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影评:资本裹挟下的人性异变与意识形态输出的第一步

《美人鱼》影评:资本裹挟下的人性异变与意识形态输出的第一步-1
 

周星驰最新导演作品《美人鱼》近日正在各大院线热映中,根据艺恩咨询数据显示,《美人鱼》已经斩获了28亿票房,并且“用最短的时间登顶了内地影史的票房冠军”。

《美人鱼》,得到评价最多的,便是说这是一部契合“环保主题”的影片,有影评人将其定性为一部“生态美学的魔幻大片”。事实上,如果说“环保”是其表层意义的话,那么在环保的背后,更深层次的是以美人鱼的悲剧来展现现当代资本裹挟下的人性异变。

一,资本裹挟下的人性异变

在影片的最开始就展示了大量的污染、屠杀、砍伐,甚至影片的主角刘轩使用了包括声纳在内的现代科学技术手段来破坏和驱逐海洋生物,这一切“破坏环保”的举措,实际上背后是资本和金钱的驱使。

物质或者说金钱的产生,原本是为人服务,为了让人类过上更好的生活,但是在近现代,“人却越来越不成为人”,我们沉迷于自己所创造的物质,甚至不惜一切代价,通过种种违背法律与道德的手段来攫取物质,我们沉迷于手机、贪婪于美食、沉浸于肉欲、迷恋于跑车、醉心于豪宅,丝毫没有考虑过创造这些物质的最初目的。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人性是追求自由与美好的,但是在这里,人性开始变得扭曲和异化,钱和权利成了我们唯一追求的对象,我们明争、暗斗,为的是物质和财富,金钱和美色;不是我们在控制着物欲,而是物欲从某种程度蒙蔽了我们的双眼、迷惑了我们的心智,控制了我们的行为,仁义、道德、真善美,成了我们耻笑和唾弃的东西。房奴、车奴,卡努,我们都变成了物欲的奴隶,在人类永不满足的物欲面前,环保,又能算是什么呢?

你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当有一天,我们没有一滴干净的水,没有一口干净的空气,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

如果说,最开始邓超饰演的刘轩只是为了攫取金钱来粉饰其童年的不幸的心理的话,那么张雨绮饰演的李若兰便是情欲的化身。她充分的表现了一个或真或假的李若兰,带着无数的算计与目的来接近刘轩,嫉妒心真的是一个很可怕的东西,在她得不到刘轩的现实和对姗姗的嫉妒之下,不惜心狠手辣、鱼死网破也要杀死姗姗,甚至杀死她深爱着的刘轩。宫廷剧中经常有一句话,叫做“我得不到的东西,你也别想得到”,这大概就印证了李若兰的心狠手辣而决断的性格吧。

有意思的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们有无数的女人,在想象着自己成为单纯善良的美人鱼的同时,却悄无声息的走上了李若兰的路。

二,意识形态输出的第一步

电影作为一种文化媒介,往往还承担着政治目的,最明显的莫过于文革时期的“样板戏”和“十七年电影”,在那些政治意图明显的“二元对立式”的电影中,它们通过多种角色塑造手法,塑造了一大批的正面与反面的角色,正面角色无不“高大全”,而反面角色则一律残忍、猥琐、胆小如鼠。

冷战时期,这种正反面角色被设定为某些国家、人种和党派的代表形象,用来在各自国家的人民群众中塑造自身与竞争对手的形象;冷战结束后,这种“二元对立式”的角色设置,也被多层次、多层面而高度隐蔽的人物角色所替代。

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进行意识文化形态输出的过程中,以好莱坞电影为代表的媒介输出承担着重要角色。好莱坞电影致力于培养习惯于“美国大片式”口味的中国观众,在这些电影中,他们以高精尖深的科学技术、恢弘大气的场景道具、激烈冲突的故事情节来吸引东方的观众。

在这些电影中,只要是高精尖的科学技术,则一定掌握在美国科学家手里;只要是弘扬公平民主的举措,则一定是美国人,尤其是美国白种人;只要是正义勇敢的行为则一定是美国士兵。其他所有的国家、民族、人种在这种“好莱坞式”的大片中,一律成了配角与反派,更多的黄种人在这种好莱坞的大片中,性格是贪婪自私,行为是孤僻古怪、态度是麻木不仁,在这样的影片中,他们一方面宣扬着“美国的新贵族精神”,一边诋毁着其他国家人种的低劣、野蛮和落后。

这样做的直接结果是,中国人缺失自信,自觉低人一等。整天向往着美国式民主生活的中国人,面对着美国电影中无与伦比的华丽场景、美好自由的幸福生活,又怎么会对现实中自己的“贫穷国家”和“卑微出身”感到骄傲呢?

而在《美人鱼》这部影片中,进行“金鱼声纳”实验演示的女职员,虽然会说中文,然而使用更多的却是日语,影片将这个“微笑杀鱼”实则残忍暴戾女职员形象,让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日本人身份来承担,而一心要捕杀美人鱼进行研究和商业利用的海洋生物学家则是一个白种人。一个日本人,一个白种人,在“环保”的主题之下,被影片塑造成了破坏生态的刽子手,而其以刘轩为代表的中国人形象则成了一个通过努力奋斗获得成功的普通青年。

这造成的感觉则是,日本人和白种人都是残忍而暴戾的施罪者,而中国人则成了保护海洋生物并收获爱情的爱心大使。

虽然不知道导演是有心还是无意这样安排,但是这部影片至少走出了意识形态输出的第一步,我并非有意要对影片进行这样恶意的解读。只是面对着经过日渐精细巧妙的政治包装的好莱坞电影,我们还有很多需要学。

三,喜剧的核心是悲剧。

近年来,周星驰的电影也无不走过一些弯路,早年星途坎坷,即使是在其喜剧电影的黄金年代,自己也并未圈多少钱。尤其是其电影作品《大话西游》虽然影响了好几代人,但是当年上映的时候却是“票房惨败”,以至于到《西游降魔》上映之后,被影评人批评的一塌糊涂还揶揄道:“终于还了欠他的《大话西游》的票房”。

事实上,《美人鱼》的搞笑桥段既老套又无趣,完全激不起观众半点的搞笑兴趣,但使我们所感动的是,就像一个老人,把一个搞笑的桥段对你说上一千次,你从最开始的觉得好笑,到后来觉得无趣,再到后来觉得厌烦,最后,你看着他花白的头发、满脸的皱纹以及颤颤巍巍向你伸出的手,居然会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悲伤。

周星驰老了,他不再是《喜剧之王》里面那个充满了干劲的年轻人,而是重复着在向我们兜售表演他那老掉牙的日渐无聊的喜剧,这个喜剧的核心,是悲剧,是一个阳光积极充满着激情与梦想的年轻人颠沛流离几经沧桑孤独的走向终老的人生悲剧。但是这个悲剧,却比他之前所有的电影,都要励志。

感人不是他逗笑了你,而是他明明逗不笑你,却依然很努力很艰难的以他认为的方式想要逗笑你。

应该感谢周星驰,感谢周星驰把他的一生奉献给了银幕和我们这一代幸运的人。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