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因为是包贝尔导演,所以《阳光姐妹淘》居然还能看。

翻译一下这句话就是,因为是包贝尔导演,所以对这部电影的期待值降到最低,发现它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烂。

但我还是有几个发自内心的疑问:

《阳光姐妹淘》怎么会落到包贝尔手里?

《阳光姐妹淘》有什么翻拍的必要吗?

以及,包贝尔为什么要拍《阳光姐妹淘》?

第一个问题咱也不知道,那来看看第二个问题,《阳光姐妹淘》有什么翻拍的必要吗?

其实,这已经是一个不成问题的问题了,毕竟那些豆瓣评分不足 8 分的韩国电影我们照翻不误,与之相比,8.8 分的《阳光姐妹淘》简直就是高分神作,实打实的影史经典。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既然是影史经典,多翻拍几次也无妨。

如果是一位看过原版电影的观众,让他再次走进影院欣赏翻拍的原因大概有如下几种:

要么,原作受限于年代、技术等原因有美中不足之处,翻拍作品进行弥补和升级;

要么,优秀的本土演员对原作进行全新诠释,值得一看;

还有一种很罕见的情况,原作故事移植到新的土壤之后焕发了新的生机,诠释空间得以扩大。

如果没看过原作,那么进影院的理由就更多了。毕竟原作的故事内容和结构都经受过时间洗礼,只要不魔改,完全崩坏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这版《阳光姐妹淘》只要老老实实跟着原作拍,想要赚钱,问题不大。

包贝尔显然深谙此道,这回翻拍不仅各种细节一模一样,连很多镜头的机位都一比一复刻。

抄作业抄到这个份上,只要不把别人的名字也抄上去,混个及格总是可以的。

但我好奇的是,包贝尔为什么要拍一个关于闺蜜情的电影呢?

鉴于他在女性观众中糟糕的形象和口碑,我有理由怀疑这是他向女观众验明正身的一次试探——

你看,我多尊重女人!

不仅尊重,还很有觉悟。

相比原版,这版女主张丽君(殷桃 饰)多了一个 ” 自我觉醒 ” 的环节。

友人问,你过得好吗?结果一下戳中了女主——

老娘年轻的时候也是打过群架的主,才不要在家给你们当隐身保姆呢。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于是,两个月之后,丈夫出完差回家,殷桃转身把驾驶座留给丈夫,顺便跟女儿打了一回嘴炮:

” 我玩几天你的游戏,没准比你打得好。”

女人在成为妻子、母亲之前,首先是她自己。

瞧瞧,多时髦的话题,多先进的觉悟,看来包贝尔真的从网友的骂声中学到了如何尊重女性,并且十分主动地向观众展示他的学习成果。

这回,包贝尔将原作中任何可能含有男性视角的镜头删了个一干二净,观众不买账都不行,容易显得太刻薄,见不得有思想觉悟的男同志进步。

有一说一,中年张丽君的 ” 自我觉醒 ” 是本土化改编中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

另一个亮点,无疑是倪虹洁的表演。

有不少观众都是在抖音上看到倪虹洁那段哭戏后慕名前来观影的。

虽然有用力过猛的嫌疑,但倪虹洁动用了各种技巧呈现的这段表演,的确是全片唯一一处超越原作的华章。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尤其是影片最后,五个人在林青的葬礼上跳起当年的舞蹈,倪虹洁作为显而易见的 C 位,浑身散发出比其他四人更加妩媚妖娆的女性魅力,仿佛瞬间回到十几年前霸屏全国的婷美广告。

倪虹洁,和她饰演的邱玉红,在那几分钟仿佛人戏合一,同样失落,同样风韵犹存,又同样不甘落寞。

只可惜,偶尔的灵光乍现并不能拯救这部电影,也无法掩盖包贝尔在把控节奏与处理情感上的力不从心。

这版《阳光姐妹淘》最大的问题是,看上去都挺好,但细究之下全是糊弄。

包贝尔在处理电影细节的问题上,简直就是电影界冉冉升起的糊弄学大师。

接下来,我们不得不拿它和原作进行一番对比,因为只有和真正经过精心打磨的作品进行对照,才能穿过看似颇为合理的表面,明白什么叫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首先,本片改编的第一大问题就是,闺蜜情宛若流水账。

