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清水崇又扑街了。

继《犬鸣村》中鬼怪尬舞之后,前段时间上映的《树海村》又创了新高。

其叙事之混乱,节奏之催眠,实在很难让人把他跟当年那个拍出《咒怨》的人相关联。

而这已经不是第一二三四五次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犬鸣村》

无独有偶。

另一位与之齐名的导演中田秀夫(《午夜凶铃》),同样劣作频出。

最近一部的电影《凶宅怪谈》里,

诸多法器都无法战胜的恶鬼,末了竟给一把印有 ” 我爱你 ” 的伞给反弹得魂飞魄散。

只能如此解释:可能这鬼也觉得太雷了,赶紧杀青了事。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凶宅怪谈》

两位恐怖大将双双拉胯,我才猛然惊觉——

曾经席卷全球的日式恐怖片,似乎已经没落许久了。

自巅峰之后已近二十载,稍微有点热度的恐怖片,竟然还是这两人在拍。

且拍得都其烂无比。全然没了当年那股子野心与灵气。

可叹,也不禁让人疑惑。

昔日是神仙打架,如今是菜鸡互啄。

日式恐怖片到底怎么了?今儿,咱们就来简单说一说。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午夜凶铃》

>>>> 起源

倘若标准放宽点,日本恐怖片的起源大概可以追溯到 1899 年。

日本现存最早的影片,《赏红叶》,拍的就是一个千金变恶鬼的故事。

你知道,电影这时才将将诞生四年。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不过,话虽如此,这仍旧只能算是个直拍剧场的纪录片。

真正把鬼怪故事拍进电影里的,当属后来发展出来的怪谈片。

其中最值得说的,是两部代表作——

沟口建二导演的《雨月物语》,以及小林正树导演的《怪谈》。

均改编自同名小说,由几篇小故事分段组合而成。

两部电影不论是在题材和内容,甚至是主题上,都十分接近于咱们的《聊斋志异》。

譬如,这两部电影都讲到了有些类似的一个故事——

男子因贪恋财色,狠心抛弃糟糠之妻,只为入赘上流之族。

多年过后,复又念起原配的贤良温顺,遂抛财弃位,返于家中。

不成想,妻子竟然还在等他。

两人重修旧好,恩爱更胜往昔,然而妻子早已并非是人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怪谈》

这个时期大多是诸如此类的怪谈片。

有鬼,且氛围鬼气森森,意境十分到位,

然而并不能称之为恐怖。或许称之为诡异更为恰当一些。

绝大多数怪谈片的主要目的,也并非是为了吓人。

而是借由这样一些鬼故事,来讲些人情世故。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雨月物语》

>>>> 停滞期

六十年代是怪谈片的巅峰时期。

不过,千篇一律的故事、形式和技术的限制,也让它很快落入窠臼。

至七十年代,最终趋于消亡。

值此期间,大洋彼岸的美国恐怖片却迎来了它的春天。

《惊魂记》《驱魔人》《月光光心慌慌》《活死人黎明》《变蝇人》《异形》《怪形》《我唾弃你的坟墓》《闪灵》……

许多作品都是恐怖界开天辟地般的存在。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怪形》

全世界都开始向美式恐怖片取经。

日本也不例外。

去豆瓣搜一下七八十年代的日本恐怖片,十部有八部封面都带有色情和暴力信息。

颇有些现在咱们那些令人迷惑的恐怖片之风范。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 鼎盛期

其实不止是恐怖片,日本整个电影业在七八十年代都处在衰落期。

直到九十年代情况才有所好转。

限于篇幅,这里就不具体讨论其诸多原因了。

简单点说,制片厂体系的崩溃,让日本电影逐步走向了独立制作人的全盛时代。

也让一大批后起之秀有了崭露头角的机会。

恐怖片也同样如此,开始由地下走到地上。

才华横溢的导演以及佳作频出,日本恐怖片进入了一个百花齐放的高速发展阶段。

各种类型都有:残虐片如《切肤之爱》,畸形人片如《铁男》,末世片如《大逃杀》,怪兽片如《加美拉》……

不过,真正让日本恐怖片名满天下的,有且仅有一种——

90 年代末兴起的怨灵复仇电影。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 独树一帜的怨灵电影

怨灵电影,最具代表性的,有三个人,中田秀夫,清水崇,黑泽清。

不过黑泽清比较特殊。

比起怨灵,他更关心的还是冷漠难解的人心和社会。

而他的很多电影,虽然归类为恐怖片,但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压抑与绝望。

所以这里就不多提他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黑泽清代表作,《X 圣治》

剩下的两位,便是扛起日式恐怖片大旗的两代旗手。

而两人最为知名的,便是无数人的童年阴影——《午夜凶铃》系列和《咒怨》系列了。

两个系列,这两人吃了几乎可以说是一辈子,也撑起了日式恐怖的半壁江山。

尽管在此之后,日本恐怖片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产量如井喷。

但大多数也只是在内容和形式上做一些改动和创新。

比如《鬼来电》系列,《富江》系列,以及其它无数大大小小的单片。

尽管内容各不相同,但其根本还是脱不了 ” 怨灵复仇 ” 这一类型和模式。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鬼来电》

