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老男孩》这部电影是韩国著名导演朴赞郁的代表作品,其黑暗阴郁的风格异常突出与明显,另外此片在摄影,构图上也相当巧妙,对于推动故事情节发展,渲染气氛,展现主人公的心理状态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纵深舞台调度)将两个主人公之间的距离主观性拉大,增强戏剧张力,表现出两个主人公之间微妙的关系,并且在此镜头中幕后仇人李有真处于镜头主观位置在视觉上就处于“优势”地位,而寻仇者吴大修却处于“被动”地位这也进一步推动和预示了剧情发展的脉络,预示了接下来吴大修将知道内幕,并终于了解到了自己的悲惨结局。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倾斜的地平线,倾斜的角度)众所周知,在日常生活中我们所见的影像中,地平线应该是直的,但这个镜头却很明显地将摄影机向右下方倾斜,这足以引起观众的注意,同时这在镜头内部封闭影像中就具备了强烈的视觉冲突,这也更加大了电影的戏剧冲突。在这个镜头中,原本地平线是直的,而却拍成了斜的,而寻仇者吴大修在这条路上奋力地跑着,而地平线的倾斜给人感觉吴大修跑地异常吃力,这也预示着他寻仇路的艰险,为接下来他遭人报复毒打埋下了伏笔。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垂直构图)这张垂直构图是极富有戏剧性的。作为平面化的视觉影像在构图上不仅仅要考虑竖向构图还应该考虑到横向构图,这样才能做到和谐,稳定的效果,但是在这个镜头中导演却反其意而用之,在观众可以见到的影像中采取了大量的垂直影像,垂直的电梯门口,电梯内部垂直的直线,包括主人公李有真也是可以看做是一个抽象的“垂直线”而且李有真所处的画面位置也是与传统的视觉理念不同,李有真处于画面的左下角,而画面右方却没有与其相呼应的影像出现,这却恰恰表现出了李有真这个人物内心的孤独这又与那一条条垂直线遥相呼应,李有真这个人物内心的孤苦无依彰显无疑,而接下来他的自杀情节也是合情合理。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戏剧性角度,极端角度,鸟瞰视角)鸟瞰视角可能是我们经常会在电影中看到的视觉表现角度,这样的影像视觉很有力给观众带来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夸张了戏剧性角度,摄影机径直向下拍摄,观众也会被很自然地带到这个环境中这进一步渲染了影片气氛给人以身临其境的感觉,在这场戏中,这是吴大修与李有真最后抉择的段落,吴大修即将见到李有真,一场“血拼”即将开始,这个极富感染力的镜头已经奠定了整个段落的悲情和紧张的基调。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颠倒构图)又是一个“反其意而用之”的例子,这样的镜头怎能不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这种看似“颠倒黑白”的构图形式会让观众越发地集中注意力去观察思考,此镜头中影像舒缓,色调昏黄,淡淡的怀旧感觉迎面而来,而颠倒错乱的影像又再次混淆了我们的思维,这正是镜头所要表现的内容:这是一幅曾经存在于吴大修年少时的画面,而此时又像梦境一样回荡在他脑海中。画面的遮挡关系将我们的视线引向画面的主体:那个骑自行车的女孩 而这个女孩正是整个故事发展的“导火索”导演用一个镜头将气氛与主要人物全部交代清楚了。

《老男孩》中的构图分析
(镜子的运用, 纵深舞台调度)在电影中镜子的巧用数不胜数,在这个镜头中,李有真同样处于画面的“主导”地位。而在此处镜子的反射作用进一步地扩展了空间。而远处的吴大修却被李有真死去妹妹的照片所包围,在侧面暗示了吴大修与“妹妹”之间存在着一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而这种关系又将吴大修层层“包围”暗示了吴大修“受困”与这个死去的“妹妹”有着密切的联系。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