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你听说过“亚当斯一家”吗?

从时间线上来讲,他们的诞生甚至早于家喻户晓的“辛普森一家”。

1932年,美国漫画家查尔斯·亚当斯开始在《纽约客》杂志上刊登《亚当斯一家》的故事,创造了这个离奇恐怖的贵族家庭。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故事中,亚当斯一家面色惨白宛如吸血鬼,却又热情善良信奉上帝,由此引发的反差让他们迅速收获了大批受众。

1964年大卫·利维执导的电视剧《阿达一家人》在豆瓣的评分至今仍高达9.2,此后的很长时间里,《亚当斯一家》不断被改编成电视剧、电影、百老汇音乐剧等多种形式,几十年来可谓长盛不衰。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今年初,网飞也宣布开发《亚当斯一家》衍生剧集《星期三》,以亚当斯家族中的女儿星期三(Wednesday Addams)为主角展开,讲述她的学生生活。

执导该剧集的,是对这个家族故事垂涎已久的怪咖导演蒂姆·波顿,这是他导演生涯中的第一部真人剧集。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而让《亚当斯一家》这个IP真正成为美国流行文化中的重要元素的,还要数今天我们要说的真人版电影《亚当斯一家》系列。

三十年前,派拉蒙出品、巴里·索南菲尔德(《黑衣人》系列)执导的真人版《亚当斯一家》(1991)上映。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这部100分钟的电影,通过夸张的人物设定和美术风格让亚当斯家族的哥特风格深入人心:

父亲戈梅斯在一场葬礼中对尸体提什一见钟情,两人结为夫妻,恩爱非常;

祖母擅长烹饪,尤其热爱各种动物内脏和虫子尸体,偶尔还研究各种巫术和药水;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儿子和女儿相爱相杀,日常娱乐是想方设法杀死对方,砍刀、电椅、砒霜无所不用;

管家是身高超群面色惨白的哑巴,还有一只叫“东西(thing)”的断手做仆人。

你没看错,一只断手,做仆人。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这仆人动作灵敏心思细腻,会引路会按摩还能做护卫,唯一的缺点是不会说话。

奇形怪状的亚当斯一家住在祖上传下来的城堡中:城堡里蛛丝遍布,破败不堪,并且远离城镇,门前就是亚当斯家族的墓地。

而这一家人每逢节假日,都要聚在祖坟里玩“召唤死人”的快乐游戏。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这阴森森的设定,听起来像极了恐怖电影。

但别怕,《亚当斯一家》这部电影以及这个IP旗下的所有作品,其实都是披着暗黑伪装的欢乐喜剧。

看似高贵的男主人戈梅斯其实是个傻白甜恋爱脑,脑子里除了美艳妻子,就只剩下滑梯和玩具火车;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冷脸公主“星期三”(Wednesday Addams)才是智慧担当,对内要与哥哥斗智斗勇,对外还要提防各种心怀不轨的侵入者;

更不要说一只断手还能去写字楼打工送快递这种神奇设定。

巨大反差带来的喜剧效果,就是电影《亚当斯一家》的第一重魅力。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它的第二重魅力,则来自电影这种艺术形式本身。

《亚当斯一家》用风格鲜明的服装造型、布景、美术设计等手段全面突出亚当斯家族的哥特风设定。

阴森恐怖的古堡、瘦削惨白的人物、恰到好处的灯光布景,这一切都让原作中恐怖、颓废、黑暗的风格更加鲜明,更具特色。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也因此,《亚当斯一家》第一部和第二部还分别提名了64届奥斯卡的最佳服装设计和66届奥斯卡的最佳艺术指导。

电影特效的进步,也让这个哥特家族拥有了更超出想象的魅力:

满脸头发的巫师表哥、会发电的叔叔费斯特,以及整部电影里最吸睛的仆人“东西”。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亚当斯城堡中的书架上,放的也不是普通书籍:翻开世界名著《飘》就会被糊一脸风雪,想晒太阳就拿出《太阳照常升起》摊在面前。

主角之一费斯特最终打败反派,也是靠书架上一本《飓风艾琳:横空出世的噩梦》送来了狂风闪电……

这些充满想象力的巧思让《亚当斯一家》的可看性大大提升。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电影原本俗套的友爱和睦主题,也在哥特式美术风格和出彩的视觉效果加持下,散发出别样的魅力。

当然,如果只是美术出彩,笑点不断,《亚当斯一家》不至于上映三十年仍让无数观众念念不忘。

它最为人称道的,其实是电影本身满满的反讽气质。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电影中,亚当斯一家离群索居,阴郁腐败,是大众意义上“不合群”的异类。

但那又怎样呢?

他们不伤害别人,不沉迷算计,总是满足于家族内部的无厘头的快乐中。

这快乐或许是爱情,或许是亲情,也或许只是归属感带来的满足和安心。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他们对外界最大的影响,无非就是打高尔夫不小心打碎了邻家玻璃,或者在马路边贩卖喝了会喷火的饮料。

反观道貌岸然的“正常人”们,却心怀不轨,带着各自的贪恋与邪恶踏进亚当斯的庄园。

他们把枪支和烙铁对准戈梅斯和他美貌的妻子,用阴谋诡计回报亚当斯一家的热情。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促使这些“正常人”做出如此行径的,不过是亚当斯庄园的地下室里,有家族传承的财宝无数。

讽刺的是,这荒诞的反差从电影上映至今的三十年间,仍从不间断地在这世界各处上演着。

但与荒诞至极的现实世界不同,电影《亚当斯一家》中,至少还能将女主人提什所说的“咒语和魔法”理解为自由艺术。

《亚当斯一家》影评:这样另类的恐怖喜剧,现在拍不出来了
 

一只叫“东西”的断手,也能在写字楼里找到配送文件的工作。

他们的包容与多元,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宏大。

从这个角度解读的话,《亚当斯一家》系列电影确实有一看再看的必要。

                           

本文转载自五号站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