>>>> 怨灵电影的前世今生

日本的怨灵文化起源于崇拜祖灵的传统。

在神道教的观念里,万物皆有灵。

那些好的善良的灵,就成了日本传说中的神灵。

而那些从冤屈和仇恨中诞生的灵,便衍生出了怨灵。

咱们的鬼怪文化里也有怨灵。

不过我们常常讲 ” 平生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 “。

所谓鬼怪,最好的归宿也都是轮回转世,重生为人。

所以咱们多以圆满结局收尾。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山村老尸》中,楚人美被爱感动

但日本电影里的怨灵往往都十分顽强,对轮回感情道德什么的完全不在意。

他们存在的目的纯粹就是在报复人间。

在《午夜凶铃》里,男女主费尽心思查明了真相,找到了贞子的尸体。

女主甚至还以圣母之姿拥抱了贞子。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该死还是得死。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在《咒怨》里就更不用说了,

基本就是伽椰子的花式杀人秀,完全不存在什么拯救不拯救之说。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其实日本早期的怪谈片也多与怨灵有关。

但大多数还是照本宣科,表现形式以及拍摄手法也十分老套。

是《午夜凶铃》替这一古老的文化母题注入了现代的活力。

关于悬念的设置,音效的设计,对媒介的思考,以及结合当时日本社会环境而融进去的那股强烈的不安感,都堪称前无古人。

当然,还有那长发飘飘的女鬼形象——

几乎影响到了后续绝大部分女鬼的形象塑造。

有人笑称,自贞子之后,再没有女鬼是站着走路的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而《咒怨》系列,则主要是把凶宅电影带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只要你接触到了咒怨,伽椰子必定会追随而至,找你对视。

不论你是在办公室里、家里、被窝里 ……

那些原本在人们心中被认定为绝对安全的领域,不安全了。

天知道有多少人看完《咒怨》后,不敢关灯睡觉。

此外,两部作品也均继承和发扬了怪谈片的优秀传统——

相比于欧美恐怖片直接用画面来刺激观众,日式恐怖片强在给观众心理压力。

不可战胜的怨灵,缓慢的叙事节奏,寓动于精的内敛气质 ……

这两个系列,把日式恐怖片带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但,这两个系列似乎也在某种程度上拖了日式恐怖片的后腿。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 衰落

因为两个 IP 太过于火爆,导致其商业价值被一挖再挖,拍了几十年。

搞到最后,什么贞子大战伽椰子都来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贞子很忙

近十年以来,日式恐怖片几乎进入了堪称荒芜的地步。

以 6 分作为恐怖片的标准的话,只有两部还能拿上台面讲一讲。

2015 年的《残秽》,以及 2018 年的《来了》。

其它类型的恐怖片也集体拉胯。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来了》中的驱魔场面

当年惊艳了世人的清水崇和中田秀夫,二十年过去了,还在拍怨灵复仇电影。

看得出来,这两位都在努力紧跟时代,只可惜收效甚微。

在《树海村》和《犬鸣村》中,清水崇都加上了紧跟时代的直播元素。

可是 …… 也就仅仅是一个元素而已了。

影片的骨子里,从视听风格到主题内核,还是熟悉的味道。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树海村》

至于中田秀夫,更让人无力吐槽。

都 2019 年了,还在拍《贞子》。

恐不恐怖其实都无所谓了,看得人只想求他放过贞子。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还有去年的《凶宅怪谈》。

讲的是男主做了一档节目,专门找些凶宅去住。

然后鬼出来吓一吓人便立马完事,接到下一个凶宅,讲下一个小故事。

与其说是电影,不如说更像是又回到了以前的怪谈故事集。

反倒是倒退了。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有意思的是,尽管两人的作品一直被影迷们骂,票房却不低。

《凶宅怪谈》和《犬鸣村》甚至还分别拿下了当年的恐怖片票房冠军。

可见人们对于恐怖片的喜爱之甚。

曾经神仙打架,如今菜鸡互啄,他们怎么了?
 

>>>> 我们都爱看恐怖片

一直以来,恐怖片都是作为非主流的类型而存在。

却也是最早确立风格的片种之一。

正如洛夫克拉夫特所说的一样:

人类最古老而强烈的情感,便是恐惧。

有的人喜欢看超英片,有的人喜欢看科幻片,有的人喜欢看爱情片。

也自然有人喜欢看恐怖片。

虽然如今日式恐怖片已成衰落之势,好在是还有其它地方的恐怖片值得期待。

美国出现了 A24,blumhouse 这样的专精恐怖片的良心公司。

韩国也出现了《哭声》《昆池岩》这样的创新佳作。

恐怖片,依然未来可期。

当然,如果有幸能再看到我们自己的,那该多好。

                           

本文转载自影探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