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婆罗影评网首页
  2. 影视评论
  3. 华语影评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老剧翻红,老剧续命。

《甄嬛传》《武林外传》《贫嘴张大民》等。

为什么?

在疯狂内卷竞争的背景里我们眼里只有前方的赛道。

当这套价值观被解构,我们被裹挟于无尽的空虚与 emo 时,往事,似乎是唯一的精神乌托邦。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回忆与现实,正在暗通款曲。

正如 Sir 特意选在今天(五四青年节)重温的老剧。

不仅因为它质量高,横空出世后至今还是内娱十年古装天花板;更因为它与当下的互联网语境如此贴合。

三个关键词——

密不透风的权谋,柔软的人心,与忧伤的年轻人。

前两点的通透,仅大结局就能瞥见。

林殊回到命运起点,为赤焰军雪耻,最终重披甲上阵,完成英雄的悲壮闭环。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Sir 着重写最后一点。

《琅琊榜》主线,当然是梅长苏和萧景琰的权谋之路,多少人被迫卷入其中,付出了原本不用付出的代价。

很无奈,但这就叫成长。

有人终将老去,但有人正年轻。

从这个角度看,《琅琊榜》其实讲述了一群年轻人,取代另一群年轻人的故事。

01

以为的敌人,其实是一面魔镜

这样的取代,最典型的,谢玉与梅长苏。

他们本是一类人,但最终成为敌人、对立面;他们的故事一直在不同的分身、时代里演绎,流转。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梅长苏和谢玉第一次见面——

平静。

萧景睿请安,谢玉正要开训儿子,却敏感地发现厅上有客。梅长苏迈步上前见礼,眼神直遇,不卑不仰:

在下苏哲,见过侯爷。

权谋场上浸淫半辈子的谢玉,知道来者不善,马上收起训儿子的口吻,端出贵族的优雅释放烟雾弹。

步下台阶(书中是还了半礼),还多看两眼。

有客人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第一遍看,二人不过一明一暗的猎物和猎人。

再看谢玉却是梅长苏之镜。

梅长苏出现之前,谢玉隐藏得非常好。

有权有势有名。

权在朝——

重臣宁国侯,一品军侯,统领京城的巡防营,那是京城除禁军外,唯二合法武装力量。

梁帝钦赐:” 护国柱石 “。

所以尽管是驸马爷,谢玉还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建府(原本驸马是应该住到公主府去的)。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名在野——

阴差阳错的两姓之子萧景睿,为谢家提供江湖势力卓门作倚靠;同时本人年轻时被誉 ” 芝兰玉树 “,雍容贵气。与莅阳长公主的结合可以说是 ” 英雄美人 ” 在人间最直观,也最顶级的诠释。

如花美眷,相敬如宾,大梁一段佳话。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谢玉的每一面都几乎完美。

体贴有礼的丈夫,严慈并施的父亲,好相予的亲家 ……

某种程度上,现在的他是庙堂上,人过四十的梅长苏。

最大软肋是情义,最趁手武器是权谋。

因为钟情公主莅阳,他成了 ” 情丝绕 ” 事件的共谋者。

谢玉年轻时受祖上封荫,虽然官职低,但有世袭的侯爵,算是一个不在权力中心的世家子弟。

谢氏世代功勋,列代清明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得来不废吹灰之力,没有军功自然就不能享受全天下的礼赞。

同样武官,同是当朝驸马、皇帝妹夫。

林夑手握实打实的兵权,还与云南郡王穆深家结了亲,自己和言阙、梁帝是拜把子的兄弟。

谢玉呢,除世袭的爵位,再无能与之抗衡的权与情。他想出头,林燮就是一座太难翻越的大山。

正面硬刚根本不可能。

彼时的谢玉,应该跟梅长苏差不多年纪,30 出头。

摒弃少年天真,选择用一把幽暗的权谋之剑,达到自己的目的。

赤焰案,谢玉事业转折点。

他联手夏江,利用梁帝的疑心炮制梅岭血案,也亲手断送了 ” 正道 “。

哪怕 12 年的精心布局全毁,哪怕府邸被围,亲人劝降,他跪倒在祖宗牌位前。

谢玉依然有心怀生机。

我还不想死我谢玉,还没有走到山穷水尽、走投无路的时候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这是谢玉的赌徒心态么?

要 Sir 看,他冷静得很。

一个曾经尝过权谋翻邪为正、改头换面威力的人,是不相信所谓正道、周全后路的。

只要命在,队友在,权谋依然这把剑依然锋利。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你看梅与谢最后一次见面——

平静不再。

一个阶下囚,一个皇室座上宾。

处在低位的,气定神闲;处于优势的梅长苏却神情严肃,步步紧逼。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最终,梅长苏一勾二吓三拆退路。

谢玉颓然地低下那颗漂亮的头,正式从金陵权谋舞台中退场。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从第一次的势均力敌到最后一次的胜负角力,是两个我之间的错位交手。

用权谋者必被权谋毒杀。

所以梅长苏哪怕送命,也希望能重上沙场,做回林殊。

” 梅长苏 ” 这个谋士身份,是不值得,也不用珍惜的。

立场不同,阵营不同,在周而复始的权力系统里,梅长苏与谢玉真的是截然不同的人吗?

