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是我》影评:结局美好的港式温情

《幸运是我》影评:结局美好的港式温情-1
 

都说功夫、喜剧和黑帮是香港电影的三宝,如果再加上鬼怪和艳情,香港电影就全了。但近年来又一种类型的影片却在香港本土大受欢迎,那便是温情文艺片。2010年的《岁月神偷》,2012年的《桃姐》和2015年的《五个小孩的校长》(《可爱的你》)还因为任达华、吴君如、刘德华、叶德娴、杨千嬅、古天乐等大牌明星的坐镇而获得了口碑票房的双丰收,而严格遵循生活流,丝毫不留表演痕迹的《天水围的日与夜》(2008年)更是被认为是许鞍华从影以来最好的作品。如今到了2016年,又出来了一部并没有多大卡司的《幸运有我》,虽然在市场上并未掀起什么波澜,但却延续了该类型的好口碑,为浑浊不堪的暑期档注入了一股清流!

影片讲述的是一位患有“认知障碍”的老人芬姐和来自内地又年少轻狂的租客阿旭之间的故事,很容易让人想起马俪文的那部《我们俩》,没有北京四合院的那股清冷,却有着香港人絮絮叨叨的温暖。陈家乐饰演的阿旭,同时面临着亲情上的遗弃,感情上的失落和事业上的挫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loser。影片的前20分钟便为我们展示了他那一团乱麻的生活,从不满老板的“河粉魔术”而被炒鱿鱼,到一言不合就赶走夜店女友,再到欠人房租而被当街暴揍,阿旭那直爽又暴躁的脾气被充分展现出来。于是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时间便是要重塑他的生活,好好梳理一下他与工作之间的关系,他与女孩之间的关系,他与父亲之间的关系,还有他与芬姐之间的关系!

不知道是不是剧情的刻意安排,工作很快便找到了,那是一家爱心综合服务中心,受到政府资助,专门向那些底层的低收入家庭提供便宜的便餐,也会给露宿者提供协助。他们的工作也就是去菜场上收集摊贩捐的菜,然后在厨房里做成便当,依次发放给那些老弱病残和低保者。在这里工作了五年多的阿甘留着纹身,说着粗口,很像是之前在道上混的,而同样来自内地的清爽女孩小月(刘雅瑟饰)似乎成了阿旭追寻的目标,可接下来的故事情节却很快将其拒绝于门外,因为这并不是影片的主线,哪怕最后来了一个与《天亮之前》类似的“我之前就认识你”彩蛋。其实最难缝合的还是阿旭与父亲之间的关系,那种相见却不相认的伤痛难于言表,一场风波之后,父亲虽然不追究儿子的责任,但儿子那从手机中删除父亲号码的短短几秒钟,却如同几个世纪般漫长,因为这意味着父子感情的正式终结,从此形同路人,你不认识我,我也不属于你!

影片真正的主题还是阿旭与芬姐之间的故事。两届金像奖影后惠英红奉献了从影以来最为精彩的一次表演,将这位年轻时贵为夜总会当红歌女,如今却患上“认知障碍”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的老人表现的非常有层次感。她时常用酒精和香烟来麻醉自己,选择活在自己的岁月里,却忘了当下那正在锅里炖着的猪脚;她不愿丢弃家中的那些老古董,甚至是旧的不能再旧的电视,就是因为看亚视按的那2号键好记;她一会儿把阿旭当做是亲人,一会儿又把他当做骗子和小偷,他在时与他争吵不休,却在他离开之时失魂落魄地满街寻找;她刚愎自用地说难道还找不到自己的家,却在走了一段之后根本记不得来时的路……好在这是港式温情,不会把生活撕裂了给大家看最后还不缝合,所以阿旭才能“把一个人的温暖转移到另一个的胸膛”,被父亲抛弃后又找到了一个“母亲”。而既然是温情脉脉,每个人的结局也都不会差,阿旭找到了更好的新工作,小月回到老家同外婆拥抱,阿甘和方主任甜甜蜜蜜打情骂俏,总是争吵的小发和女友之间也相互关爱,就连阿旭的父亲都过着一家三口幸福的小生活。除了“塑花姐”之前的意外身亡,一切都很和谐,一切都很温暖,还将最后的画面定格在芬姐的笑容上,预示着大家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