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最近有一部国产剧,在外网引起了骚动。

还因此上了热搜。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起因是这部剧里的服装。

明显参考的是明制汉服。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然而,油管的评论区炸锅了。

不少韩文评论都在阴阳怪气:

剧中的服装是在抄袭韩服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看起来确实气人。

况且,有「偷国」的黑历史在先。

中国网友当然坐不住了。

集体开怼,坚决捍卫本民族传统服饰文化。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剧组人员也接连发声,力证这是中国服饰。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但没过多久,就有细心网友发现了可疑之处。

首先,这部剧刚上线,国内都还没什么热度。

竟然已经有这么多「韩国网友」关注,着实反常。

其次,这些评论账号的 ID 都并非韩文。

实际上,它们大多来自土耳其和印度,且半年以上没有活跃过了。

而且,经真正的韩国网友指出:

这些评论「语法错误百出,一看就是机翻」。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图源见水印

种种迹象表明。

这出中韩服饰之争,可能是剧方「自编自导」。

前期宣传就搞了这么一出大戏。

香玉倒要看看,这部剧的成色究竟如何——

《玉楼春》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上线至今,这部剧引发的争议多到数不过来。

讨论最多的一点,就是疑似抄袭《红楼梦》。

剧中男主,出身钟鸣鼎食的大户人家。

对仕途不屑一顾,对身世坎坷的女主却一见钟情。

完全是贾宝玉的人设。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府上其他人,也几乎都能在《红楼梦》中找到对应人物。

比如姐姐是贵妃,对应元春;

三奶奶泼辣心机,对应王熙凤 ……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除了同款人设,还有同款台词。

包括但不限于「你个泼皮」「吃胭脂」「猢狲」等《红楼梦》经典语录。

抄袭、融梗,老于正操作了。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其实,这部剧起初备受期待,有一部分原因是金晨、辣目洋子等人的片花。

尤其是辣目洋子,去年凭《小偷家族》表演片段圈了一波路人好感。

这次的古典造型也几次冲上热搜。

细细的眉眼,配上圆润的脸盘、浮夸的动作,带着自然的喜感。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随后,剧方又陆续放出其他女性角色的片段。

似乎在有意突出群像的标签。

结果开播后,很多人大呼上当。

本以为能看到古香古色的「古代女子图鉴」。

没想到,又双叒是一部大女主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众所周知,大女主剧,主人公一般都出身不幸,命运多舛。

本剧女主林少春(白鹿 饰)正是如此。

本是官家千金。

但幼时,因父亲被人诬陷,惨遭抄家之祸。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母亲临终时留下一句话:

「可惜你是女儿,若你是男儿,还能为父申冤。」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此话一出,少春就扛起了大女主的旗帜。

发誓要以女儿之身替父报仇。

她白天学戏,夜里读书。

在戏班严苛的监管下,各种技艺傍身。

一是为了生计,二是为了学习如何伪装成男子而不被识破。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伪装成男子,是为了参加科举,考取功名。

走上仕途后,有机会为父亲翻案。

但寒窗多年。

到了科举当天才发现,诶,原来要验身啊?

仕途因此受阻。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她当即调整战术,决定进宫选妃,先接近皇上。

好不容易经过了层层筛选。

到了最后一关。

忽然就花粉过敏了,脸肿成了猪头。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这条路又行不通。

家仇之外,还有情愁。

她的官配是男主孙玉楼(王一哲 饰)。

出身皇亲国戚之家,纯善重情。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一个是落魄千金,卖艺维生。

一个是高门大户,科举高中。

门不当户不对。

纵然两情相悦,还是受到孙家百般阻挠。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好不容易冲破万难,到了喜结良缘之日。

又遇到了麻烦。

女主发现,玉楼的父亲,也就是她未来的公公。

居然有可能是她的杀父仇人。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林少春的人生,果然狗血坎坷。

但没关系,因为大女主剧还有另一个特点——

不论多么艰难。

主角都能遇佛杀佛,遇神杀神,最后逢凶化吉。

就比如在学艺期间,为试炼琴艺,少春假冒京城第一琵琶女。

在孙家寿宴上弹奏时,被一阵风吹开了面纱,身份败露。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一个戏子,擅自闯入豪门大家,假冒一个名人。

还在众目睽睽之下被发现。

按理说是犯了大忌,要挨板子的。

可是,女主只是谎称「师父生病,我来替她表演」。

就蒙混过关了。

男主替她美言几句后,大家甚至开始夸她「青出于蓝」了。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这。

是不是有点太容易了?

化解困境,看似靠机灵的女主,实则靠的是「全员工具人」。

孙玉楼,纯粹是女主复仇路上的垫脚石。

他靠破案,洗刷了女主父亲的罪名。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破案之前,两人的感情并不明朗。

一直是孙玉楼单方面死缠烂打。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但当他破案后,林少春立马回心转意。

不去选妃了,和他长相厮守。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再看看孙家四少奶奶。

她一直喜欢男主,原本是少春的情敌。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但她有一个对标薛宝钗的通情达理、善解人意的完美人设。

在男女主无法相见时,她为他们创造见面机会。

在男主误解女主的时候,她又查明了真相,化解了他们之间的误会。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虽说她反复强调,她的恋爱观是:

「喜欢一个人,就是希望他好。」

但这样没有半点占有欲,完完全全牺牲自己,实在难以服众。

看似人设讨喜的四少奶奶,其实不过是一个缺乏真实感的助攻角色。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此外,在解决自身困境的时候,女主能顺手拯救别人的人生。

为了嫁入孙家,林少春四方打点,笼络人心。

下到家庭琐事,上到财务危机,居然都能一一解决。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先说说家庭琐事。

