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毕赣时代可能真的成为了过去式

文 / 庞宏波

究竟有多少观众能够看得懂毕赣?

这是一直伴随着毕赣电影的一个疑问。《路边野餐》尽管票房成绩只有不到 650 万,但这部文艺片却让毕赣能够 ” 出圈 “,而且突出的口碑似乎向市场宣告也许会有更多的人能够接受文艺片。然而《地球最后的夜晚》似乎又迎来了 ” 梦醒时分 “,汤唯加上黄觉主演,” 最后一吻 ” 的出圈营销尽管让电影拿下来 2.62 亿的首日票房,但 2.6 的观众评分似乎又让电影永久的留下了 ” 黑历史 “。

文艺片,这一直是中国市场不满现状的 ” 安全锁 “,每当有文艺片上映时总会 ” 绑上 ” 整个市场作为代价,还没上映就先打 ” 口碑清流 “。在观众普遍不满商业片质量的前几年,或文艺或小资的文艺片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在如今这样一个观众逐渐理性、成熟的市场,想要 ” 奶活 ” 一部文艺片未免太难了。

很难想象窦靖童加上田壮壮,《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首日票房却只有 20 万。20 万,在号称 ” 世界第一 ” 单体市场里,是一个太过于扎眼的数字。尽管普通观众和文艺片有距离,尽管电影或许因为种种原因晦涩难懂,但 20 万首日票房、7 万的次日票房都很难用市场逻辑来进行解释。

这部影片自然有自己的问题,但文艺片在今年的市场整体也并不好过。彭于晏加上张艾嘉,再加上 ” 坏猴子 ” 背书的《热带往事》票房也不过 6000 万出头。

用票房来衡量文艺片当然不是一件公平的事,但因为过于晦涩陷入口碑泥潭、引入熟知明星参演却票房惨淡,这也的确需要用产业的逻辑来进行评判。

1

—窦靖童,这条路未必走的通—

表演 ” 自然 ” 的前提是有表演。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今年,窦靖童以演员的身份进入大众视野已经有两次。前一次是《第十一回》,在清明档上映,拿下来 7397.2 万票房。在这部电影里,窦靖童和周迅、陈建斌搭戏,饰演两个人的女儿。

但实际上,这部电影的起源要更早。在三年前,《第十一回》就参加了华语电影非常重要的一个奖项。2019 年,凭借着《第十一回》里的角色,窦靖童拿下来第九届北京国际电影节天坛奖的最佳女配角。

天赋,再度成为了窦靖童的一个标签。本身音乐的独特再加上首次大银幕就拿下最佳女配角,窦靖童在演员这条路上可能远比外界认知的更加顺畅,这还不提窦靖童个人以及 ” 原生家庭 ” 带给她的人脉资源。

此次主演《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从主创种种采访中都能看到窦靖童和导演李孟桥的私交,这也是为什么窦靖童可以担任主演的原因所在。

这是过去窦靖童的 ” 原始积累 “,但没有想到的是有人将 24 岁的窦靖童和 25 岁的王菲进行比较。后者 25 岁就凭借《重庆森林》获得影后提名,而《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因为入围了第 50 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就有人将二者进行了对比。

但无论是《第十一回》还是《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窦靖童都没能完整的通过自己的表演呈现出自己能够胜任做一部电影女一号的潜力。也许很多人认为窦靖童松弛的、自然的状态就是她的表演风格,但表演风格的前提是有表演。

粗糙的甚至是茫然的,很难是风格。其次,相比《第十一回》里演一个略带叛逆的女儿,《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显然表演难度更大。在这部电影里,窦靖童所饰演的角色绝大多数时候要和一只龙虾一起 ” 翻山越岭 “,这种极为松弛的公路片风格和角色本身对于演员其实提出的要求更高,它需要演员有更细致的处理。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总不能在电影里,窦靖童懵懂的问 ” 什么是无公害处理?” 而不是又哭又闹又撒泼,就能判定她的表演天赋可以和 25 岁的王菲相比较。在评判一个演员是否有潜力的问题上,这样一个可以解读为自然也能解读为灾难的细节是不够的。而且窦靖童是否能在其他角色上展现出一个 ” 演员 ” 的品质,而不是凭借所谓自然去演一个女儿,演一个富二代是衡量她更重要的标准。

而且这种标准,往往很难在文艺片身上体现。如果窦靖童希望做一个演员,如何在大众更易接受的电影里有看上去更成熟的表演,可能才能让外界慢慢你看到答案。但做演员,不管是主业还是副业,这是不是窦靖童渴望的其实都一无所知。

而作为文艺片,从典型的 ” 三无 ” 到后来流量明星扎堆 ” 倒贴 “,在寻找什么样合适的演员上,文艺片同样也没有找到答案。

2

—文艺片,市场永不会 ” 宠溺 “—

文艺片好坏,从来都不应该让市场 ” 背锅 “。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一直以来,文艺片和大众电影市场似乎一直格格不入。文艺片一直以来似乎都在控诉大众电影市场过多被低质量的商业片占据市场话语权,缺乏足够的包容性,导致文艺片无人可看,也无人能看。

但文艺片在大众电影市场里究竟应该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实际上是应该完全交给市场决定的。《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有窦靖童也有田壮壮,有出彩的音乐也有高逼格的画面质感,档期选择也是 ” 前无狼后无虎 “,但是首日排片占比 2%,最终综合票房占比 0.3%,收获 20 万票房。次日,排片占比 0.9%,票房占比 0.1%,收获 7 万票房。这个问题出现在哪,是营销的问题还是影院经理不给 ” 牌面 ” 呢?

