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巴比伦》影评:体制内无望的“火热”青春

《少年巴比伦》影评:体制内无望的“火热”青春-1
 

看腻了校园里那些俊男靓女只有好看的人才拥有的青春,再来看《少年巴比伦》,真的宛如一股清流注入到这个已经被内地导演拍烂了的类型题材。董子健那张并不帅气的包子脸,自然也为路小路这个人物赋予了纯正的屌丝气质,而以“屌丝追女神”这样的老梗作为主线,影片却为我们展现了那个时代的工厂群像谱,用一个个跳动的生活音符在压抑的工厂体制内奏响了一曲青春狂想乐章!

九十年代计划经济下的戴城糖精厂,宛如一个与世隔绝的小社会一般在即将到来的世纪浪潮中显得有些风雨飘摇。作为厂里的子弟,路小路从一开始就认为自己的生活是被安排好了的,他的一生注定都离不开这个方寸之地,高考必然是失败的,进入工厂的第一个师父“牛魔王”也不会传授给他什么手艺绝活,男职工们天天打着扑克消磨时间,而女职工们则时时以洗衣做饭为乐,从少女熬成大妈,顶多也只能像阿骚那样以涂脂抹粉勾引男人来满足自己内心的虚荣。各类稀奇古怪的人物粉墨登场,有尖酸刻薄毫无人情味的鸡头科长,有凶巴巴又自作多情的肥胖姑娘,有豪气十足宛如江湖老大的电工班班长,还有猥琐好色看上去就是个人渣的倒三班头目。官二代只是把这里当做一个往上升迁的跳板,穷屌丝想读个夜大却被工友们无情地用烧书来嘲笑着他的梦想,而从钳工班到电工班到倒三班再到联防队,路小路只有把自己无限的情怀,无望的实际,在无所作为的人生之中,化作了无尽的嬉闹与玩耍。他从一开始什么都不懂被人整的死去活来的小菜鸟,逐渐蜕变为敢在全厂大会上与领导唱对台戏的风云人物,换灯泡与女职工调情,骑个破单车同摩托车赛跑,就连洗个澡都能跟对方宛如武林高手般地对决一番。在这种压抑人性的刻板体制下,路小路就像个三毛、哪吒、金刚葫芦娃一样,活出了自己别样的精彩,然而这种精彩却是虚无的,是以燃烧自己青春岁月为代价的!

他唯一的精神寄托便是糖精厂的“厂花”白蓝,李梦以她那独特的文艺气质,为这个女神般的人物增添了别样的风情。正如《阳光灿烂的日子》中的米兰一样,她成了年少小路内心的性启蒙导师,而她每次的出场,都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她以自己的清新洒脱丰富了这个时代,然而她却又不属于这个体制,最后的出走逃离也是必然。而路小路那表面叛逆,实则保守的羸弱性格却为自己身上绑定了一副纸枷锁,在这样一个牢笼般的方寸天地中甘当井底之蛙,成天混吃等死,看不到任何未来的曙光,即使坐到了办公室的位子,也是一杯茶水,一份报纸,以一种颇为消极的方式浇灭了自己内心那团激情的火焰!

夸张化的手法,狂欢式的影像,让这部满是怀旧色彩的青春片成为了2016年底贺岁片市场中的一抹亮色。有了太多的佳句,即使没有佳章,也能让人为之而着迷!

本文转载自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