未必。

只要看过《琅琊榜》的人,可能大部分都像 Sir 一样,对这个原本该完全笃定讨厌的 ” 反派 “,没法恨透。

这一层恨不透,其实也和梅长苏的悲凉底色同出一源。

情义。

只不过梅长苏的情义有优先级,父兄,军友,恋人。

谢玉的更窄,更集中,只有莅阳。

景睿的生日宴上,亲儿子谢弼以死相逼求他停止杀戮。

他丝毫不担心,甚至还有一点期待,那是因为了解而有的胸有成竹。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整场宴会,谢玉虽有慌张,但真面目撕破后,反而杀得坦然。

可妻子拔刀,却让他猝不及防,眼里既怕又是伤。

嘴里吐出仿佛孩子般的委屈之语,” 你要舍弃我 “。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如果谢玉这面 ” 镜子 ” 还比较隐晦。

他,则从未隐藏——

梅长苏的第一目标,梁帝。

一念猜忌,七万赤焰军冤死梅岭。

而恐怖的是,梁帝视这种猜忌为理所应当,自觉是皇位需要的品质。他是绝无可能认错的暴君,梅长苏要推翻这种暴政,只能架空他,辅佐最好的发小,下一个明君靖王掌权。

于当时的大梁,这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可生活在现代的你我知道,未必。

他的历史局限性让这位麒麟才子饶是有算天算地的本事,也不可能明白:只要专制的系统还在,替代暴君的只能是另一个暴君(或者另一种 ” 暴政 “)。

梁帝对梅长苏说:” 景琰登基后,也会变成我这样,你要的天下,我给不了,他,也给不了。”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这是只有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才能学会的第一课,也是皇位之外任何人无法感受和接收到的 ” 秘密 “。

这也是《琅琊榜》结局,高公公所说,那股风的来处。

梁帝之恶,放在权谋爽剧中是明目张胆,人人皆知的。

谢玉之恶,深埋幽暗狭缝间,伺机而动又屡屡龟缩,这才是真实的人性;而梅长苏驾驭驱使的,谁又能说有什么不同?

02以为的乌托邦苏宅,其实是一座困兽之笼

苏宅的日常,是《琅琊榜》里温馨、欢笑密集程度最高的场所。

因为痴迷,网友们眷恋不已,甚至还有人依据剧中场景,推演绘制了苏宅户型图。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 图片作者 @似是 _ 故人来,from@琅琊榜电视剧吧

苏宅户型开阔,布局精致,期间缀以修竹。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如果谋略的事儿暂时放一放,这个宅子剩下的就是梅长苏与飞流的日常,除了抚琴焚香,就是招猫逗狗,羡煞旁人。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梅长苏可以不是谋士。

他是飞流的苏哥哥,蔺晨的好友,蒙挚的小殊,霓凰的兄长,晏大夫和吉婶不听话的病人。

他可以笑,可以斗嘴,更可以耍赖撒娇。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苏宅,是梅长苏能坦然安放林殊的唯一场所,它就像是一个避风港,能把纷扰祸乱暂时阻隔在外。

只是如此么?

全剧的第一个镜头,是梅岭的火和血。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 杀!杀!林殊!”这是全剧第一句台词。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梅岭,成了一个改变很多人命运的 ” 诅咒 “。

断续连起来的那句台词,也造就了本剧的主角。

一场大火毁掉了金陵城最耀眼的顶流少年,归来时只剩病体缠身的诡谲谋士。

林殊杀了林殊,换来哪怕和魇梦仇人对视也不动声色的梅长苏。

有人说《琅琊榜》与《基督山伯爵》的内核一致,Sir 觉得还不够准确。

后者是彻彻底底为自己而战,是个人主义的恣意发挥。

林殊靠一句遗言续命,此生此身就不再属于他。

他要守护赤焰名誉,要为一群人复仇。

少年时光只停留在 17 岁,林殊之后,名字与身份都是极好用的杀器。

改头换面变声,从前的痕迹抹得越干净,梅长苏翻案之路就走得越稳。

这条复仇之路,最凶险的敌人不是对手,而是故人(执念)。

所以哪怕是搓手和衣角,这种属于过去的小动作,他都得忍着。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忍得最辛苦的,是 12 年回京后,和他最爱的也唯一在世的长辈太奶奶见面。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而苏宅与靖王府那条不为人知的暗道。

