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武》影评:模糊现实冲击

《小武》影评:模糊现实冲击-1
 

电影是生活艺术的美化加工作品呈现,是导演用独特的视角将画面勾勒出来,以此来展现其中赋予它的涵意。贾樟柯作为第六代导演的确有着自己对电影的独特见解,没有顺势而为极力效仿获得高票房电影迎合大味,而是一直用自己的想法去拍摄去构建这样一个真实而又模糊的社会百态。《小武》的首映在德国柏林也深深体现了这一点.,触及到一些没有修饰的画面,获得许多外国奖项,在当时自然是对中国电影审核制度挑战。

影片中主人公小武从一出场从在公交站牌等车,四处环望,上车后看乘客的眼神,冒充警察逃票,偷钱,衣着粗糙的人物将小武人物设定淋漓尽致的展现在观众面前,带入了山西汾阳小县城内,九十年代的县城正处于发展阶段,曾经同是扒手兄弟的小勇如今成了电视上受采访大企业家,在电视台上侃侃而谈,这让小武不屑一顾,在各种长视角拍摄,小武的特写深吸烟、扬嘴角,小人物的悲怆生存,真实的显现在我们面前。

多次扒窃成功,并且带着几个手下,到处摸排查岗,以此影片中梁小武常讲到自己只是个手艺人,在曾经伙伴中得知小勇要结婚,一直守着当年去北京说的给个大红包誓言小武一方面气愤小勇的不告知他,一方面仍然进行着流浪式的混沌生活,长跟镜头手法伴随着嘈杂的外音,小武这个游手好闲,不学无术的人物命运渐渐黑暗,直至消失。与小卖店老板相识,虽然小卖店老板劝诫他消停会儿,学个吃饭的手艺,但仍就给他置换偷来的钱,体现当时人们被个人情感道德束缚大于法律,包括大街上对于执法宣传热闹非凡,电视上播报执法抓取窃贼,举报等一系列都在另一方面说明县城的大力实行普及法律规范。

友情的破裂让小武失望又难过,在去给小勇送红包,两人刚对话显得陌生有距离感,厚重的红包也被小勇无情退还,两个人都吸着烟,对视低头思考,临行前小武执意把红包扔下走了。最后在KTv找到小武,小勇的朋友退还红包,还亳不犹豫的说钱来源不明,小武也生气的指出小勇干的不正经生意。迫于时代的大环境下他们友谊弥漫着一种令人生厌的剥离关系,将主人公小武与小勇刻画得真实,分化思想的转变。

影片中也讲到了小武的爱情,这样一个没有文化水平,又游走于大街小巷瞄准别人口袋的人其实在内心深处也渴望着爱情。在kTv里花五十块请的胡梅梅陪唱歌,小武投诉胡梅梅不唱,自己的五十块不值,老板娘又补偿小武让胡梅梅陪小武去逛一晚上,羞怯的小武只是和胡梅梅绕着马路走来走去,并没有做什么,在之后的因胡梅梅生病小武前去探望关心之下有了对爱情的认识,直到最后失手也因传呼响而被警察抓捕,惯犯的小武戴着手拷游街,结果是天气预报,胡梅梅远走,最后传来万事如意深刻的衬托出小武始终是不被大众所认可的,始终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大量使用画外音、保留背景音、起用非职业演员、避免不必要剪接(蒙太奇)使影片故事情节更加符合现实生活边缘人的状态。

友情爱情亲情是人一生追求的财富也是一个人生存的需要,但主题鲜明展现出主人公由外强内弱,再到彻底瓦解。也暗示毫无社会价值的扒手失去了一切,成为囚徒。小武不仅仅是小武,不仅仅是那个汾阳县的小偷,而是穿越于城市与乡村间的芸芸众生。过去熟悉的县城景象,行色匆匆的人都在不断的进步,落后只能使自己局限在过去。影片以105分钟展现出平常生活与我们擦肩而过的人物,使人物命运更加符合时代印记。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