向市场争夺更多的排片一直是文艺片走入市场的 ” 母题 “,从贾樟柯到王小帅,再到后来的青年导演都是如此。这两年,更是失败后一篇篇表扬自己忧虑市场的小作文出现在大众视野,但是大众市场观众是用脚买票入场,营销是否到位,电影本身是否有吸引力,是否通过高口碑拉动上座率从而带动票房上涨,是衡量文艺片的唯一标准。

而且目前艺联专线发行已经非常成熟,《三块广告牌》、《波西米亚狂响曲》等电影也都取得了非常出色的成绩。但国产文艺片并没有大量选择艺联发行,而是有更多流量明星参演进入院线发行市场。

因为本身文艺片的市场量级就有限,核心受众也有限,影院也无法排出超高的排片占比去 ” 宠溺 ” 文艺片。更何况,自然流量明星入场之后,文艺片如果还是无法吸引到普通大众的关注,那么问题实际上只能从自己的身上找。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而且,文艺片的口碑恶循环其实也是阻碍出圈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刁亦男此前执导的《白日焰火》之所以在获奖后迅速在国内上映获得破亿的票房成绩,原因还是在于电影本身的 ” 普适性 ” 上。而且曹保平此前的《追凶者也》、《烈日灼心》前者票房 1.35 亿后者票房 3.03 亿。这都是文艺片能够成功的案例,但反观失败的案例总体上就非常相似。

这两年,大量文艺片进入市场,电影基本上都遵循着 ” 无叙事 ” 逻辑。在视听上极度注重 ” 猎奇 “,通过制造迷离的、眩晕的效果来刻意营造出一种氛围感,而在叙事上总之绝不好好讲故事,正叙、插叙、倒叙、碎片化成为了主流。似乎这种 ” 搭配 ” 才让电影显得更像艺术,但全世界所有大众电影市场的普通观众,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电影。

一些寄希望走 ” 创造性 ” 视听的文艺片,其实和大众市场本身就格格不入。这些影片更应该走入艺联发行去寻找自己的受众,但一旦进入大众电影市场,观众一次性 ” 尝鲜 ” 失败之后自然会望而却步,其实很多影片都会遭受牵连。

但今年从《郊区的鸟》到《小伟》,从《热带往事》到《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文艺片市场也陷入了同质甚至和大众市场背道而驰的泥潭里。如果文艺片认为当自己的预算更充足、演员名气更大,但却没有被市场优待就归结部分原因是市场问题的话,那只能说市场从来不会 ” 宠溺 ” 这类影片。

3

—处女作的问题—

处女作门槛太低了。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或许很多人还是会把《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市场失利的原因归结为 ” 文艺片 “,认为这部电影和市场 ” 不合 “,这种结论其实还是认为是观众不识货。

必须承认的是,在市场的某一个阶段商业片的发展的确会压缩文艺片的产业空间,但在当下这个阶段,这种 ” 误杀 ” 已经将概率降到极低。虽然会出现原本 3000 万的体量最终只达到 1000 万的 ” 遗憾案例 “,但绝不会 ” 误杀 ” 一部日票房 7 万的 ” 高逼格 ” 影片。

虽然《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入围了第 50 届鹿特丹国际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但导演在接受采访时的表达 ” 灾难 ” 是罕见的。导演只是一个留过学,并且刚刚度过学生时代的青年导演,对于电影实际上缺乏完整的构架,这种 ” 缺乏 ” 甚至到了导演对于自己的动机和构思都缺乏的地步。

据导演介绍,《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来自于朋友的小说。小说叫《西斯廷快车》,是一个发生在加拿大的故事。然后导演根据这个小说写了一个粗略的故事梗概,发给了 ” 朋友 ” 窦靖童。

电影之所以将这个加拿大背景的故事挪到了西藏,来自于宗萨钦哲仁波切的 ” 创意 “。这位不丹的藏传佛教导师还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导演和编剧,2016 年编剧并导演的《嘿玛 嘿玛》至今豆瓣评分 7.5 分,而且这部 ” 无台词 ” 电影还吸引了梁朝伟和周迅出演。

《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影评:再也“奶”不活文艺片了
 

因为《只是一次偶然的旅行》通俗来讲就是一个女孩和自己内心和解的故事,只不过为这种 ” 和解 ” 套了一点奇幻色彩。而这种 ” 和解 “、” 朝圣 ” 全世界最好的地方一定有西藏,最终在宗萨钦哲仁波切的建议下电影将故事的发生地放在了西藏。

但是为什么要执意去西藏、云南,龙虾本身有什么符号意义,导演都回答不上来。”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不是说我不想回答,因为龙虾就是我们随机选择的。因为这个女孩需要将一个动物送回海里,所以我们选择了龙虾。它也可以是其他东西。”

看上去导演选择 ” 开放 “,但实际上这种茫然却让观众甚至是影迷非常迷茫。如果导演的指向性没有足够的强,而是全凭影迷自己去摸索和解读,这样的电影佳作实际上也很难找到。

电影堆砌了一堆藏传佛教的 ” 知识 “,但却是一个所有人都没有名字却要送 ” 龙虾 ” 入海的故事。在电影里,王志文饰演的大叔对女孩送虾,评价是 ” 不靠谱、富二代太闲,应该早点回家。” 在电影里,这应该是对于 ” 世俗 ” 大叔的 ” 嘲讽 “。但在电影外,何为嘲讽又何为世俗?

记得之前有记者问导演 ” 你未来有什么打算?” 导演的回答是:

我真的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开始拍电影的,也不知道我是否会再拍一部电影。

                           

本文转载自1905电影网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