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熬夜修改今年的跨年晚会试卷,硬糖君最直观的感受是:各家当初的预告重点,划了,又好像没划。

这边厢的湖南卫视,王一博首唱新歌,粉丝奔走安利;宋祖儿王安宇返场营业,观众重温嗑糖快乐……那边厢的江苏卫视,蔡徐坤载歌载舞,放送多倍快乐;李宇春再次压轴,实力歌手永远值得信任。各有各的热闹,但也都是可预见的热闹。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相形之下,大家显然更爱意料外的惊喜。比如,周深、邓丽君同框演唱,一曲忘忧;张新成、方锦龙合作《赤岭》,新鲜亮眼。B站《2021最美的夜》尤其会玩,凤凰传奇唱《万神纪》、鹅城全员跳街舞、《千里江山图》动起来,简直是惊喜连连。

B站当初预告跨晚系列IP时,群众也曾猜想表现形式。如今回看,只能说咱下次想象力还得再放飞,否则跟不上小破站的脑洞!观众对这些名场面也是相当受用。有数据为证,开播十分钟,这场晚会人气值成功破亿,峰值高达3.1亿。#许嵩B站跨年晚会再唱素颜# #一首孤勇者炸出多少LPL粉丝#等微博话题空降热搜,传播效果不容小觑。

聚合无数注意力和顶级资源的跨年晚会,可以照见过去一年,乃至几年的国人娱乐、审美趣味、时代情绪等等。而纵观内娱跨晚十五年,平台间的博弈精彩,背后蕴藏的种种变化更可供玩味。

意外是第一传播力

从一台晚会的角度看,今年各家都是不缺特色,不少流量。但细品起来,现在的跨年晚会真很难像早年那样,让人看到未知、新鲜的东西,留有深刻印象。

观众昨儿个还流连于几大跨晚,激情参与节目点评。今天一觉醒来,除了粉丝,我们已经无法迅速说出各家卫视请过谁、演了啥。不信的话,请抢答:蔡徐坤今年在哪家跨晚?节目分别是什么?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说到底,几大卫视每年高呼打出差异,但很难避免同质化,基本是当红明星和流行文化的高度集合。虽说能在主题、风格抛出特色,但高度雷同且中规中矩的整体观感,很难给人独一份的感受。这也是为什么,有些跨年晚会收视不错,却毫无话题水花。

纵观历届跨年晚会,“意外”总是放大声量、引爆传播的关键。而意外的源头不外乎二:偶然翻车和精心编排。

前者比如忘词跑调假唱,绝对能上个热搜,但往往是负面效果。后者则是主办方积极追容反差性,以极具延展度的节目来制造惊喜,以此激发观众围观热情和共鸣爽感。作为跨晚新玩家的B站,接连三年都以可观讨论度刷屏网络,主要得益于此。

犹记B站首届跨晚,就是以一系列颠覆式创新撩拨观众情绪,最终实现口碑出圈。《茉莉花》家喻户晓,可国乐大师方锦龙和虚拟偶像洛天依合作奏唱的,咱可是头回见。在传统文化和二次元的碰撞下,一幅绝美四季图生动浮现,至今仍被人津津乐道。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今年跨晚,B站再次秀出“雕花刻叶”的独门绝技。《万神纪》《让子弹飞》《大秦帝国》等作品本就足够经典,再加上官方此前预告过,观众早早抬高了心理期待,正片想要解锁惊艳效果相当困难。

既如此,那就让广场霸主凤凰传奇唱《万神纪》。蔡其山老师的河南坠子开场,玲花、曾毅的浑厚歌声传出,道出华夏的山高海阔天地苍茫,惹得观众齐刷“梦幻联动”“燃炸了”。

《让子弹飞》的改编更令人拍案叫绝。#让子弹飞将登跨年晚会首次舞台化#热搜一出,很多人就已猜到正片会是舞台剧。可当叶音、八度、达达组成鹅城小分队,用街舞还原电影经典场面时,唯有“再刷亿遍”可以聊表敬意。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擅长自我表达的年轻观众,极其乐于为兴趣内容发声。B站这三年的跨晚,将传统、潮流、鬼畜等文化全面网罗,再以创新形成呈现出来。如此一来,每个人都能在其中认领自觉震撼的部分,发挥主观能性来参与解读,无形中将内容推到更多人面前。

明星,挪用还是同化?

一直以来,明星阵容都是跨晚稳住基本盘和话题度的关键。今年厮杀最激烈的,还是他们。

跨晚“选角”向来特别现实,各家都坚持同一原则:今年谁红请谁,谁最经典谁压轴。

可如果放到十五年的跨晚发展史里去看,我们会发现明星在不同时期的跨晚发挥着不一样的功用:从塑造到挪用,再到适配。

2005年,湖南卫视首次举办跨年晚会,靠着超女和港台明星创下联欢类节目的收视巅峰。彼时的湖南卫视跨晚,更像是天娱艺人的年终团建。李宇春、周笔畅所代表的选秀新星,迫切需要这样的大众舞台收获更多关注,沉淀忠实粉丝。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但随着快男、超女的停办,2009年江苏卫视奋起直追,请来全明星阵容与湖南卫视分庭抗礼,几大卫视自此开启抢人阶段。随着流量偶像诞生和崛起,这种风气开始全面盛行,并在2018年前后达到顶峰,爱豆在哪儿,就在哪儿跨年。各家不得不砸钱哄抢鲜肉流量,以此争夺互联网最活跃的群体,跨晚由此出现过许多畸形的“盛况”。

