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叔》影评:这部不见光的爱情片,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今年的香港金像奖,办得十分落寞。

没有实体颁奖礼,没有获奖感言,只是简单利落地在线上宣布了获奖名单。

获奖名单里,有一个获奖者,看上去格外扎眼——太保

拿下金像影帝的太保,与前几年拿下金马影帝的涂们一样,都是爆冷斩获大奖。

《叔·叔》影评-1

在此之前,很多人都猜测,这届影帝应该会在古天乐与易烊千玺中产生。

虽然获奖始料未及,但太保却百分之百配得上这项影帝殊荣。

只不过,对他这样一个做了一辈子绿叶的老演员来说,这个奖来得实属不易。

《叔·叔》影评-2

所以,小万今天想重点说说这部让他斩获大奖的电影——

《叔·叔》

《叔·叔》影评-3

《叔·叔》是一部老年同志片,三位主角的年龄加起来已经有190多岁——

太保70岁,袁富华56岁,区嘉雯67岁。

豆瓣上,该片评分7.7,是近年港产电影里口碑最好的一部。

《叔·叔》影评-4

由于题材敏感,所以这部电影打从问世之初,就自带猎奇属性。

片中探讨了包括“老年同志”、“老年同妻”、“同志子女”、“LGBT政治表达”在内的多重议题,有广度,更有深度。

《叔·叔》影评-5

导演杨曜恺,本身就是一位同志。

早在很小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同志身份。

赴美留学的他,很自然地把“出柜”和“做自己”当作是自然而然的选择,并不会有太多的顾虑。

《叔·叔》影评-6

然而,透过《男男正传:香港年长男同志口述史》这本书,他却看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同志“秘史”。

他发现,老年同志群体,不但长期被公众忽视,而且还要承担来自社会的压力与责任。

他们所经历的故事,往往裹挟了太多时代的无奈。

及至暮年,他们该如何处理情感?又能否做回自己?

针对这些问题, 杨曜恺从人文关怀的角度出发,创作出了这部电影。

《叔·叔》影评-7

虽然都是关注性少数群体,但 《叔·叔》和《翠丝》相比, 少了很多抓马与锋芒,多了很多市井与温度。

全片在日常中开始,又在日常中结束。

放眼望去,填充其间的,都是一些琐碎小事:洗车、接孙女放学、一家团聚、炒菜吃饭……

《叔·叔》影评-8

男主阿柏(太保 饰),是一名计程车司机。

他与妻子清(区嘉雯 饰)结婚45年,育有一子一女。

年轻时,阿柏从内地偷渡到港,先从苦力做起,然后又以开计程车过活。

过去二十年,他每天工作16小时,根本没有时间想自己、满足自己。

他只能偶尔在公厕里,靠着偷窥同性释放一下自己的“同性之欲”。

《叔·叔》影评-9

这天,他来到同性公园,邂逅了同性友人阿海(袁富华 饰)。

阿海是一位业已退休的单亲父亲,他与妻子早早离婚,现在和儿子一家相依为命。

《叔·叔》影评-10

透过阿海,阿柏终于见到了同志社会的另一面。

阿海带阿柏去了同志聚集的“同性澡堂”,他又惊奇、又羡慕地打量着澡堂里的一切。

《叔·叔》影评-11

《叔·叔》影评-12

在澡堂的密闭空间里,阿柏压抑已久的爱欲,终于得到了彻底地释放。

那一刻,他仿佛做回了最纯粹的自己。

《叔·叔》影评-13

除了澡堂里出现的情欲描写之外,《叔·叔》并没有在猎奇视角上耗费太多笔墨。

片中没有激烈的叙事冲突,只用生活化的克制表达,来输出情感。

打从一开始,阿柏与阿海就表现出了截然不同的态度。

阿柏表现地很谨慎,阿海则表现得很主动。

两人相恋的整个过程,其实就是阿柏卸下心防接受阿海的过程。

《叔·叔》影评-14

全片最温情的场面,是阿柏到阿海家吃饭的一场戏。

当时,阿柏瞒着妻子,到阿海家过周末,两人一起到菜市场挑选食材,一起回家搭伙煮饭。

两人的感情,在烟火缭绕间慢慢升腾,像极了红尘俗世中的一切美好。

《叔·叔》影评-15

导演杨曜恺曾在采访中,专门提起了这场戏:

“阿柏和阿海两个人拍拖,为什么有一场吃饭戏,因为普通人恋爱,特别是两个不被外界认可的人,能有机会吃一顿饭,简直是梦幻的场景。

西方人很会说我爱你,我为你骄傲,而华人社会,特别是那个时代出生的人,表达爱的方法是通过饮食,妈妈会问你,想吃什么,爱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叔·叔》影评-16