孙家三子,玩世不恭。

赌博欠债,又逢家中财务困难。

堂堂豪门大户,拿一个小小的赌场没有办法。

而林少春,找了戏班兄弟假扮「黑社会」骚扰赌坊。

就逼得赌场的人主动上门和解。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男主孙玉楼,作为孙家四子。

除了当垫脚石,也是一个被拯救者。

在少春的提点下,他才考取了功名。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更扯的是,孙玉楼被劫匪劫持。

林少春只身闯入匪窝,施了点戏班习得的小伎俩。

就将他毫发无伤地救出。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就这样一路开挂,左右逢源,最后顺利嫁入孙家。

自己的婚嫁解决了,别人的婚嫁难题也包在她的身上。

她的丫鬟喜欢上了大户人家的公子。

但因门户之差,他们无法在一起。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林少春便到他家里,使了一系列骚操作。

让公子哥被踢出家门,回到了平民百姓的位置。

没有了阶级差异,自然就顺利在一起啦。

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再说说财务问题。

少春无凑巧看到街上无家可归的女子,就想了个挣钱的办法。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她把这些女子收留在自己家,办起「家政」班。

让她们去有钱人家里义务干活,顺便把没人要的果子、旧衣带走,转卖给普通百姓换钱。

靠着这个,短短几日,她竟然成了京城一大富户。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在孙家急需用钱时,林少春解了全家的燃眉之急。

全员为之折服。

总之,林少春在这部剧里简直就是BUG 般的存在。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永远都面带微笑,从容不迫地说:

「我来替你想个法子。」

一幅手握剧本的样子。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这种强情节制造出的「爽」。

曾是于正的「收视秘诀」。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爽」感,靠的是对「逢凶」与「化吉」这对矛盾的强化。

通过恶化困境,让观众对绝地求生的艰难,有强烈共情。

随后又美化人生巅峰时的喜悦,勾起情绪的酣畅感。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只要无视历史环境中森严的阶层壁垒和逻辑漏洞。

看小人物一路打怪逆袭走上巅峰,的确能戳中很多人的爽点。

比如《宫锁连城》中的「换脸复仇」。

以及《延禧攻略》中,魏璎珞为了给姐姐报仇,入宫选秀。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这样的爽感,是大部分大女主剧的成功秘诀。

也是于正的财富密码。

然而,到了《玉楼春》却失效了——

它不爽了。

为什么?

一方面就像上面讲到的,女主的逆袭之路过于顺利。

不管多大的危机,都凭借小儿科般的手段化解。

少了步步为营的紧张感。

自然也难有情感的波动。

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于正的野心太大,实力又不匹配。

试图往一部剧里填充太多的故事线。

又是复仇、又是考取功名、又是选妃、又是宫斗 ……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结果就是全军覆没,哪条线都很失败。

甚至让观众看得摸不着头脑。

想看女主如何考取功名,仕途复仇。

结果前一秒还信心百倍,下一秒就不考了,改去参加选秀了。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想看她如何靠着选妃的路径步步高升,一步步接近权力中心,实现目标。

结果忽然就花粉过敏,不选了。

想看陈年冤案如何一点点浮出真相。

结果不过 10 分钟,就沉冤昭雪了。

想看大宅之中,明争暗斗,女主如何保全自身。

结果女主略施小计,就轻松俘获众人欢心,全家上下其乐融融。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任何一条线,认真讲下去,都有吸引人的点。

但东一榔头,西一棒槌。

什么都点到为止,没有了深入的空间。

观众想爽也爽不起来啊。

美其名曰「多类型杂糅」,其实不过是多融梗了几部作品。

除了《红楼梦》之外,目测还有《金粉世家》《锦绣良缘》……

成了一盘不伦不类、食之无味的大杂烩。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内容不够,外壳来凑。

这部剧的宣传重心,明显是放在精美的外观上的。

从头饰到衣服,再到实景布置。

携传统文化之名,多次冲上热搜。

皮影、古琴、戏曲、刺绣、琵琶 ……

古典元素一应俱全。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但越是精致,越凸显了内在的空虚。

就像剧中戏台一幕。

少春与师父粉墨登场。

但,不仅妆容不伦不类,一开口更是天雷滚滚——

唱的居然是流行歌曲。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而不遗余力营销的服化道也存在问题。

公示的备案表里,说明了这部剧的背景是「明朝隆庆年间」。

但人物服饰上,前期是明代,中途换成明清样式,播出打着明代服饰宣传。

面对质疑,于正表示:我们这是「架空」。

「像《红楼梦》一样,没有朝代。」

合着是把《红楼梦》当遮羞布来用了。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还有被吹上天的古典美学。

所谓的莫兰迪色系滤镜,在《延禧攻略》吃到甜头后。

又在《骊歌行》《玉楼春》中复制粘贴。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滤镜再强大,也是会让人审美疲劳的。

况且有些镜头,调色过于阴暗,人物的脸都看不清。

一味追求外表的「高级感」,而忽略了实质内容,这难道不是本末倒置吗?

前后期制作吹上了天,剧本却越来越稀烂。

这似乎成了目前很多国产古装剧的通病。

《玉楼春》剧评:求求于正,放过「大女主」吧
 

制作固然重要,但这些不过是在为内容增色。

毕竟,好的制作有钱就能砸出来。

好的剧本却需要数年磨一剑。

希望「于正」们明白一点:

华而不实的点缀、投其所好的讨好。

都不如摒弃浮躁,沉淀出真正优质的内容。

全文完。

                           

本文转载自独立鱼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