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人》影评:我与我自己的斗争

《鸟人》影评:我与我自己的斗争-1
影片一开始的诡异镜头,以为这是惊悚片;影片110分钟的长镜头,以为这是炫技片;影片最后的枪战、飞行、巨型鸟出现,以为这是超级英雄片。但其实《鸟人》都不是,它只是一部讲“我与我自己”的剧情片。

影片一开始,我们就看到了Riggan(Michael Keaton饰演)的各种“神奇能力”——悬浮空中打坐、隔空取物、制作意外砸伤他不喜欢的演员,之后Riggan又飞翔又大战。最后才看出,其实这些都是男主内心的自己的写照,就像那个画外音和他说的一样,“别人根本不知道你有哪些能力(These people don’t know what you are capable of)”,在他的内心世界里,他就如他所饰演的电影《Birdman 3》里的角色一样,无所不能,战无不胜,掌控着一切。

但实际上呢?

现实的生活里,Riggan是个过气的演员,他饰演Birdman三集超级英雄片,吸引无数人气,却在事业巅峰选择告别电影圈而进入舞台剧的表演。他挣扎很久投进所有的资产和心血才终于得以在百老汇上演一部舞台剧《我们在讨论爱时到底在讨论什么(What we talk about when we talk about love)》。然而事与愿违,他的所有努力在预演时并没有得到绝对的认可,这其中尤以舞台剧评论家Tabitha Dickens(Lindsay Duncan饰演)为代表,她几乎讨厌着一切从电影行业转投舞台剧的演员,认为他们只是借着电影圈噱头而来舞台剧胡闹的,认为他们根本不懂艺术,认为他们只会赚钱享乐却从不反省自己。而这一切正如Riggan所形容的:他不成功,就算有一天他死了,他宝贝的女儿都不会注意到那条“Riggan Thomson去世”新闻的一个悲惨的演员和父亲。

看到这里,影片的矛盾浮出水面,Riggan所代表的,正是如我们平凡人一样,内心渴望着成功渴望着被舆论认可,然而这个冰冷的社会却丝毫不给你任何回馈。你发达的时候(就如Riggan出演Birdman大获成功时)、你默默无闻奋斗的时候(就如Riggan选择转投舞台剧却遭受各种白眼)、你拼尽一切想要做事业的时候(就如Riggan拼上所有资产),大家所回应的不过是“呵呵”、拍照来羞辱、“原来这样啊”。你会愤世嫉俗,认为平民大众根本不懂你的艺术(就如Riggan从不在网上炒作自己);你会讨好评论家(就如Riggan在酒吧给Tabitha买酒),觉得把自己的命运都搭上了你为什么还不表扬我;你还会和家人赌气、和女儿吵架、和合作伙伴争执,认为他们没能走进你的内心没能为你提供帮助与支援。

那一刻世界与你为敌。

一切的逆转都发生在真正的出演时,一切的批评最终都在那把真正的枪和真正的血面前峰回路转。

我在想,有些事情到底要拼到什么地步才能获得成功。“事业”这个词太过玄乎,因为你所爱的并不一定能成功;“职业”这个词又太自怨自艾,因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被贴上功利的标签而自我否定。是不是一切问题都要真的到拿起一把真正的枪对准自己时才可以证明初心,一切舆论也只有在伤痛和血洗后才能认可。这正如弗洛伊德所谈的本我、自我和超我一样玄妙,自我永远在外部环境、本我和超我的折磨中受气,不知哪一日才能得到本我和自我的统一。

电影最后的答案给的很好,宝贝女儿在审视地面和天空后,终于还是对着蓝天微微一笑。我们该认为影片最终还是给了我们一个喜剧的结尾和回归的主题,字幕出来时,脑海里还是闪过了Riggan在天空翱翔的画面——Birdman归来。

就如影片的开始,女儿厌恶买的花儿(羽衣花,是Riggan喜欢的但开始并没有被买到)最后还是女儿开心的为自己的父亲买到了放在病床上。我想这束花代表的,是女儿心底的认可——这些对于Riggan来说其实足够了,因为家庭、关心和爱已得到回应。最后再谈谈电影“一镜到底”的手法,我想这个本身也代表了导演伊纳里图的意思:试图用舞台剧没有NG的模式,来打破电影各种化妆剪辑而成的虚情假意。因为,人生本来就是没有剪辑的。

但拍摄时导演还是非常注意到了远景中景和近景特写的区分,多样的镜头语言并没有被荒废,这种尝试以及演员们为此付出的努力绝对是值得我们敬佩的。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