《阳光姐妹淘》的核心当然是姐妹情。

但是因为年轻演员的演技整体拉跨,以及导演对群戏节奏的把控无能,导致原版许多名场面都让人尴尬得脚趾抠地。

比如女主与高冷女神冰释前嫌的那场戏。

原版的精彩之处在于演员一本正经,甚至是哭着表演出一场冷幽默。

两个少女画着浓妆,披着不合身的衣服,学着像大人一样感情深一口闷,但讲出来的话却又十分稚嫩。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两人表面上的剑拔弩张,和内里的幼稚善良乃至脆弱形成反差。

尤其是原版的闵孝琳高鼻深目,外形气质自带冷感,与其他人有着天壤之别,一看就是人中之凤,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当她被女主的真诚打动,和女主相拥而泣,哭喊着说 ” 对不起,我太漂亮了 ” 的时候,谁能不笑出声呢?

但是这版女神变成了周洁琼,一个纯正女团甜妹全程死鱼脸装酷,效果比马思纯演不良少女还可怕。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况且,当周洁琼哭着说出和原版一模一样的台词 ” 对不起,我太漂亮了 ” 的时候,观众的内心 OS 只能是:

不好意思姐们儿,真不至于。

这场戏对整部电影的情感铺垫十分重要。演好了,阳光姐妹团的团魂就能彻底燃烧,演砸了,阳光姐妹团就只能是三流塑料姐妹情。

托周洁琼的福,这版电影沦为后者。

成年之后,各位中年女演员精湛的演技替电影扳回一局。

但是,成年阳光姐妹花的相处虽然生动活泼,塑料味却依旧如影随形。

就像一尊金光灿灿的雕像,你只有走近看一看,敲一敲,抠一抠,才发现它是镀铜的赝品。

举一个细节。

两版电影都有四姐妹在老大的病床上聊天的情节。

整容女(张歆艺 饰)的老公出轨,姐妹们想各种办法替整容女出气。

面对偷腥的男人,女人打嘴炮的内容无非是,阉了,割了,或者直接捏碎。

翻拍的版本以殷桃捏碎一个核桃作结,大家笑一笑也就过去了。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但原版演到这里并未结束,大家越说越起劲,整容女突然娇嗔道: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人家的老公!

于是大家又嬉笑着扭打成一团。

注意,知识点来了(敲黑板)——

原版整容女的这一声娇嗔才是闺蜜情的精华所在啊!

闺蜜们同仇敌忾骂渣男,这种戏一点也不难拍。

但是能拍出 ” 你们怎么能这样对人家的老公 “,才是真懂女人之间的感情。

这也就是,老大的遗嘱里为什么会喊其他几个闺蜜 ” 小贱人 ” 的原因。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试问哪个女生没有经历过苦口婆心地劝啊、骂啊,结果人家夫妻俩转头就和好如初,小丑竟是你自己的尴尬场面?

但是即便闺蜜 ” 反水 “,留你孤单在湖面成双,你还是忍不住原谅她,骂一声小贱人,然后祝他们永远幸福。

所以,这段展现闺蜜情的戏少了整容女的娇嗔,就变成了你好我好的片汤货,既流失了人物性格,闺蜜之间的微妙感情也就此消失。

原版的 sunny 姐妹花能够擦出火花,靠的就是这种看似轻易,实则是经过精心打磨的细节。

即使包贝尔照搬照抄相同的情节、结构乃至具体的情景,以及极其相似的机位、剪辑和转场。

他依旧抄作业都抄不到重点。

其次,在相似的情境中,本片改编的笑点破坏了原版精心营造的氛围。

大概是包贝尔也不好意思一比一 copy 原版所有的笑点,所以在某些情境中做了一些改编处理,结果直接李逵变李鬼,堪称糊弄学中的典范操作。

比如翻拍版中,女主为了找到剩下的姐妹,拜访了一个 ” 道上大哥 “。

” 道上大哥 ” 口气蛮大,貌似上天入地本领神通,结果镜头一移,其实就是个网管。

一个简单的幽默小技巧送给大家,你也笑了,是不是?

