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影评:人性迷失在森林中

《神探》影评:人性迷失在森林中-1
 

中国星娱乐有限公司2007年出品

导演:杜琪峰、韦家辉、鞠觉亮

编剧:欧健儿、韦家辉

类型:剧情

主演:刘青云,林家栋,安志杰

主要奖项: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

1.影片梗概

两名警员到树林查案,结果一名警员王国柱(李国麟饰)连人带枪失踪,另一名警员高志伟(林家栋饰)平安而回,失枪却接连牵涉不同的抢劫谋杀案。

重案组督察何家安(安志杰饰)受命调查此案多月毫无进展,何家安决定找旧上司,已退职的陈桂彬(刘青云饰)请教。

陈桂彬是破案天才,手上从没破不到的案,多年前因自切一只耳仔给退休的警司,被认定患上精神病而被退职。

陈桂彬跟妻子张美华(林熙蕾饰)本已过着隐世生活,何家安出现让陈桂彬才能得以发挥,沉睡的心热炽起来,妻子却明了世俗只会当丈夫是疯子。

陈桂彬初次接触高志伟,即认定王国柱已遇害,高志伟就是凶手,但杀人动机则有待调查。何家安奇怪陈桂彬的判断,陈桂彬说出自己有“看”到人内心阴暗面的能力,还有看到人因犯错而“遗失了的人格”。

陈桂彬的办案方法奇特,例如,会重返案发现场扮演凶手和受害者去感受两者的心态,意图找出动机,过程不断的违规犯戒,为何家安带来不少麻烦,最后更不发一言夺走了何家安的佩枪。

调查下,陈桂彬终找到当日树林内的真相,就是高志伟因执行任务时失掉了枪,他的“无知”(林雪饰)在惊慌下盲目地抢王国柱的枪,冲突间他的“凶残”(张兆辉饰)把王国柱杀掉,他不同层次的“贪婪”便拿着王国柱的配枪抢劫杀人。

正当陈桂彬雀跃地把结果告知何家安时,竟看到了何家安的“软弱”,何家安对陈桂彬的信心已动摇,并转而投高志伟,相信了他的“伪善”。而陈桂彬知道高志伟的“凶残”一定会杀何家安,选择冒性命之危险救高志伟,印证谁是真凶。

2.杜琪峰与韦家辉

有人说:“对于银河映像来说,杜琪峰是大脑,而韦家辉是心脏。”

可见两个人对银河映像的重要性,同时他们更像是共生体,相互依存,缺一不可。

杜琪峰是相对商业化的一位导演,他所拍的电影其“黑、冷、酷、狠”的程度远不及韦家辉,温情和乐观的人生态度是他的主题。

而韦家辉则强调人生的突然和阴暗,命运的离奇转折,韦家辉无疑偏爱出奇制胜,“奇”是他与杜琪峰最大的不同,也是他成为心脏的原因。

两个人的不同可以从《PTU》和《神探》这两部片子中看出。

同样是警察丢失警枪,找回警枪,同样是在讲人性,但杜琪峰更像是中规中矩地认真地讲故事,镜头语言一如以往,和《枪火》一般,配乐干脆,节奏较快,最后的枪战更像是黑色幽默,死亡带来的不是震撼不是恐惧,竟然是命运的无常和兄弟间情谊的温馨。而韦家辉加入后《神探》虽仍有杜琪峰风格,但已经极大削弱,整部影片多了些阴郁冷峻怪异,剧情设计让人不得不惊讶于韦家辉的脑子是怎么长得。他使《神探》在哲理上更上了一个层次,也难怪会一举拿下27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编剧奖。

3.人性善恶

人性本恶还是本善争论至今仍争不出个高下,基督教有原罪的说法,中国传统倾向于人性本善。我更倾向于中立性,就像钟摆,人在善恶间摇摆不定。

在社会属性中,人性会因环境的变化、时间的推移而发生改变,而在不同的情境下,善恶表现也会有所不同。

所以任何人都有善恶一体两面,相互制约。任何单纯强调人性本善或者本恶的观点,都是不全面客观的,都是不符合事实真相的。

所以《神探》里陈贵彬从一开始就错了,就像他离婚的老婆说的“人人心里都有鬼”,可他偏偏不信,他把右耳割下来献给将要离职的局长,因为局长心里没有脏东西,这显然是可笑的,因为人性的弱点只不过蛰伏在背后,他看不到而已即使他是神探。就像他看不到何家安坚强的背后是瘦弱无助的孩子,他更看不到何家安背后还会有一个恶毒女人。