然而,开启禁忌之爱的他们,本身却并不自由

他们还需顾忌旁人的眼光和家人的看法。

阿柏一直对妻子严防死守,自不必多提。

就连在感情里更主动的阿海,同样也为自己的同性身份所担忧。

同志聚会上,大家就如何争取“同志养老院”而展开讨论。

轮到阿海开口时,他只淡淡地说了句:“我宁愿住在正常的养老院里,也不想要为儿子蒙羞。”

《叔·叔》影评-17

很多人穷极一生,都无法正视自己的性取向:

年少时怕父母知道,成年后怕爱人知道,年老后怕子女知道。

对同志们来说,家庭既是退路,也是枷锁。

为了供养家庭,他们一辈子都在为家人而活,很少为自己而活。

《叔·叔》影评-18

尽管两位主角需要处处压抑自己,但《叔·叔》的底色,却是温暖的。

片中时刻充斥了各种各样的爱意表达,有亲情、有爱情,也有友情。

《叔·叔》影评-19

向家人隐瞒同性身份的他们,其实早已被家人堪破秘密。

阿柏的妻子清,对阿柏的“异常”早有觉察。

女儿婚礼时,阿柏邀请阿海前来赴宴。

酒席结束后,清看出阿柏与阿海存有暧昧,但她引而不发,只短暂地瞪了阿海几眼。

《叔·叔》影评-20

而阿海的性取向,同样也早已成为他与儿子之间心照不宣的秘密。

一天深夜,阿海在房间收听同志养老院的公开听证会,为了听得更清楚一点,他忍不住调高了手机的音量。

儿子虽然听得清楚,但却并没有挑明,而是善意地提醒他“音量调低点吧,格蕾丝(孙女)睡了。”

《叔·叔》影评-21

和《廊桥遗梦》中的弗朗西斯卡一样,阿柏最终也选择了回归家庭。

导演用了很多细节,去暗示他将如何抉择

比如,借同妻之口,说“你是个长情的人”。

又或者,让阿柏的婚戒多次介入画面。

《叔·叔》影评-22

《叔·叔》影评-23

交往过程中,阿海曾送给阿柏一个十字架作为定情信物。

他希望,两人死后能够在天堂重聚。

《叔·叔》影评-24

临近结尾,阿柏将十字架归还给了阿海,两人的关系就此终止。

两人谁都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用沉默作悲恸的告别。

于是,没有闹剧、没有狗血,这段刚刚开始的关系就这样戛然而止。

《叔·叔》影评-25

它轻轻地来,也轻轻地走,一如主题曲《微风细雨》所唱:

微风吹着浮云,细雨漫漫飘落大地,淋着我,淋着你,淋得世界充满诗意…

值得一提的是,片中出现的《微风细雨》,并没有选择刘蓝溪的女声版本,而是选择了青山的男声版本。

低沉的男声,映照着苍老的躯体与疲惫的灵魂,更加凸显出两人感情世界的压抑与苍白。

《叔·叔》影评-26

除了关照老年同志的情感世界之外,该片还十分罕见地关注了老年同志的养老问题。

阿海一直默默地照顾着一个名叫阿超的老人。

阿超曾在媒体面前公开出柜,他因此被家人“抛弃”,被邻里指指点点。

而阿超晚年无人看顾的落魄处境,也是促使阿海放弃同性身份的重要原因之一。

《叔·叔》影评-27

受社会、家庭、年龄所限,摆在老年同志群体面前的选项,少之又少。

自由和未来,对他们来说都是奢侈品。

他们只能停在原地,在苦涩中,慢慢地度过余生。

即便偶有“ 出格之举”,最终也只能像阿柏那样归于平淡。

这是时代的悲哀,也是个体的悲哀。

小万荐片

第四届平遥国际电影展正在平遥古城举行,全国首映的好片太多,小万推荐其中一部——《我们四重奏》

影片入围本届平遥影展藏龙 主竞赛 单元,生动展现了四组小人物在人生不同阶段,关于升学、追爱、逐梦、婚嫁的真实状态。

《叔·叔》影评-28

《我们四重奏》历时四年 拍摄,导演王磊聚焦距离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不到十公里的皮村,跟踪拍摄四位主人公的生活境遇。

影片中的四组人物,集中反映和代表了城市化进程中外来务工人员的现状和精神状态。

影片主人公的境遇,也代表着中国城市中大多数普通人的缩影。

在平遥的影迷朋友,可以有机会提前欣赏这部现实主义新作。

本文转载自五号站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