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岁月神偷》影评:岁月才是最大的神偷

《岁月神偷》影评:岁月才是最大的神偷-1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有时雨,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偷走了青丝却留下一个你”

————《岁月神偷》

2009年上映的香港文艺片《岁月神偷》(Echoes Of The Rainbow),导演罗启锐以六十年代末的经历为背景,描述了靠造鞋为生的罗氏一家人当时的境遇,并通过这几个主要角色、一段浪漫的初恋、以及当时的人情世故和生离死别,带我们回到了一个令人怀念的旧香港,重新回味香港六七十年代,也重新塑造我们的集体回忆。影片在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获得了包括最佳男主角、最佳新演员、最佳编剧、最佳电影歌曲奖等多项大奖,更获得第60届柏林电影节新生代单元水晶熊最佳影片奖。

这部电影没有过分的煽情和浮夸的剧情,而是娓娓道来,还有令人慢慢的心生温暖与感动。这种感动由外及内,一层一层的融化你的冷漠,直逼你的心灵。

故事很简单,生活,生存,时间,命运。父母艰辛努力的经营着皮鞋店,大儿子罗进一学习成绩优异,小儿子罗进二调皮可爱。他们生活在香港的一条巷子里,虽然是普通的市民阶层,但巷子里人人过得其乐融融,氛围极其和谐。

影片以叙事为主要表现方式,使大家眼前一亮的是:导演以该片中的鬼马精灵的罗小弟为第一人称讲述故事,我们在听小孩子的旁白时,心里会多一分真实感和趣味感。想着:这小鬼头接下来要说什么呢。当然,罗小弟也是这部影片的重点,自始至终他都是一个天真浪漫的存在。

罗爸爸说: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要保住顶;罗妈妈说:一步难,一步佳。做人,总要信;罗进一说:第一才算赢,第二第三不能算赢;奶奶说:你把所有喜欢的东西扔进苦海里,把苦海填满,就会和亲人团聚。电影里每个人物的个性都很明显,他们都有着自己的那套简单而坚定的处世哲学。在社会底层生活、挣扎的他们,正是恪守着这种简单的处世哲学,他们变得坚强,勇敢的去面对生活,去克服生活中遇到的一系列困难。

电影中还有一处交叉蒙太奇的运用,使影片的节奏质感提升,叙事一箭双雕,给人以深刻印象。一边是小弟被老师被老师罚站报时,一边是哥哥参加跨栏比赛。镜头在这两个场景中切换,让观众有一种小弟也仿佛在比赛现场给哥哥“报时”的错觉。影片在双线叙事中找到一个合适的意义联想连接点。导演再一次使用在影片接近尾声时,一边是小男孩被老师罚站报时,另一边是哥哥接近生命是终点。这好似是在为哥哥的生命时钟在报时。弟弟报完后,哥哥也走到了尽头。两个片段交相辉映,节奏紧凑令观众心跳加速。第一次报时应和了哥哥的辉煌,第二次表现了哥哥的死亡。同时和妈妈经常挂在嘴边的“一步佳,一步难”也异曲同工。

“I wanna hold your hand,walk along the sand,laughting in the sun.Always having fun,doing all those things without any strings to tie me down.I wanna be free,like the warm September wind.” 影片中罗进一在广播里收听的、在狂风暴雨的摧残下的《I wanna be free》暗示他渴望一个温馨自由的环境,希望生活能像九月的风一样温和轻盈。“漫天的回响,放眼看,岁月轻狂。起风的日子流洒奔放,细雨飘飘,心情朗。云上去,云上看,云上走一趟。”罗进一生前自己写的歌曲,一方面表达了对爱情美好的憧憬,另一方面感慨时光变迁,岁月如流水匆匆消逝。影片中的音乐婉转悠扬,包括罗进一死后父亲放儿子写的歌也呼应了电影的主题。

虽然最后哥哥爸爸不在了,但是导演并没有将它讲成一个悲剧故事,而是充满了希望与温情。弟弟长成了另一个“哥哥”,尽管时过境迁,物是人非,尽管岁月偷走了很多东西,但是他将会并且始终会延续哥哥的梦想,也一定会让家变的幸福。

生存,生命。罗家人在窘迫中生存,为儿子治病求生命;时间,岁月,命运。时间让罗家人在一起,时间也让罗家人支离破碎;在变幻的岁月中,一家人齐心协力彼此依靠;在命运的无常里,绝不妥协绝不屈服。

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别怪我贪心,只是不愿醒,因为你,只为你愿和我一起看云淡风轻。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