这一阶段,跨晚主办方依靠他们确实可迅速收割流量,但却无法将艺人粉丝转化为平台粉丝。弊端显露,促使几大卫视去思考和寻找应对之策。这两年,湖南卫视、江苏卫视选择跨晚阵容时有了更多考量。它们每年固定邀请某几位明星坐镇、压轴,与艺人深度捆绑,从而强化跨晚的品牌效应。李宇春之于江苏卫视,如同李谷一之于春晚了。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2019年的最后一天,新玩家B站的到来,使得跨晚和明星的关系结构再次生变。两者间不再是简单“利用”,而是通过多元且适配的内容深度融合,彼此同化成用户喜闻乐见的模样。

当张光北现身B站首届跨晚,观众又惊又喜。张光北何人?《亮剑》里358团团长楚云飞,《三国演义》的吕布,B站鬼畜区顶流啊。当他合唱《中国军魂》时,观众如遇故友般刷着“全体起立,欢迎云龙兄回家”,那份感动硬糖君记忆犹新。

如今,登台B站跨晚的明星,许多都兼具表演嘉宾和站内UP主的双重身份,周深、李延亮、凤凰传奇都是其中代表。有些明星即便暂时没有进驻,但江湖也有其传说。首次登台跨晚,开口便让观众直呼沦陷的郭顶,代表作《水星记》早已走红B站。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B站跨晚的明星嘉宾,往往和核心观众已经有了高浓度情感,这更有利于相关内容的发酵和引爆。尤其当这种陪伴力量贯穿每届跨晚,慢慢便会给这一保留节目带来稳定预期。

跨晚攻守道

钟声响起,又是新的一年。话题热度消散后也该冷静思考:今年跨晚到底还能留下点什么?

跨晚的每一次热搜,都是对观众画像和真实反馈的一次精准提取。细拆来看,燃、怀旧和合家欢最能让人迅速沉浸,制造出足够多的热度和话题。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众所周知,如何将正能量融入文娱产品,是眼下摆在每个创作者面前的课题。今年跨晚在这一点上做得不错,杨洪基的《奋斗》(江苏卫视)、职业版《天上飞》(湖南卫视)、周深的《可它爱着这个世界》(B站)等等,都让网友“泪目”“燃起来了”。

此外,老牌歌手炸场、甜宠热剧售后、年度神曲翻唱等也可以迎合观众的内容消费偏好,从而充分共鸣,引发讨论和传播。不过,上述操作多数具有局限性和不可复制性。试问,明年跨晚这会儿,还有多少人记得“争强好笙”呢?!

所以说,拥抱流行文化、年轻文化之余,跨晚主办方也当自觉探寻沉淀经典的创作策略。这方面,B站依然是极好的范例。其连续三年的跨晚舞台,都是在做文化碰撞实验,聚焦圈层而后再引爆大众。

在B站2020年跨晚,京剧艺术家裘继戎以一支名为《惊·鸿》的现代舞,丝滑串联起昆腔、秦腔、评剧等传统剧种,带观众重温梨园行当的繁荣盛世。同期刷屏的《万物笙》,则由笙演奏家吴彤演绎,旧活新整被网友盛赞“前方核能”。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到2021年跨晚,传统和流行的结合、电影和街舞的嫁接、高雅和通俗的共叙,种种巧妙设计无处不在。比如,《灵笼》主题曲《重生》开唱前,先用呼麦和唢呐暖场,瞬间注入灵魂。再比如,各家都唱神曲《热爱105度的你》,B站剑走偏锋地让郭森、潘杭苇两位女高音歌手演绎,高端又新鲜,无比上头。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当然,除文娱价值和商业价值外,一场好的跨年晚会也需要提供情绪价值和人文关怀。致敬奋斗、科技、青春和新时代的江苏卫视跨晚,致敬航天、守护、抗疫的湖南卫视跨晚,以及倾注爱、自由、努力的B站跨晚,都是在对当下时代情绪进行提炼和表达,以有温度的文娱内容安抚观众焦虑躁动的内心,共同抵抗日常生活常有的危机感和孤独感。

B站跨晚平行时空单元的《错位时空》,便让无数年轻观众泪奔。在《觉醒年代》中饰演陈延年的青年演员张晚意,在一古一今两处场景深情吟唱,达成互为照应的叙事效果,观众极易代入其中去重温历史、反思自我。“这盛世如您所愿”“今生有幸入华夏,来世愿在种花家”“先人如此,我辈自强”,弹幕句句皆是真情实感。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在迅速变化的生活里,跨年晚会如同锚定的坐标,让奋力前行的我们收获一份每年必到的安心。今年跨晚预热时,各家纷纷在官博回顾十年前的节目名场面。或许再过十年,人们也会这样去描述时间:2021年?就是周深调侃咱“见点世面”的那年啊!

跨年晚会,谁家赢了?

                           

本文转载自1905电影网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