人性的弱点本就存在,一旦给予它一定的环境,它就会发芽。

很多人说高志伟和何家安的人性阴暗面是后来才有的,其实它们早就存在了,就像恶的种子植根于地下,等待养分,一旦时机成熟就会开出恶之花。

陈贵彬终究是凡人不是上帝,他没有上帝视角,他能看到恶之芽,恶之花,但恶的种子埋在地下他终究是看不到的。

4.心鬼

陈贵彬说自己能看到人心里面的鬼,也就是坏东西。

杜琪峰通过高志伟一段轻松的口哨,顺其自然地将他的七个脏东西带了出来,倘若简单的理解为七个人格未免有些简单粗暴,且不符合逻辑。

我更倾向于将它们理解为人性的阴暗面,而在陈贵彬眼里实体化了,这是他有别常人的能力,可以称之为异能。

本片有一个争论点是,陈贵彬所看到的老婆到底是幻想出来的还是从他老婆身体里分裂出来的善的一面。

从全片来看,陈贵彬是有精神疾病的,他也知道老婆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他知道别人迁就他,但是他沉迷于自己所造的世界不想出来。最后他面对妻子离他而去的事实时,那个他幻想出来的老婆彻底消失,而如果是分裂出来的善的一面,是不应该这么消失的。

本片另一个争论点是陈贵彬有没有阴暗面,有没有脏东西(鬼)。

影片最后陈贵彬将枪抵在高志伟的头上,正要开枪。

结果他自己说:“别开枪,开枪你就和他没分别。”

然后他又说:“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

话说完一枪爆掉高志伟的头。

“我也是人,为什么要有分别?”这句话有意思。

这句话间接承认了他与众人的一致性,然后开枪泯然众生。

香港有位评论家说陈贵彬的鬼是神探,说的挺有道理,他说这部片子是在讽刺有人只看到别人心里有鬼却不知自己也有。

我不这么认为,我觉得神探是本我,最后杀人的才是他的鬼。

我觉得陈贵彬和鲁迅很像,他有一种怜悯,因为他看到更多,就像他最后不还枪给何家安,他怕何家安死,因为他看到了何家安的弱点。

5.宿命

宿命感是杜琪峰一惯的主题。

何家安和高志伟有一种宿命色彩。

他们都是在失去自己的枪后开始迷失自己,他们都面临升职,不敢将丢枪的事说出来,由此走上一条不归路,心里面的阴暗面显露出来。

影片最后陈贵彬倒地,当他看到何家安背后有新鬼出现,镜头给了他面部一个特写,是绝望,就像他第一次看到何家安的弱点时一遍又一遍问“为什么?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这是一种无力感,人面对宿命的无力感。

他做了那么多最后还是改变不了结局,就像前面说的他终究不是上帝,凡人皆苦。

6.迷失森林

影片里那个阴暗冷寂的森林是一切的源头,在那里高志伟杀了王国柱,产生七个鬼,而本我迷失在森林中出不来,这相当于一种隐喻。

在超市的时候陈贵彬斥责正在犹豫该不该偷东西的女孩,将女孩的心里的脏东西驱走,说:“年纪小,还有得救。”

这意味着高志伟没得救了,他已经将自己的本我丢在森林里了。

这不禁让人生出一阵冷汗。

我们呢?倘若人人心里都有鬼,我们也有吧,那本我还在吗?

在做一件有违人性的事的时候你是否还在犹豫?还是毫不犹豫的就做了?

这几天看到微博上各种社会问题,校园欺凌是我一直比较关注的事情,可悲的不是欺凌这件事情本身,而是她们做这件事情时的表情,没有丝毫犹豫,已被恶鬼袭身救无可救。

人性迷失在森林中,却不自知。

7.镜头语言

这部影片总共有三个视角,陈贵彬的视角,旁观者的视角,上帝视角。

陈贵彬的视角下众生恶鬼像,旁观者的视角则看不到鬼,显示出人的缺陷,上帝视角下则更加冷峻无情,它看透了一切,却一言不发。

因为整部影片镜头语言都做的不错,所以只挑几场我认为惊艳的说。

我最喜欢的是高志伟七个鬼的出场,为了让观众看懂(苦了老杜了),镜头在三个视角中不断转换,最绝的是高志伟的口哨到七个人的口哨,让人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七个鬼的事实。

枪战的戏不算出彩,因为已经有了前几部的经典枪战场面,最出彩的是枪战结束后的那个镜头的拉伸,彻底变为上帝视角,仿佛带着无尽的嘲讽,何家安不断变换着枪,真相一次又一次改变,但镜头不动显示出极大的冷酷。

换枪的问题豆瓣上有高手解答,这里不赘述。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