那不妨来看看原版。

原版的道上大哥是个私家侦探,笑点是他背后毛手毛脚的助理,总在侦探大哥讲到重点的时候打碎东西。这个侦探大哥是个暴脾气,不由分说就冲出镜头外把助理一顿胖揍。

但这个笑点一共出现了两次,并在第二次引出了整容女的再次出场。

整容女上一次出场,还责怪女主找私家侦探查自己,侮辱了自己的身份。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而暴脾气侦探大哥在打助理的过程中,无意中暴露了整容女的行踪——

原来整容女想委托这个暴躁大哥搜集自己丈夫的出轨证据,却不愿让别人知道。女主第二次来访时她正好也在,情急之下只好躲起来,没想到无意中被笨助理出卖,在女主面前跌了份子。

一个笑点,同时完成了好几重叙事任务:既巧妙引出支线情节,又强化了整容女虚荣爱面子的人物轮廓,同时又展现了闺蜜多年后重聚的尴尬。

而经包贝尔改编之后,所有的笑点都只想引发你的应激反应,仅此而已。

你会发现他把原作中许多勾连各部分的重要细节都做了降级处理。人家在用精巧的手法织毛衣,让每根线都自行交织,形成完整的故事链,而他直接拿廉价胶水涂涂抹抹,完事。

如果说笑点只是锦上添花,那么在情绪的铺陈和递进上,翻拍版更是毫无章法可言。

有一场戏,是女主的女儿被不良少女欺负,昔日的阳光姐妹花愤而出征,一群中年妇女将不良少女打得落花流水。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这场姐妹齐心的小高潮之后,需要一个收尾,这个收尾的情感基调很重要。

到底是要彻底地大开大合,让成年后的阳光姐妹团一爽到底,还是把几个人释放出的感情稍微收一收?

翻拍版的处理是彻底放飞。几个姐妹衣衫不整地从派出所走出来,瘸的瘸,拐的拐,但转眼她们就坐上了整容女的敞篷车,在街上高唱当年的团曲,好不痛快。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但是,让情绪彻底释放不收回来,在这里并不是高明的做法。

姐妹情,不仅仅是一起打架,一起骂男人,一起唱歌跳舞,而是当你情绪反反复复时,我依旧愿意耐心地替你排忧解难,当我们的生活参差不齐时,当生活的重担压向我们时,我们依旧可以闻歌起舞。

而且,这个过程一定是缓慢的。

因为青春总是淹没在凡尘俗世中,唤醒那个曾经天不怕地不怕姐妹义气大过天的自己,并不难。

难的是,创作者怎样将这次苏醒处理得更加隽永,更加意味深长?

让几个人大闹一通然后高高兴兴回家,显然是最无脑最敷衍的做法。

在原版中,几个姐妹灰头土脸地坐上警车,先是一阵尴尬的沉默——

全无先前的兴奋,中年人的狼狈才是真。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品品原版的台词

正当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时,警车的收音机突然响起当年的团曲 sunny。

本来蔫了吧唧的几个人好像突然被唤醒,从小幅度的打拍子,到渐渐支起身子,开始跟着唱起来,最后变成了轻轻的合唱。

注意,此时她们还在警车上。

外部环境的落魄与内心燃起的自由之火,在小小的密闭空间形成了强烈的张力。

原版警车上的这个长镜头,是对整部电影的小结,让情绪从狂欢平稳地过渡到即将降临的悲情中去。

观众看到这里,不仅会感到爽,还会有感动,甚至还会在今昔对比中感受到某种人生况味。

段子电影和优秀电影的区别也就在这里了。

翻拍版的《阳光姐妹淘》自作聪明地改编了许多笑点,单个看来效果还可以,但却把原本连贯的剧情逻辑割裂成一个个片段。

原本应该一以贯之的悲伤情绪,塞进去一个段子,观众好不容易积攒的情绪断了,明明该难过,却难过不起来。

原本在小高潮之后,观众们已经屏住呼吸太久,需要一个当口喘口气,好家伙,气还没来得及喘,下一个剧情就来了。

罔顾语境,罔顾前后逻辑,只要大框架不出错,稍微上点心把设定本土化,里面的细节改的改,阉的阉,都无可厚非。

该悲伤的的地方放 BGM,加厚滤镜,可劲煽情,煽哭一个是一个,该搞笑的地方放段子,逗笑一个是一个。

《阳光姐妹淘》影评:糊弄学这门学问,他算出师了
 

反正看起来也像那么回事。

姐妹情深处那些幽微的情愫,又何必较真呢?

那么,回到文章最初的问题,包贝尔为什么要翻拍《阳光姐妹淘》?

除了表达自己对女性的尊重外,我猜,他还可能还想告诉大家:

糊弄学这门学问,我出师了!

                           

本文转载自第十放映室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