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璜》影评:性爱偏差值

《唐璜》影评:性爱偏差值-1
自从《苹果派》系列偷偷占据每个宅男的电脑硬盘之后,美国情色电影就有了新的风向标,区别于标准的色情片但也许情节尺度更大,用搞笑调节气氛,猛烈自涮,告诉大家这部戏里的主角是多么平民化,“接地气”从此成为好莱坞R级喜剧的一个标志。所以当约瑟夫.高登.莱维特自编自导自演的电影长片处女作《唐璜》横空出世,所有人都被里头超乎想像的“诚实”吓住了,自2004年的《神秘肌肤》之后,约瑟夫几乎再未演出过如此“咸湿”的角色,往后几年间他都在“清新小众”与“商业大片”之间游走,终于现在轮到自己圆电影梦,便摆出了一部专属于情欲旺盛期的熟男们最感兴趣的作品——关于泡妞与看A片。

《唐璜》里虽然有三位“神级”的大人物,包括文艺闷骚的主演约瑟夫.高登.莱维特、活脱脱一个“当代版梦露”的斯嘉丽.约翰逊,以及成熟娇媚的中年戏骨朱丽安.摩尔;尽管他们确实以最亮丽的面目出现在镜头前,却都包裹着美国人最熟悉的平俗气场。约瑟夫扮演的健美情欲男总是处于荷尔蒙爆棚,导致性生活极度不协调的状态,他的“性瘾”无处发泄,只能在A片里得以释放;这位与《天生爱情狂》中约翰尼.德普扮演的浪漫绅士完全不一样的“唐璜”,以教大多数人脸红的内心独白详细剖析了普通熟男的性心理,他们对女人最真实的需求,大到一次恋爱、小到一个体位,也许看起来很低俗,却让观众心有戚戚,男人的想就是如此,他们不是男神,他们在人间的每个高级酒吧里给辣妹们打分,然后琢磨着应该带哪一个回家。约瑟夫撕破了所有“男神”的画皮,用他结实的肌肉和节操尽碎的“A片瘾”赢得了一片共鸣。与showtime电视台推出的《性爱大师》不一样,《唐璜》里的男主角没那么正经,他用直白的言论阐述自己的性爱观,站一个平凡熟男的立场上为自己的情欲辩护。相形《羞耻》中同样性瘾成灾的迈克尔.法斯宾德,约瑟夫更像是拿着一支啤酒坐在洒满精液的脏沙发上极严肃地跟我们聊了“灵与肉”的微妙偏差值。

没错,电影最出挑的部分在于每隔几分钟就出现一次的交媾场面,各色毛片里浓艳逼人的AV女星,但斯嘉丽.约翰逊与朱丽安.摩尔却仍然各领风骚,给这位长期用下半身思考的唐璜上了人生一课。她们就是约瑟夫镜中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只是换了相反的两个皮囊,丰乳肥臀的斯嘉丽.约翰逊本该是唐璜心中无可挑剔的“女神”,可惜的是她的意识形态却传统得可怕,她希望有个正常的男友,捍卫最矜持的性方式,甚至给男友制定了最阳光向上的人生方向;这枝一出场就让男人邪念丛生的“白莲花”,以错位的姿态让唐璜陷入纠结,他对她只有肉体上的追求,却被强行塞入道德观念的牢笼之中,性与爱无法高度统一,唐璜之瘾得不到解决。另一边形象非常“白玫瑰”的朱丽安.摩尔,却以不够突显的外表引起了唐璜的注意,她以“知已”身份接近唐璜,既没有排斥约瑟夫热爱A片的“毛病”,也不介意随性来个“车震”,她的亲和与体贴逐渐弥补了唐璜空虚的精神层面,以最“下三滥”的方式成为他的“灵魂伴侣”,让唐璜认识到女人并非只有傲人三围才会让男人产生爱情,她有她的套路,可以令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情圣”被其征服。

事实证明,《唐璜》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性喜剧”,约瑟夫用情色戏码抓住了观众眼球,却跟他们探讨正儿八经的“爱情”问题,两个人生观与价值取向截然不同的女主角一次又一次挑战唐璜所谓“扭曲”的性观念,印证“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的两性关系之真理。现实与理想的差距如此之大,那些深深浅浅的调情片段里,充斥着现实中男女从性到爱最真实的诉求。那不是片中大银幕上安妮.海瑟薇与查宁.塔图姆“郎才女貌”式的轰烈传奇,却是不经意间碰撞出的带荷尔蒙气味的心灵火花。《唐璜》以自嘲的尖锐方式,劝告我们不要回避原始本能的力量,那才是血肉丰满的人类,不是文艺小说里被仙化的神仙美眷。

本文转载自我们都是影评人 ,版权归作者所有,如若侵权,请联系本站删除。