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医院里,随着一声啼哭,一个新生命降临人世。

与其他新生儿不同的是,这个孩子浑身布满可怕的红色疮口,身体止不住地抽搐,哭啼声嘶哑而揪心。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她一出生就染上了毒瘾和梅毒,婴儿不会说话,但她身上触目惊心的疮口和嘶哑的啼哭告诉我们,她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到底为什么会染上毒瘾?

也许从这部纪录片里,我们可以找到答案——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凤凰路,是繁华的深圳市中心阳光之外的一条街道。

白天车来车往,人群川流不息;到了夜晚,霓虹灯照不到的地方,这个城市泥泞不堪的一面才慢慢显露。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吸毒,卖淫,嫖娼,偷窃 …… 凤凰路每天都上演着同样的戏码。

中途辍学或被哄骗拐卖的女孩们,一旦沾染上了毒品,就成为了毒贩们手中的提线木偶。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她们背井离乡,居无定所,是游离于这个城市之外的边缘人,每天都在清醒与沉迷,堕落与悔恨中挣扎徘徊。

2006 年,深圳晚报记者涂俏和陈远忠受邀,策划拍摄一部禁毒纪录片。

涂俏最初在报纸上看到了陆兰的求助,生了孩子之后她本打算戒掉毒瘾,但仅仅一个月不到的时间,陆兰又开始了复吸。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涂俏被气得破口大骂,后来慢慢接触到这个圈子里更多的人,她才知道,能够真正戒毒的人少之又少,复吸才是常态。

调整之后,二人决定更改拍摄方向:

” 不管她戒不戒,我们都要去拍一段她的生活了。”

和陆兰一起的,还有另外 8 名吸毒女子,她们来自全国各地,挤在狭小的出租屋内,白天吸毒,晚上接客。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开头那名婴儿的母亲,叫燕子。

燕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怀孕的,性知识的匮乏使她无法进行有效的避孕,甚至怀孕的前几个月她还在照常吸毒,接客,每天过着日夜颠倒,半梦半醒的生活。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直到 6 个多月,肚子高高隆起,她才意识到自己即将成为一名母亲。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姐妹们都劝燕子不要留下这个孩子,糜烂的生活之下,生出的孩子很难保证完全健康。

况且,连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去养孩子?

但是燕子舍不得,在她清醒的时候,她也想要当好一名母亲,想好好迎接自己的孩子。

可一旦毒瘾上来,她就窝在床脚吞云吐雾,丝毫不在乎自己吸进肺里的毒气会给肚子里的孩子带来怎样的痛苦。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每晚夜幕来临之前,燕子早早化上浓妆,用廉价的化妆品掩盖自己脸上的病态与倦容,用带子把肚子紧紧箍住,去楼下售卖机里买一个避孕套,然后开始她的工作。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燕子的价格很低廉,20 到 60 不等,怀孕之后,燕子只有放低价格才能从其他站街女手里抢到资源。

光靠出卖肉体获取的钱远远不够,于是她开始尝试另一种方法:碰瓷。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燕子和朋友一起,蹲守在凤凰路主干道附近,午夜的深圳马路上依旧车来车往,有车辆经过时,燕子就找准时机顺势躺下。

燕子的大肚子吓坏了司机,警察到达现场后,燕子仍然躺在地上,死死抓住车门。

在一圈看热闹的人群中,燕子被强制抬上担架,她还挣扎着扭动身体,用方言尖叫着喊着 ” 不给他走 “。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最后燕子也没有拿到一分钱,在别人眼里她就像一个小丑。

燕子在一所小医院生下了孩子,医生告诉她,孩子从燕子那里感染了梅毒和毒瘾,小孩不像成年人那样有耐受力,随时可能因为应激反应死亡。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医生建议燕子留下治疗,但只在医院待了短短几天,燕子就又抱着孩子回到了出租屋。

毒瘾上来,镜头下的燕子毫不避讳,孩子就这样被扔在一边,在啼哭声中燕子泰然自若地吸食着毒品,将孩子的奶粉钱换作毒烟,吸进肺里。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因为没有钱,燕子把孩子借给一个断臂男子上街乞讨,得来的钱二人平分。

