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伏妖篇》影评:只见星爷,不见老怪

《西游伏妖篇》影评:只见星爷,不见老怪-1
 

在香港电影的黄金十年,监制往往比导演还要重要,因为他可以指引一部电影的创作取向,决定一部电影的艺术风格,从而成为这部电影的主宰。所以从《倩女幽魂》到《东方不败》,别人都认为是徐克的作品,其实他在里面只是监制而已,真正的导演是香港数一数二的武术指导程小东,而被认为老怪巅峰之作的《新龙门客栈》,挂导演名号的依然不是他,而是李惠民,就连袁和平当导演最为精彩的一部作品《铁猴子》,都因为老怪的监制作用而为影片赋予其特有的乱世情怀,从而气质斐然,一看就有别于八爷自己单独执导的作品。可当了那么多监制之后,现已66岁高龄的老怪却选择让星爷来当监制,自己心甘情愿地成为他艺术理念的技术执行者!

其实作为四年前《西游降魔篇》的续集,我们也更愿意把《西游伏妖篇》当做是星爷的作品。虽然饰演师徒四人的演员全都换了人,但舒淇饰演的段小姐却依然成为这两部的联系纽带。影片也继承了上一部的暗黑风格,不仅妖魔鬼怪面目狰狞吓坏小朋友,而且三个徒弟全都各自心怀鬼胎,依然难脱《降魔》中的魔性,这与传统的《西游记》是大相径庭的(六小龄童把孙悟空演的一身正气,闫怀礼的沙僧更是忠心耿耿,就连马德华的猪八戒也只是拥有贪吃懒惰这样一些坏毛病而已),甚至比《大话西游》走的还要远。所以星爷先是在《大话》中解构了《西游》,又在《降魔》和《伏妖》中把《大话》给解构了,让唐僧变成了萌神,也让《一生所爱》变成了《儿歌三百首》。但有的时候事情做过了头,反倒有些适得其反了,《大话》时空混乱却有明确的价值观,《降魔》好歹也是善恶分明,但到了《伏妖》,我们看到的却是腹黑的唐僧师徒不停地相互算计,过多的怨念化为掀翻桌子和抽大嘴巴,过多的低俗化为狂流口水和跳脱衣舞,还有那港式喜剧永恒的“屎尿屁”元素,让观者很长一段时间丢失了自己的价值观。即使与去年郑保瑞的《三打白骨精》相比,《伏妖》也缺乏一个明确的主线,一会儿是唐僧师徒的恩怨情仇,一会儿又是唐僧自己的儿女私情,吓跑马戏班和铲除蜘蛛精这两段戏与后面有着明显的断裂脱节,好不容易走上了正题,却弄不明白大反派真正的用意何在,不吃唐僧肉离间唐僧师徒又有何用?

当然更不明白的是星爷为什么要与老怪合作,因为整部影片能看到一点老怪的风格吗?《儿歌三百首》是《大话西游》的,后宫佳丽三千是《大内密探零零发》的,林允是星爷的,张美娥也是星爷的,只有林更新是老怪的,但变成了猴子还能认得出他是谁?在一个虚构的魔幻时空中,老怪擅长的乱世情怀根本见不着,幽默的话语机锋也消失在星爷近年那越来越没深度的“拿弱智当搞笑”中,而逼真3D影像和恢弘CG特效的滥用,倒仿佛回到了《蜀山》时那个毫无人文情怀的技术狂人状态。如果说《降魔》中两位驱魔人的爱情还能打动人的话,那本片中的“僧妖恋”纯粹是硬生生地拼凑出来的。当然这一切都不是本片最大的败笔,因为有吴亦凡的存在。既不能搞笑也不能深情的他,却有着全片最多的戏份,无情地摧残着银幕前的你和我!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