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婆罗影评网首页
  2. 未分类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魔幻。

Sir 说的是近期的上海。

比魔都更魔幻的是——

他们开始给郭敬明道歉了。

” 错怪了小四。”

” 透彻。”

” 讽刺到位。”

” 纪实文学、纪录片。”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为什么?

还要从这次上海的疫情说起。

无法想象,一个人口 2500 万,内地城市治理标杆的上海,在这么短时间内,忘了腔调、摩登、商务,集体关注在最原始的吃饭问题。

这种心理冲击,是有传导效应的。

9 日晚,广州多个区进行全面核酸,Sir 和同事都度过了一个紧张疲惫的周末。

周五晚连夜排队核酸,周六一起床发现部分购菜 APP 和市场的绿叶菜已经被抢空,大家紧急转发和学习上海朋友总结的囤菜攻略……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疫情第三年了,去年 5 月广州也经历过一次近两周的封城战疫,但是这么敏感的反应还是让人有点意外。

大家最大的担心,已经从病毒本身,转移到——

万一阳性了,会被怎样对待?

万一小区封了,吃什么?

不可否认,本轮疫情上海暴露出的矛盾和问题,值得大家一起反思。

但问题在于——

我们该反思什么?

让 Sir 感到最不能理解的,当下网络舆论正在形成的一种氛围:看,上海果然暴露了吧。

于是,很多人开始给《小时代》正名。

《小时代》不是浮夸了,是现实主义。

郭敬明不是烂片导演了,是揭露了上海的虚荣、势利、阶层差异。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当年郭敬明被群嘲过的 ” 名牌式写作 ” ——

一个两岁的小孩,需要的仅仅是一条温暖的爱马仕毛毯,然后再塞一个 LV 的钱包到他手里,就行了。实在不行,你再给他挂上一条梵克雅宝的项链,喷一点娇兰的帝王之水,这两管猛药一下去,就算是孟姜女投胎,她也立刻闭嘴不哭。

今天好像得到了一一印证。

在 ” 静态管理 ” 初期,几张图片被传播。

年轻人精心打扮,盛装出席测核酸。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某小区门口挂抗原自测袋,是 Prada、LV、爱马仕……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一开始是调侃:果然很上海。

但逐渐,演变成了一场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窥视和集中算账。

这其中投射出的最明显的两种情绪,一是指向——

阶层。

网友在观摩、比较,什么房价的小区,配送什么样的菜。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再看到有人晒的,一些奢侈品大牌,会采购物资,精美包装后回馈自己的大客户。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网友们构建出一副《寄生虫》式的图景。

顶层的人,住豪宅。

底层的 ” 虫蚁 ” 们,无处容身。

有一位上海博主 @王铁梅女士 说,自己所在的小区业主,以潜在防疫威胁为理由举报了在此租房的务工阿姨,导致她们被居委会 ” 驱赶 “。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这件事,也被网友们视作上海人冷漠、没有人情味的表现。

另一个主要的不满则是——

崇洋媚外。

别的城市疫情,网友发的是 ” 热干面挺住 “,” 胡辣汤赶紧好起来 “。

每个城市有自己的标签,热知识,上海是全球咖啡店最多的城市。

这种生活方式,在互联网的审视下就有了原罪。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上海人不是上海人,直接说是 ” 租界人 “。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以及这里是 ” 香蕉人大本营 “。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夸张吗?

本该被严肃对待的疫情,开始变得越来越像一场异端审判。

最终,有人想表达出的态度是活该、不值得…… ” 上海真的需要援助吗 “。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积蓄已久的 ” 看不惯 “,一下集中爆发。

于是郭敬明的《小时代》被捧成了一本写满上海 ” 七宗罪 ” 的《圣经》。

看,上海阶层明显。

所以上海人觉得比我们高人一等。

看,上海人喝咖啡穿西服。

所以上海人看不起我们中国人。

郭敬明的《小时代》,是一种极度自卑反弹后的报复性炫富。

而今天郭敬明口碑的 ” 反转 “,是更多人不自觉代入到了那个被歧视和被排挤的外地人身份。

Sir 不得不说这种声浪太具有迷惑性了。

一旦你不同意,就会变成 ” 洗白 “” 沪吹 “。但越是流言混乱,我们越需要在当下厘清一些基本问题,这不光关系到上海,也关系到——

在疫情发展出更多不确定性的当下。

我们是否能减少次生灾害(有一天落到自己头上)。

第一。

上海排外吗?

这个问题是一个陷阱。

如果你真的去回答或者辩驳这个问题,就已经被带偏了。

这种地域标签,就如同一些 ” 河南人没素质 “” 山东人重男轻女 ” 的论断,很多人还会用亲身经历作证:我看到的 XXX 就是这样的啊。

排外 / 没素质 / 重男轻女,或许都存在。

问题在于——

我们应该趁着疫情对一个地方的人进行清算吗?

又能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来说明是他们应得的,不值得援助吗?

如果是,那么被揪出来的一定不只上海人。

疫情爆发之初,武汉人在各地的遭遇,那么还将一遍遍重演。

疫情还没有打倒我们,我们就早已乐此不疲地从内部分裂。

不少人传达出的情绪,未必害怕病毒,却害怕感染病毒之后所带来的种种人为打击——

隐私暴露、被社死、被指责 ” 投毒 “、被各个地方的人歧视、提防……

疫情传播到一个地方,就把一个地方打成异类、翻旧帐的的习惯,我们今天还没有彻底反思。

第二。

上海是一个标签能概括的吗?