在编写求助帖时,燕子反复强调把孩子的母亲写成 ” 重病去世 “,也许潜意识里燕子也认为自己不配做一个母亲,或者她觉得,自己真的死了也许更好。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天桥下,一位残疾 ” 父亲 ” 抱着襁褓里的婴儿沿街乞讨;天桥上,燕子躲在一边默默流泪。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挣扎在性与毒品中,她早已被挤压窒息,变成自己都不认识的可怕模样。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摄影组跟进的另一名女子叫阿华。

阿华的父母是北京知青,早年母亲在沈阳一家自行车厂打工,却因为挪用公款入狱,父亲也因为心脏病死在了监狱中。

阿华一赌气,就和妹妹出来做了小姐,染上了毒品,妹妹因为和别人共用针筒得上了艾滋病,不久前去世了。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阿华蹲在街边烧纸,她手里只有妹妹的一张照片,还是因盗窃被抓在警局拍摄的。

这次阿华回家,是要把妹妹的骨灰和父亲的放在一起,好让彼此在阴间有个伴。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东北的寒风里,阿华一瘸一拐地走在家乡的街道上,她想去看看自己的母亲,周围的邻居告诉阿华,母亲出狱后曾来找过她姐妹俩一次,之后就没人知道她的下落。

阿华最终也没有勇气去面对自己的母亲,临走的前一天,她给母亲写了一封信。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在信中,她掩盖了自己吸毒的事实,谎称自己和妹妹都得了先天性心脏病,在母亲看到这封信的时候,自己和妹妹都已经死了。

在信的结尾,阿华安慰母亲不要太伤心:”这是命,一切已经是这样,永别了。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虽然在信中谎称自己已经去世,但阿华自己也知道留在世上的时间不多了。

因为长期吸毒,她的牙齿已经严重受损变形,胳膊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针眼,身材消瘦,目光涣散。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为了省钱,洒在地上的毒品也可以用针头吸起来,同灰尘病菌一起打入体内。

每晚和不同的男人上床,身体不过是拿来变卖的一坨肉,早已经千疮百孔。

镜头前阿华第一次吐露心声,她希望自己死后可以把骨灰还给大自然,如果有来生,自己永远不会再碰毒品。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悔恨,是每一名吸毒者清醒时都会有的感受,但在毒瘾的控制下,人已经彻底丧失掉了意志力和尊严,大多数人不会涅槃重生,只会想着怎样在临死前多吸一口。

回到出租屋里,阿华发现燕子已经把孩子卖掉了,怀孕时口口声声说 ” 舍不得送人 ” 的孩子,转眼就变成了 3000 块钱。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阿华急了,她担心如果买走孩子的人发现了孩子的病,会把孩子扔掉,想让燕子把孩子要回来。

但刚吸完毒品的燕子正在床上昏睡,阿华气得痛骂,却同样无能为力。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阿华和燕子不过是这类人的一个缩影。

在清醒的时候,她们也会像正常的母亲一样充满柔情,也会哼着轻声细语的调子哄自己的孩子入睡。

但一旦毒瘾上身,孩子就如同没有生命的破布娃娃一样可以置之不理。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吸毒的人没有未来,也不想有未来,活一天算一天,哪天吸过量了,就死了,这种事在凤凰路发生得太多了。

涂俏说,她有时其实很佩服这些人的勇气,她们是在把自己的伤口撕裂开来,放在摄像机下给我们看。

《凤凰路》影评:10 年过去,这样大尺度的纪录片我们再也拍不出
 

拍摄这类纪录片,不是让观看者站在道德的制高点辱骂,而是撕开社会的一道伤口,让我们反思,要做些什么才能避免这类悲剧的发生。

本片拍摄于 2006 年,耗时 6 年完成,2011 年,阿华去世了,她的话仿佛依然回荡在耳边:

” 来世一定做一个好好的人,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本文转载自十点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