一头通向静好田园的人间,一条则往杀人不见血的权谋炼狱。

更可以说,一头是读书修身,正常的少年韶华,一头就是争斗撕扯、高度戏剧化的成人世界。

一个少年要掩埋多少秘密在自己的 ” 苏宅 ” 里才能假装镇定、假装成熟地去面对世界的复杂与残酷。

少年的血是热的,他原以为世界不会改变,是静止绵长的,直到一场无妄大火来到,烧掉幼稚,也烧掉纯真。

03

不必为少年可惜

《琅琊榜》那些栩栩如生的面孔,总结起来,其实就是两代年轻人。第一代,故去的林夑、晋阳,还活着的梁帝、谢玉、莅阳、静妃、言阙、夏江等。无论忠奸,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对朝堂是依赖甚至依恋,他们的梦想、价值都依附于权力系统。直到有人牺牲也没有机会反省,或者像莅阳一样,还期待着用权力打败权力,劝人向善。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第二代:林殊 & 梅长苏、靖王、霓凰郡主、蒙挚、萧景睿、谢弼等。他们继承了上一代人的权力、地位、才华,是天之骄子,也被它们束缚。庆幸的是他们有自觉,经过生离死别、炼狱烈火,逐渐意识到与权势保持距离的重要。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的结局,是梅成功翻案。他斗败了一个又一个 ” 谢玉 “,这是第二代对第一代的推翻和否定。可他已经不再年轻了。谢玉和梅长苏,在同一个年轻人前失态。萧景睿。发现父亲为了自身利益,置天泉山庄和人命不顾,他跪在谢玉面前指责父亲不忠不义。谢玉虽然固执,但这可能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哑口无言。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梅长苏各种谋划,牵连的无辜者里,最不忍面对的,也是景睿。二人最后一次单独见面,是在景睿出发南楚前。这个时候,梅长苏于景睿,已经从 ” 苏兄 ” 变成了 ” 苏先生 “。回去后,梅长苏内心大恸,狂咳不止。可也只能自我安慰。飞:会好吗梅:会好的,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人的心,会变得越来越硬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没有人可以责怪梅长苏的心硬。可 Sir 却越看越 ” 心软 ” ——重看《琅琊榜》,初看时对梅长苏的智计和悲情震撼早已平淡,却对那些最初围绕在苏宅,最终散落各方的年轻人更为关切。在时代巨浪面前,谢玉梅长苏们是风暴的顺势者,林殊们则被迫卷入风暴。而萧景睿这样的年轻人,他们离风暴中心太远,却依然被余威波及。大浪扑来,谁能全身而退?谁也不能。25 岁前的萧景睿,是金陵城最潇洒温煦的世家公子。与皇族同姓,有两双父母。宁国侯 & 长公主,给他带来体面;卓父卓母,保他行走江湖顺畅。别人尊他,他也自珍。为人极有原则,梅长苏身份被暴露,为誉王做事的弟弟谢弼搬来皇后要梅答应做其谋士,萧景睿正色拒绝,哪怕对方是尊贵的皇后。对朋友包容,对长辈体贴。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 去见太奶奶,担心老人家年纪大视力不好,被唤也只有他向前一步 25 岁生日宴后,一切都变了。他曾以为父亲谢玉持身中正不涉党争,是有能有才的纯臣,结果仅仅因为立场就要杀朝中毫无纠葛的大臣。他爱重的两双父母,一夜之间成为血仇,他夹在其中不知如何自处。他曾以为自己最喜欢的梅长苏是个无拘无束的江湖人,结果成了揭开自己惨痛身世的幕后推手。敬重的父亲爱他,却曾想杀他利用他;最喜欢的朋友惜他怜他,却终究舍弃他。亲情友情一起坍塌,这场风暴的余威实在太大。他明明没有做错什么,却被卷入,与那些挣扎其中的人一起遭受风暴的撕扯。发生了这么多,景睿会消沉灰心么?当然会,他也是个普通人啊。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可最后,他继续向前走,一件件完成他萧景睿人生里的功课。陪母亲收拾谢玉留下的残局,送陌生的妹妹回国,和陌生年迈的父亲告别。他看到谢玉手书得知赤焰军冤情后,第一反应是要上殿做首告;大俞国家有难,也悄悄前往军营报名。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被阴谋伤害,却不委身于它。他是什么时候振作的呢?答案在和梅长苏长亭分别时,他对梅说的那番话里。我曾经因为你这么做,非常难过。可是我毕竟已经不再是一个自以为是的孩子了。我明白了,凡是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就心生怨恨,那这世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无论我如何希望,也不能强求。我之所以这么待你,是因为我愿意,若能以此换回同样的诚心,固然可喜;若是没有,我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

《琅琊榜》剧评:今天,我又想起那一年的胡歌
 

再看时,Sir 尤为感动。萧景睿这番话,确实真诚又坦然地直面了自己的灰暗和失落。但更重要的,是藏在这番话里,化被动为主动的自救。今天朋友圈都在刷屏一句励志的话:” 不要被大风吹倒 “。滚烫的情绪过后,很少人会过问 ” 风 ” 从哪来?向哪而去?挺过暴风过境的我们身上又会留下什么痕迹?Sir 此刻更想分享另一段话。傅雷在翻译《约翰 · 克利斯朵夫》这本书时,曾在序言里写过。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所以,在你战胜外来的敌人之前,先得战胜你内在的敌人,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只消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过去,当下,未来,风暴无处不在。之于年轻的 ” 景睿 ” 们。与其原地 ” 挺过 “,不如从忧伤与恐惧中醒来,找准方向。与这阵风。碰一碰,撞一撞。

本文转载自Sir电影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