” 你活该也有今天。”

许多人把长期以来的不满,全都集中到了上海这个标签下。

但你们口中的上海,不是一个标签,是 2500 万个真实的人。

奢侈品大牌的 VIP 专享点心是上海(的疫情头几天)。

大家一起无米下锅的也是上海。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声色犬马的名利场是上海。

无数个追逐梦想、努力活着的人也是上海。

当你把 ” 上海 ” 当成一些现象集中体现的代名词,再贴到每一个上海人头上时,危险的是什么?

4 月 3 日,一名上海女士求助一名外卖员,帮忙给自己 27 公里以外听障的父亲送菜。

后为了感谢小哥给了 200 元,并投稿至一大 V 处赞扬小哥是好人。

本来是件好事。

结果评论竟全是骂她精明,吝啬,打发外地人。

上海人这么有钱,怎么这么抠门?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而其实这位女士因为疫情没有工作收入,要带孩子还要照顾老父亲。

最终,当事人因为不堪网暴而选择轻生。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这是谣言吗,是假消息吗…… Sir 看了很多遍新闻都不愿意相信,希望这是假的该多好。

是的,上海也许就是一个阶层分明的城市。

但你痛恨的现象,永远都是顶层的少数。

而处于阶层中不利地位的大多数人,还要因为别人眼中 ” 上海的不平等 “,再受到一次歧视,再被认为不配得到援助。

这,不合理。

第三。

现在的首要问题不是算帐,是吃饭。

Sir 今天最看不惯的,就是对 ” 上海神话 ” 的冷嘲热讽。

甚至是在看好戏。

” 你们不是精准防控,防疫优等生吗,怎么也有今天?”

” 你们不是有钱吗,还需要驰援?”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Sir 今天不想捍卫任何一个神话。

事实上,上海在今天不仅是一个 ” 神话 “,也是不同立场、思潮拉锯的核心地带。

有 ” 清零 ” 还是 ” 躺平 ” 的路线之争,有本土自信还是国际接轨的华夷之辨,有青年人日益兴起的对阶层和 ” 资本家 ” 的不满,也有对于什么才是最大国情的不同分析。

这些问题怎么解决?

Sir 的回答是——

这就不是今天就能解决的,也不是上海能解决的。

今天上海应该解决的事吃饭问题。

当上海陷入困顿,需要外界供给物资时,让不少人得到了一种身份地位调换的优越感。

今天上海的物资困难,能归结于这座城市的失败吗?

Sir 想用《国富论》里的一句话:

我们的晚餐可不是得自屠夫、酿酒商人,或面包师傅的仁慈之心,而是因为他们对自己的利益特别关注。我们认为他们给我们供应,并非行善,而是为了他们的自利。

上海 2500 万人的吃饭问题,是一个庞大而复杂的超级工程。

只不过我们平时意识不到它的存在——因为它是通过自发的行为,自然而然完成的。

当个人的自主行动被取消后,谁能立刻调动、运转这个超级工程?

现在上海周边进入上海的物资,通道是否顺畅?

物资抵达上海,怎么来完成合理的分配和运送?

这些,不一不是比 ” 上海人排外 ” 更值得关切的问题,也更接近造成这次诸多现象爆发的根源。

你可以追问管理者处理疫情不及时的失误,但不该把对象调换成对决策没有话语权的被管理者。

你可以反思为什么驰援上海的物资,没有得到妥善安排,导致有的蔬菜、肉类被扔掉。

却不该指责被困在家中千千万万的上海人。

不是他们不需要新鲜蔬菜,不是他们不去珍惜,他们无法参与到分配工作中。

今天在广州,经历了昨天紧张采购后,今天很多新鲜蔬菜又连续上架。

真正消除恐慌的办法不是辟谣,使用实际的保障,给人以信心。

今日,京东为上海地区提供了超过 1600 万件米面粮油等民生商品,可以保证上海用户近一个月的日常供应。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4 月 9 日,京东的首批 8 万件母婴物资送抵上海。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全国多地也开始优化高速公路的管控,保障货运物流的通畅。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针对不擅长使用互联网的老人,上海很多物流公司开设助老专车,奔波在养老院和老年小区。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最后。

Sir 想来谈谈 ” 人性 “。

很长时间以来,这是一个有效词。揭露人性的电影,话题会高,标题带人性的文章,会火。

《釜山行》,丧尸围城时,人为了活命而显露的自私。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饥饿站台》,为了一口食物,人们手握尖刀。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流感》,女孩冲出来,哭着乞求不要打自己的母亲。

现在不是给郭敬明道歉的时候
 

够露骨,够惊悚。

但你看懂人性了吗?

或者这样问——你看到了以后,你要怎样对待人性?

厌恶、痛恨、自暴自弃:

呵呵,人类。

但这,或许是对灾难片最大的误读。

灾难扭曲、放大了人性之恶,我们应该得到的启发难道不是——

最大的人性,就是不要考验人性。

不要让人性陷于灾难。

不要让人在绝境中互害。

解决人性危机,不是从数落开始,不是从对立、清算某个地方人的 ” 劣根性 ” 开始。

是让人吃饱了饭开始。

本文转载自Sir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