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洲里来的人》影评:颓废镜头里迷乱的人

《满洲里来的人》影评:颓废镜头里迷乱的人-1
 

就像是抑郁之人,一直折磨着自己的内心一般,《满洲里来的人》暗无天日、昏天黑地。那摇晃模糊的镜头并不是空洞的诉说,反而却成了不得不说的一种情绪和感觉。电影像是一个刚熄灯后无所适从的双眸一般,眼睛适从需要多时。它生猛、它也极具鲜明的个人情怀。那些看上去的丑恶、那个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孤独、以及那摇摇晃晃模糊不清的镜头都无时无刻传达着电影的情感和魅力。

那些丑恶涤荡的颓废

电影中”性、残杀、吸毒“这些人类思想意识里肮脏丑恶的东西却成了一个颓废,内心苍白人的解压剂。吸毒、残杀以及性都不是一种享受,却是一种压抑积淀后的释放。没有彻底的高潮,却又无穷尽的在痛苦和煎熬中游走。

就像男人和女人暴风骤雨般的做爱,其气势贯穿整个夹层的木板,吱吱呀呀木板相互摩擦碰撞的声音混杂了男人野兽般低沉的吼叫、女人柔弱疼痛时的低吟。感觉中那似乎是渐渐的抹杀了男人女人高潮时的兴奋。性,似乎是一种动物间的苟且,可是又好像夹杂了男人女人在颓废中相互迁就调和的情感。聒噪而令人发指的奸尸,称不上性感的绘描。却是男人阳物肆意留宿的铁证。性,不再美好,却单单是急躁,单一的人类行为。

男人出现时,那慌乱的镜头一闪而过,镜头却对游走在大街小巷的女人们情有独钟。男人是一个迷失的野兽,一个随处泄欲的发射器。在这个看似一本正经的男人躯体之下,潜藏着纸包不住火般的兽欲、颓靡的心灵。粗狂野性的喘息,夹杂尖锐反抗的女声,在黑暗的镜头里让人惴惴不安,也让人兴奋不已。那些灰暗单调的镜头里,无疑不是这个男人暗灰心灵的真实表达。

慌乱的镜头,迷乱的情绪

电影的镜头多以大面积沉默的暗色调凸显画面,也直接将故事的张力圈匣在这个黑灰世界里。那些闪避、模糊、杂乱的镜头摇摇晃晃,仿似一个迷乱、空虚、精神无色彩、生活恰如死水人的眼睛所看到的生活一般,世界一片模糊,人也行尸走肉。镜头不是留给观众观看的,而是表达着一种死寂般的情绪。

如果说镜头的定格表示专注喜欢,那么镜头的游移却过多的阐释了迷离和颓废。女人东张西望破废的楼宇,男人卫生间警觉的晃脑吸毒。镜头无时无刻的游走,没有固定的目的,没有对焦的清晰。整个光影世界就像是一个瞌睡人拖着沉重的躯体到处寻觅安宁所看到的东西一样。一切都不感兴趣。除了那一两只傍晚飞归回巢的鸟儿,漫漫的、深深的烙印了男女主人公心底小小的渴求——一个好的归宿。

看过《女巫布莱尔》镜头的闪避,那可是一种在恐怖氛围中让人意识清醒且好奇的语言。而《满洲里来的人》似乎是表达着一个人冷漠、乏味、暗淡的情绪。因为心底没有鲜明的颜色,没有指定的目标,反而一切的存在都成了避闪不及的障碍物,所以,漫无目的的镜头却是一个人真实而自我的情感。

整个镜头没有了色彩,和片中的主人公内心世界是多么的相似。游曵的镜头,空乏的精神。模糊的人影,单薄的行走。晃出的多个人像,短暂的兴奋和性高潮。

电影打动了我这个一无所有、迷乱、颓靡人的心扉。就像是主人公一样,迷失就是一个慌乱暗黑的镜头,别人眼里的华美世界,自己这里,也只不过是午睡后刚睁开眼的酸涩睹物罢了。

导演给予30岁的自己一个迷离诡谲的电影,但似乎不单单是续写生活的暗黑和折磨。也许,那是对阴郁生活最后的祭奠。可能也是对少年时光迷失无力挣脱的垂怜。更或许是为这些在绚烂世界里内心精神缺少色彩人而控诉。

当电影完了,雪飘覆盖了一切,镜头开始静静悄悄起来。这里没变的是色调,变得却是心境罢了。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