习俗,大年夜的饺子里包进一个钢镚。难得的是在这些风情浓郁的传统元素并非简单的陈列,而是作为生动的情节道具,紧密相连,有力的串连起故事的进程,丝毫不会产生年代和地域的隔阂。作为东北文化不可分隔的一部分,俄罗斯元素在影片中的使用也让人耳目一新,包括香喷喷的大列巴面包,善良强壮的俄罗斯老板娘,以及让少女深深着迷的芭蕾舞《天鹅湖》,这些都作为美好的象征,与日军的枪炮毒气和凶残的刺刀形成鲜明的比照。

明星们的表演也是值得关注,女一号曹舒慈本身就是东北姑娘,也是男内最著名的芭蕾舞演员,曾获得美国国家芭蕾比赛女子成年组金奖,东北话和舞蹈都特别正宗,一张素颜的清静之美,则在质朴中显露出艺术的雅致,而男一号卡列斯科夫·伊戈尔颜值爆表,超强CP效果惊艳,除此之外,杜源、陈瑾、侯天来等戏骨亦是尽显深厚功力,深入心灵。

《战火中的芭蕾》集合了中国和俄罗斯的台前幕后金牌班底,导演董亚春曾拍摄过《冲出亚马逊》《八路军》《爱在战火纷飞时》《周恩来在重庆》等杰出作品,飞天奖优秀导演奖和金鸡奖最佳摄影奖等诸多奖项,监制米哈尔科夫则更加让影迷如雷灌耳,1991年威尼斯奖《蒙古精神》,1995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烈日灼心》都是出自他的手笔,另外,《没有证人》《黑眼睛》《12怒汉》也都是震烁古今的不朽经典。影片中处处可以见到俄罗斯战争美学的经典元素,《这里的黎明静悄悄》一群个性奔放的女兵,《卓娅》《保卫莫斯科》女英雄卓娅,《第四十一个》悲情女神枪手,还有《战地浪漫曲》《雁南飞》中那些鲜稍有可爱的姑娘,感动了一代又一代的影迷,而对于国产战争片来说,女性形象其实一直是软肋所在,要么是表面化的符号,要么么成为男性的附属,即便是刚刚经过现代思维处理的《智取威武山》,小白鸽也仅仅流于表面。从这个角度来说,米哈尔科夫不仅带来了俄罗斯战争片的场面调度和视听冲击,更有对创作的深度,《战火中的芭蕾》从一个东北女孩儿的视角,重新审视战争,通过成长与死亡,爱情与仇情的感悟,重新梳理经常战争留下的伤痕,罪恶与反抗,杀戮与拯救,交织出不一样的战争片体验。

中俄两大高手的合作,《战火中的芭蕾》还原了当年的战争往事,把原生态的东北风情,风雪中的惨烈战争,栩栩如生的人物群像嵌入其中,形成一幅史诗级的画卷,在油画般在静穆中喷射出巨大的戏剧能量,堪称国产战争片历史上的一次激情爆发。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